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娇妻工地公共厕所*民工糟蹋的人妻肉丝袜

 “丝袜娇妻工地公共厕所*民工糟蹋的人妻肉丝袜我想想啊。”顾明焰还真的在那里认真地想。

    另一个同学赶紧劝:“您还是别想了,我们真心话大冒险得了?行不班长?你就简单地惩罚一下我们行不?”

    温夏薇也跟着劝:“是啊班长,简单的惩罚一下,我们下一局啊。”

    赢家都站出来说话了,顾明焰也没有不同意的道理。

    “好吧,那就真心话大冒险。”

    徐奈奈这个躺赢的人赶紧提条件:“但是得由我们赢地一方,来指定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这个大家也都没有异议。

    于是徐奈奈第一下就把矛头对准了秦孽。

    她眼神闪着精光,按捺着咬牙切齿的冲动,一副不算计死他不罢休的模样。

    哼,你把我毒死,就算你是我好姐妹喜欢的男生也不行!

    “秦孽,我指定你大冒险!你跟班长借位吻!”

    秦孽还没开口,顾明焰先不干了:“别牵扯到我好不好?我才不要跟男的借位吻,我直的很。”

    “那……”徐奈奈又瞄向温夏薇,“那秦孽我指定你和薇薇借位吻!”

    秦孽天天一副深沉样,所以就要他做点这种出格的事为难他!

    立马有别的男同学不干了:“我去,你这是惩罚还是奖励啊?”

    温夏薇看了一眼秦孽,脸立马红了,赶紧拒绝:“我……我也不行!”

    【但要是大家都起哄,也不是不行。】

    【秦孽要真的想亲我的话,我就配合吧。】

    【毕竟我也不是玩不开的人。】

    秦孽也看着她,虽未动声色,但眼底的笑意却很分明。

    但徐奈奈却还以为温夏薇是真的害羞,竟然心软了。

 文学

    毕竟她只想针对把自己毒死的秦孽,也没想怎么温夏薇。

    “好吧好吧,那就算了……秦孽你就随便做十个仰卧起坐好了。”

    温夏薇表面松了口气,心里:【徐奈奈你可真容易改变主意……】

    她身边的秦孽也表面上松了口气。

    心里:……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

    其他人也挨个真心话大冒险,处罚结束后,又开始新的一轮游戏。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顾明焰说完,温夏薇睁开了眼。

    她这一局,又抽中了狼人牌。

    她的队友,是秦孽和一个其他人。

    三人第一回合意见一致,把上局那个最会吹的男生给杀了。

    另一个狼人队友运气不好,被这一局预言家查中,然后第一夜天亮后直接被票了出去。

    现在,就剩温夏薇和秦孽两匹狼了。

    第二晚杀人时间。

    他们俩本就坐在一起,此时为了商议杀谁,需要眼神沟通。

    他们若无旁人的相视,目光像是被胶合剂勾连在一起一样,眼中不明不白的意味浓的化不开。

    顾明焰看不下去了,敲敲地板,又问了一遍:“狼人,你们今晚杀谁啊?”

    两个人回过神来,秦孽下意识地往向徐奈奈。

    这人这局还记恨上一局的仇恨,一直针对他,所以还是把她弄出去吧。

    温夏薇却不想……

    【还杀奈奈?上一局她就打了个酱油,这局不让她玩到后面,她非抑郁不可。】

    秦孽一听就不再坚持了,转而看向另一个口才较好的男生。

    温夏薇还有点犹豫。

    【这个人确实比较会说,但是威胁性不大,因为几乎可以确定他是平民,而且他很信任我,留到下局也行。】

    【基本已经确定谁是女巫了,但杀女巫也不行,女巫会救自己,我们白白浪费一次机会。】

    【最好杀平民,票女巫,就稳赢了。】

    一旁的顾明焰看他们俩眼神交汇许久,也不知道在用眼神对什么话。

    他双手环胸,满脸无奈地看着他们。

    他感觉要是他这个主持人也不在的话,这两人就要偷偷亲一起去了。

    他好想跟他们俩说:要不你们还是把我杀了吧?

    我特么真不想看你们俩眉来眼去了!

    在顾明焰又催了一句之后,两个人终于决定杀谁了。

    游戏才能继续下去。

    秦孽就按照温夏薇的计划来。

    两个人辩论台词统一往女巫身上指,投票也统一票女巫,默契十足。

    温夏薇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刚刚明明只是用眼神暗示了他一下啊,就能完全理解我的意思了?】

    【怎么我心里想什么他都好像知道?】

    【难道真的是心有灵犀?】

    秦孽静默不语。

    或许,这样算另外一种心有灵犀吧。

    游戏继续进行。

    由于顾明焰不想再当工具人,于是也加入游戏,换大家轮流当主持人。

    又玩了几局之后,已经快凌晨两点了。

    温夏薇今天累了一天,之前过来玩的时候,就已经犯困了,坚持到现在已经是极限。

    【好困啊,好想睡觉。】

    温夏薇又看了一眼此时正辩论在兴头上的两个人。

    【但是大家现在看起来都好兴奋,我要是开口先走,会不会扫他们的兴?】

    【我还是再坚持一会儿吧……】

    秦孽看了她一眼,见她眼底都忍不住泛泪花了,竟然还在强撑。

    虽然他现在已经明白温夏薇是个什么样的人,但依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严格要求自己在所有人面前都完美。

    就算真的扫别人的兴又怎么样?生而为人,对别人好的前提是先对自己好。

    以后……以后有机会,得好好教教她。

    现在不行。

    现在没名没分的,还是暗中护着她比较好。

    不然张口闭口都是做人道理,有点像爹。

    秦孽张了张口,想对大家说自己困了要不然大家先散了。

    但还没说出口,忽然感觉自己肩膀一重。

    秦孽垂眸看去,温夏薇已经坚持不住,靠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

    这局秦孽是主持人,现在轮到他主持流程了,大家都看向他,刚好看见了这一幕。

    他们俩,背对着阳台,身后是波光粼粼的海浪,和玉白的圆月。

    校园两大风云人物,此刻静谧温婉的像一副画卷。

    有同学忍不住拿出手机,悄悄(光明正大)拍了张照片。

    秦孽眼神从温夏薇身上移开,看向众人。

    “她睡着了,我先送她回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50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