写作业时在后面进入*各种姿势被学长NP高H

写作业时在后面进入*各种姿势被学长NP高H 陶如雪这才手忙脚乱地把衣服穿上。吴北用余光一扫,看到白肌晃动,很想看一眼,可还是忍住了。

    等陶如雪穿完衣服,一抬就看到吴北正将一只虫茧托在掌心,盯着它看。

    神机蛊吃了蛊虫之后,居然吐出丝线,把那个被它咬破的虫茧又封上了,吃饱喝足后,它似乎要在里面进行蜕变。

    陶如雪心神一震,问:“神机蛊,真的没事了吗?”

    吴北点头:“没事了。它在蜕变,效果应该比种蛊还要好。对了,这神机蛊到底什么来头?”

    陶如雪:“阿爸说,神机蛊是部族的祖先在汉代培养成功的,它不仅可以医治百病,还能在危险时刻,让宿主实力大增。”

    “哦?还能医治百病?”吴北来了兴趣,“那么这神机蛊由谁控制?”

    陶如雪苦笑:“部族饱经战乱,控蛊的手法已经失传,所以现在没人能控制神机蛊。”

    吴北笑着摇摇头,说:“我大概知道怎么控制它,你想不想成为它的主人?”

    陶如雪吃惊地指着自己:“我吗?”

    吴北点头:“它在你体内生活了两年多,由你来掌控它,合情合理。”

    说完,他手指一划,将陶如雪小指划破,然后放在虫茧上方,挤了三滴血,落在茧上。

 文学

    陶如雪呆了呆:“就这么简单?”

    吴北:“就这么简单。蛊虫蜕变的时候,是它最虚弱的时刻,你滴下的鲜血会被它吸收。等它蜕变结束,会视你为亲人。至于具体的控蛊手段,只能靠你自己以后慢慢摸索了。”

    他让陶如雪先休息,并把蛊虫也留下,然后就去修炼了。

    天一亮,吴北正想睡个小觉,陶如雪就急匆匆跑出来,她掌心托着一个小虫子,脸上全是惊喜之色。

    “吴北,我能感觉到它的思维!”

    吴北一扬眉:“是吗?这说明祭炼成功,你现在是它的主人了。”

    小家伙比昨天精神多了,一双黑芝麻似的眼睛闪闪发光,它趴在陶如雪手上,盯着吴北看。

    突然,白光一闪,它跳到了吴北的手臂上,张口就咬。

    吴北看着它,却是没动,手臂上被咬出一个口子,那虫子趴在上面吸血。

    吸了几口血,吴北心灵一动,隐隐感觉到,这只虫子在向它释放善意,似乎带着巴结与讨好的情绪。

    他吃了一惊:“双宿主?”

    传承有记录,有的蛊虫可以拥有两个主人,没想到被自己碰到。同时他很快就明白了神机蛊的心思,它智慧很高,应该是看到自己能给它提供蛊虫吃,所以心甘情愿要认他为主,那自然是希望日后还能吃到蛊虫。

    吴北按了按它肥胖的身子,说:“回去吧。”

    也奇了,这蛊虫似乎听得懂人话,身体弹射起来,落回到陶如雪掌心。

    “你的问题解决了。”吴北笑着对他陶如雪说。

    陶如雪心感激莫名,她凝视着吴北,真诚地说:“谢谢你吴北,你救了我的命!”

    “小意思。”吴北摆摆手道,“先去找你父亲吧,把事情讲清楚。”

    陶如雪点点头,将一张名片双手递给吴北:“这是我的住址和电话。”

    吴北接过来一看,上面写了一个边南的地址,还有电话,而她的身份居然是“苗药集团”的副总裁。

    苗药集团的名字,他有印象,似乎经常在广告上播放,不仅生产药物,还生产洗化用品。

    他惊讶地问:“你是苗药集团的老板?”

    陶如雪微微一笑:“苗药集团是我们部族建立的,年销售额百多亿,利润一百五十亿左右。我们部族就靠它养家了。”

    吴北笑道:“原来你还是富家小姐啊。”

    陶如雪轻轻而笑,她走过来,突然抱住了吴北。软玉温香抱个满怀,吴北心头一荡,轻轻拍拍她背。他明白,陶如雪这种绝处逢生的喜悦和感慨。

    “吴北,等回去处理完事情,我会来找你的。”她轻声说。

    没吃早饭,陶如雪就告辞了,她去找自己的阿爸,然后一起返回部族。

    吴北惦记那块灵气宝地,饭都没吃就去了工地。人一到,就看到工人们已经在挖地基了。

    卓康正在工地指挥,画设计图的人也在,吴北趁机过去提了一些要求,别墅设计成什么样式,哪个地方用什么材料等等,那设计师一一记录下来。

    十点左右,他离开工地。

    上午还要带着母亲和小妹去为爷爷祝寿,他必须离开了。

    出门前,他让黄子强去随便买了些礼品,包括四箱三十年陈酿茅台,四套极品紫砂,四斤极品龙井,还有一些高级补品、顶级化妆品等。这些礼品,花了二百多万。

    吴北对于爷爷奶奶虽没太多的感情,可他们毕竟对父亲有养育之恩,如今父亲不在,他这个养孙也有赡养的义务。

    他甚至将其一只血芝包了起来,准备送给爷爷,作为七十五大寿的贺礼。事后,他还会助其化去毒性,指导他服下血芝。

    因为带的礼品多,他不得不开了两辆车,刚子驾驶那辆商务车,而他则驾驶防弹车,二车一前一后开往云京市四方区。

    四方区,原本叫四方县,十年前撤县并区,城区面积大力扩张,令众多的拆迁户们一夜暴富。吴北的爷爷吴连胜就是受益人,家座宅院,拆了二十二套房子,外加一百多万的补偿款。

    他们找到一座名为丽景园的小区,这里正是吴连胜一家人住的小区。

    车子到了门前,保安拦下车子,问:“找什么人?”

    吴北笑道:“师傅,我叫吴北,是过来访亲的,找吴连胜。”

    保安点点头,在机器旁按了几下,然后就传来一个老太太的声音:“什么事?”

    保安:“吴老太太,有位叫吴北的过来访亲。”

    “吴北?”对方愣了一下,居然没想起来,然后他旁边有人说了句“是振东的儿子”,老太太这才记起。

    “哦,是吴北,让他们进来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51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