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外戴感受”粉色医生玩具

    【蝴蝶外戴感受"粉色医生玩具倒大霉了!怎么都出来了还是摆脱不了她?!】

    【她可千万别透露经理没给我们钱的事。】

    【被秦孽知道那钱是我自己给他的,秦孽肯定要以为我暗恋他的……】

    秦孽:“……”破案了。

    不过也是真没想到,温夏薇竟然会做这么……软弱的事。

    不给钱跟他们刚啊!

    刚才她不是还在心里让他刚起来的吗?为什么自己又要白白受欺负?

    那醉女人见两个人都不理她,更生气了,不顾同事的阻拦,脱下鞋子就往秦孽身上扔。

    彼时秦孽背对着那女人,所以是温夏薇先看见了危险来袭。

    她来不及多想,直接挡了上去。

    “咚……”鞋子直接砸到了温夏薇脑袋上。

    温夏薇惯性地往后摔去,幸好秦孽眼疾手快,赶紧扶住了她。

    秦孽看着她脑袋上飞速出现的红痕,又静默地扫向那个醉女人。

    看似不带半分波澜,却叫醉女人几个清醒的同事都下意识的害怕,拉着那醉女人劝:“刘姐,我们还是快走吧……”

 文学

    那女醉鬼打了人还在骂咧咧:“我打的就是你丫小贱人,给脸不要脸!老娘身份高贵!老娘有的是钱!”

    秦孽忽然笑了,稍扬的眼角带着几分嘲讽:“是嘛?你什么身份?见过多少钱?”

    醉女人一脸自负:“老娘是SY集团的运营主管,每个小时都有上百万的账从老娘手里走!”

    “上百万的账?”秦孽笑容不减。

    那醉女人没有察觉危险,她身边的同事却清楚地感知到了秦孽的可怕。

    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笑起来竟比不笑的时候还要吓人,仿佛有种无形的压迫感。

    他也没有说什么吓唬人的话,但就是叫别人觉得,他肯定会秋后算账。

    清醒的同事赶紧拉着醉女人走:“咱们先回酒吧去吧,蒋总估计快出来了。”

    说完,赶紧把醉女人拉回了酒吧。

    温夏薇也被秦孽脸上带着几分薄凉的微笑吓到了,她真怕秦孽冲上去找那个女人打架。

    温夏薇一只手捂着脑袋,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拉着秦孽的衣袖:

    “秦孽,算了,咱们是学生,她那么有钱,不要乱来。”

    秦孽再次看向温夏薇脑袋上的痕迹,这么一小会儿,已经肿起一个大包了。

    秦孽又很快将眼神移开,顺着温夏薇的话说:“行,我不冲动。”

    他拿出手机,继续打车。

    “车可能还要有一会儿才过来。”

    温夏薇点点头,走到一旁的石墩上先坐下来等待。

    秦孽坐在她旁边。

    他心里有别的事,就暂时没想到把温夏薇给他的钱还回去。

    他在想,今晚的事绝不能这么算了……

    想了会儿,他渐渐察觉到身边的女孩子身上传来的低气压。

    转脸一看,温夏薇睁着眼睛看着马路尽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可眼中的泪水,却已经在不停打转了。

    秦孽有些慌乱,他不知道温夏薇为什么突然这么低落,也不知道怎么哄人……

    想到妈妈在家生气的时候,爸爸就抱着妈妈哄“老婆我错了我最爱你……”

    他总不能也这样对温夏薇吧?

    他沉默许久,猜测一般地问了句:“都疼哭了?”

    温夏薇本来还憋得住眼泪,这么一问,顿时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了下来。

    “没有,我不是疼得……”

    秦孽:“那你为什么哭?”

    “我就……我就心疼我五百块钱……虽然出来打工,条约都是口头定好的,我违反了规定,给人家惹了麻烦,我不拿钱是应该的。但我们俩好好打了一晚上的工,临了末了没拿到……”

    秦孽真是不明白,要说她被打了委屈他还能理解。

    为这五百块钱,真的不明白……她一开始不是拿了他哥的八百万了嘛?

    秦孽哭笑不得:“五百块钱而已,不值得哭的。”

    “五百块钱怎么就不值得哭了?这是我大半个月的生活费了。”

    温夏薇语气带了几分气愤。

    不只是对拿不到钱这件事,还有大部分原因是因为秦孽。

    【你不知道那钱是我给你的就算了,现在你知道是我给的……你还不还我!】

    【虽然你还我我也不会要的,但你现在……这么冷淡完全不在乎我!】

    【我脑袋为你挨了一下,你也不知道关心关心!】

    秦孽觉得有点冤枉……

    这个钱的事,他是确实没注意到,因为金额太小,他没当回事。

    她脑袋上这个大包的事,他心里可也心疼了,比自己受了伤还疼。

    可是自己现在手头没有止疼药,他口头关心,也没用。

    所以他才没说。

    原来不说,女孩子就不知道,还表面装作没事,在心里骂他。

    秦孽赶紧拿出手机,把温夏薇给他的五百块钱还了回去。

    “温夏薇,这钱不是经理给的,我不该要,还给你了。”

    温夏薇愣了愣,又赶紧摇头:“你不用给我,今天是我带你出来干活的,你拿不到钱,我应该负责。”

    “我拿不到钱,是因为我也惹了事,不是你的责任。”

    “不是,秦孽……”

    【一定是我刚才说自己心疼五百块钱,他才非要还给我的。】

    【他日子肯定比我难过……我再缺钱也不能要。】

    【温夏薇你太小家子气了!为了五百块哭哭啼啼的!人家以后肯定不会再拿你当朋友了!】

    秦孽:“……”

    那这钱到底该不该给啊?

    温夏薇正在想找什么借口拒绝这五百块钱,打得车终于到了。

    “车到了,先回学校吧。”秦孽把温夏薇送上车。

    温夏薇还想等他也上车后两个人接着聊。

    没想到,她一坐进去,秦孽直接把车门关上了。

    温夏薇愣愣地看着他:“秦孽,你还没上车呢,你怎么把车门关了?”

    “我还有点事要处理。”秦孽微微俯身,看着她额头上的肿包,“你回去后记得去校医院买消肿的药。”

    说完,秦孽跟司机说:“师傅,送她去黎大。”

    “行。”司机应了一声,发动车子离开。

    温夏薇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已经开出了好几米远。

    她让司机停车,司机却说已经上了主干道,不能停了。

    温夏薇只得从车窗里跟站在路边的秦孽说:“秦孽,你别乱来!”

    秦孽站在路边,对她轻轻挥了挥手:“回去早点休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49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