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板老是和我做*与美妇的丝情袜意

我老板老是和我做*与美妇的丝情袜意柔软的触感忽然剥离,秦孽的理智慢慢回笼。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不要脸……

    他怎么能这样乘人之危?

    明知道温夏薇吃了过量安眠.药神志不清,一切都当梦境,他不推开她就算了,竟然还想……

    这和地上躺着的那垃圾,下药性骚扰的作法有什么区别?

    他轻轻拿开温夏薇的胳膊,让她先靠在座椅靠背上。

    自己也坐到长椅上,打算先冷静冷静,再带温夏薇离开。

    可没想到温夏薇又靠了过来,脑袋搭在他的肩上,双手圈着他的腰,目光半张着,像是没有焦距一般,平静又无神地看着他。

    秦孽喉结动了动,低声开口:“你……醒了?”

    温夏薇安安静静的,看样子并不像是清醒了。

    秦孽忽然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太安静了。

 文学

    按照之前温夏薇脑海里的话来看,她现在应该依然以为自己在做梦,脑海中依然还在脑补一些事。

    但为什么,秦孽什么都听不见了?

    是现在温夏薇脑海中没想什么,还是……

    秦孽莫名有了个猜测……莫非,接吻,能让他失去听见温夏薇心声的能力?

    那,再吻一次,还能把这能力找回来吗?

    秦孽看着她的双眸,然后,目光又慢慢落到她的唇上。

    过了会儿,温夏薇轻轻阖上了眼,像是真的睡着了。

    秦孽什么都没来得及做。

    他深吸了口气,轻轻扶住温夏薇。

    已经很晚了,还是先把她带回学校去吧。

    正当他要抱起温夏薇的时候,门上的铃铛又响了。

    秦孽还没来得及看是谁,一道怒吼声伴随着脚步声飞快靠近:“你谁?赶紧放开我妹妹!”

    秦孽没动,抬头,迎上温夏良的目光。

    温夏良径直走过来,靠近时才发现地上的戴路档,但他只皱眉瞄了一眼,然后从戴路档的身体上跨过去。

    他来到秦孽面前,撸起袖子,一副要打人的样子。

    秦孽平静冷漠,坦然直视温夏良,一点害怕和心虚都没有。

    温夏良愣了愣,他知道这幅样子,明显就是没干过啥坏事的。

    他紧急按捺住怒意,又再仔细瞄了一眼这两人现在的样子……

    然后就发现,秦孽的手,十分绅士地虚扶着温夏薇。

    是他的宝贝妹妹,紧紧抱着对方不撒手。

    到底是谁占谁便宜,一目了然。

    温夏良有些尴尬,幸好刚才自己没打人,不然就理亏了。

    他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根手指,戳戳温夏薇的胳膊:“妹妹,你干什么呢……”

    温夏薇轻轻蹙了蹙眉,像是不想让他碰似的,避开了一些,然后更紧地抱住了秦孽。

    秦孽只好开口替她解释:“我来的时候,温夏薇被地上这个人灌了加了安眠.药的柠檬水,估计短时间清醒不过来。”

    温夏良回头,看向地上的戴路档,咬牙骂了一句,忽然走过去朝着戴路档的小腿狠狠踢了一脚。

    他咬牙切齿:“五年前我就该废了这狗东西!”

    戴路档比温夏良还要大三岁。

    五年前,温夏薇十三岁,戴路档十八岁。

    他以老街一个小朋友找温夏薇玩儿为由,把温夏薇骗回家,对温夏薇上下其手。

    温夏薇那时还不懂,但也隐约有了一点意识,直觉很恶心。

    她踢了戴路档一脚,赶紧跑回家,跟温夏良说了这事儿。

    温夏良告诉妹妹,说以后再有男的对她这样,踹他是应该的,还要往死里踹,打死都是她占理!

    这还不算,当晚,兄妹俩就把戴路档堵在小学那颗大树下。

    温夏良虽然年纪小,但个子比戴路档高,身手也好。

    他几下放倒了戴路档,把他捆在大树上,兄妹俩一起拿藤条抽他。

    最后戴路档哭喊着求饶,说自己以后再也不敢了。

    温夏良又想,戴路档的爸妈对他们兄妹俩也不错,所以打了一顿,警告一下,也就算了。

    后来,戴路档果然一直都老老实实的,没再敢对温夏薇怎么样,见了兄妹俩,也都绕道走。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敢对自己的妹妹下手!

    早知道,他当年就该直接把他给物理阉割了!

    现在,温夏良踹了他好几脚,撒完了气,心里舒服多了。

    他回头看向秦孽:“刚才是你过来救了我妹妹吧?谢了。”

    秦孽淡淡回了声:“没事。”

    他救温夏薇,是应该的。

    温夏良见他这幅不咸不淡的模样,有些不爽。

    自己的宝贝妹妹让你抱着,你就该回去烧香拜佛做善事了,竟然依旧这幅冷淡淡的模样,真会装逼。

    温夏良再仔细看了眼秦孽的脸……有一说一,这男生确实帅。

    他忽然想到妹妹之前跟自己说过的一件事……

    “你是不是那个,拿出一万块钱给校报,赞助校报采访我妹妹的人?”

    秦孽迟疑了一下:“是……”

    但是温夏薇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他明明没有坦白过。

    难道,苟宰出卖了他?

    温夏良挑挑眉,对秦孽的感官好了一些:“那你人还不错,知道我妹妹心气高,还懂得用迂回手法给她钱花。”

    秦孽:“……”

    倒也不是。

    他当时对温夏薇还没什么好感,给温夏薇钱,是因为之前误会了她,又听温夏薇心里吐槽,要精神损失费。

    所以,他就想办法给她了。

    温夏良坐到秦孽另一边,伸手拍拍他的肩膀。

    “不过我妹也不是爱占人便宜的人,她当时想把一万块还给你的,但是又怕打击你作为男人的自尊心,所以最后就没给。但她还是给你介绍了很多好活儿,到现在为止,你带你赚的钱没一万也有八千了吧?”

    秦孽又串联起来了一些事……

    曾经有一次,温夏薇莫名其妙地给他转了一万块钱。

    他问她怎么回事,温夏薇说转错了。

    然后从那时候开始,温夏薇就总带着他做兼职赚钱。

    原来,背后真正的原因竟然是这样的?

    秦孽再次垂眸,看向靠在自己怀里的温夏薇。

    他又一次意识到,自己以前对她误会的有多深。

    本以为她贪财,可她却把大笔的钱拿去给毫无血缘关系的小妹妹治疗。

    她一直都不富裕不轻松,也不愿意白拿别人的钱。

    总在心里默默记着,总想还给别人。

    她好傻啊。

    傻的纯粹,又可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51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