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和剧情都好的古言宠文知乎*肉特别多质量也特别好的古言

   肉和剧情都好的古言宠文知乎*肉特别多质量也特别好的古言贺奶奶往旁边让了让,指了指门口:“我看,你根本就不是冲着薇薇来的,你是开发商的走狗吧!你给我滚!”

    “……”秦孽惹老人家这么生气,暂时也不好再劝下去。

    还是过几天,等她冷静下来再说吧。

    秦孽从客厅走出去,经过院子,走出院门。

    拐弯的时候,温夏薇毫无征兆地撞入了他的视线。

    她靠墙而立,脸色是秦孽从未见过的冷沉。

    明显,她应该在这里站了很久。

    里面的话,她应该也都听见了。

    温夏薇眼神里带着探究,开口:“你是开发商的人吗?”

    “不是。”秦孽没有犹豫。

    “我想也不是。”温夏薇笑笑,刚才紧绷的情绪,似乎也松了些。

    是的话,就不会跟她一起出去勤工俭学了。

    “都中午了。”温夏薇转身,“我请你吃午饭。”

 文学

    秦孽跟上她的脚步:“去你家吗?”

    温夏薇摇摇头:“不是,我带你去吃别的。”

    两个人并肩往前走,几分钟后,停在一家肠粉店门口。

    店面不大,看着应该有些年头了。

    里面很热闹,老板和老板娘两个人忙碌,连个收银员都没有。

    有人吃完了,也不用跟老板说一声,直接扫码付钱离开。

    老板也是心大,根本就不去看别人有没有给多给少。

    温夏薇带秦孽坐到拐角处唯一一个狭小的空位上,然后去前台点餐。

    她记得秦孽不能吃海鲜,所以没给他点这家最著名的虾仁肠粉,给他点了鸡蛋腊肠口味的,外加一份黎岛特色正宗椰子鸡。

    等了会儿后,餐品都上齐了,老板娘把肠粉放到温夏薇面前,笑着跟她说话:“薇薇,这你同学呀?”

    “是啊。”

    “第一次见你带同学来,等会儿姨送你两椰子冻。”

    “谢谢红姨。”

    “没事儿,客气什么。”红姨摆摆手,又赶紧去忙别的了。

    温夏薇把烫过的筷子递给秦孽。

    自己也一边吃,一边偷偷关注秦孽的表情。

    “好吃吗?”温夏薇带着些许期待地问。

    秦孽点头:“嗯,好吃。”

    温夏薇笑起来:“是吧?要不然也不会开了快一百年了。从他太爷爷到他爷爷到他爸爸再到他……就这么一代一代地传下来了。”

    秦孽大概知道,温夏薇今天带他过来是什么用意了。

    “要是拆迁了,换个地方,也许就再也没有这样的味道了。”温夏薇给他递了个勺子,“尝尝椰子鸡汤。”

    小店里很嘈杂,也不适合再多聊什么,两个人便安安静静地吃东西。

    吃完温夏薇去付了钱,要走的时候,红姨追上来,拿了两个椰子冻给她。

    这椰子冻用的是超大的椰子做的,比黎岛外面卖的椰子冻的两个还要大,里面还放了好多热带水果干。

    红姨佯装生气:“说了送椰子冻的,薇薇你是不是不给面子?”

    温夏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是忘了,谢谢红姨。”

    红姨还把她当孩子:“没事儿,你俩去玩吧。”

    说完,红姨又去忙碌去了。

    温夏薇和秦孽一人捧着个椰子冻离开。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从古老又有几分凌乱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没几分钟,就走完了一条街。

    街道尽头,是上次温夏薇带秦孽来过的,已经废弃了的小学。

    小学门口,有一棵粗壮的大榕树,榕树下是一张已经掉漆掉的认不出原本颜色的长椅。

    两个人坐到长椅上,温夏薇打开手中的椰子冻,一边吃一边和秦孽闲聊。

    “你刚刚已经走过黎岛老街区最繁华的街道了,有没有发现,这里大部分都是老人和孩子,青壮年很少。”

    秦孽点头。

    温夏薇笑起来:“想走的早就已经走了,留下来的都是念旧的人,对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有感情。”

    秦孽沉默。

    他还是无法感同身受。

    他从小到大,从父母和哥哥身上得到的爱已经够多了,所以其他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在他眼里……和花草树木都差不多。

    温夏薇展示给他看的邻里之间如同亲人一般的关系,对他而言确实挺温馨的。

    但……不能明白,为什么为了这些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就要放弃利益。

    他默了好一会儿开口:“世上除了亲人爱人和少数的友人,大部分都会越走越远。”

    温夏薇挖起一勺椰子冻,送到嘴边的时候,忽然又放下了。

    她心里忽然堵得慌。

    “我不是没有父母吗?”温夏薇语气带着几分自嘲,“我也知道,老街区的街坊邻居对我好,大部分都是同情我。但我……还是很感激他们。”

    要是连同情怜悯这种关心都没有了,温夏薇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这么大。

    “所以我也不想离开这里,给再多钱,我都不愿意。”

    温夏薇眼睛有些模糊,她眨眨眼,又将泪意憋回去。

    “我从小就害怕别人看不起我嘲笑我……大人们或许因为有怜悯之心不会表现什么,但我接触更多的是同龄人,他们不懂……”

    “不过没关系……”温夏薇没有再去回忆小时候受到过的那些伤害,“我相信我爸妈只是失踪,只要我守在这儿,他们就一定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她的背微微曲起,极缺乏安全感地蜷缩在树荫下。

    秦孽侧眸看着她,他第一次意识到……她这么脆弱,这么瘦小。

    他原本觉得自己没办法感同身受的。

    可此时此刻,他的心也跟着紧紧揪起。

    他不由自主地抬起手,想轻轻抱住她,可最终又放下了。

    温夏薇需要的不是蜻蜓点水的安慰,而是可以让她依赖的安全感。

    “不会再有人打扰这里的安宁。”秦孽看着她,认真地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50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