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在稚嫩的身体上耕耘|一点点挤进粉嫩的体内

压在稚嫩的身体上耕耘|一点点挤进粉嫩的体内 温夏薇仔细想了想:“我是真的没见过。不过有这种传闻倒也是好事。”

    “为什么?”

    “这样开发商知道这里的房价炒不起来,就不会过来收购了。”

    秦孽有些诧异,他本以为温夏薇是个爱财如命的人。

    谁都知道拆迁能有一大笔补偿款,她这么爱钱,竟然不想成为拆一代?

    “如果老街区被收购成功,你可以得到新界更大的房子,还有一辈子花不完的补偿款,你不想要吗?”

    温夏薇眼神微垂,声音低沉却笃定:“不想要。”

    “为什么?”

    “……没什么。”温夏薇低着头,看着地上两个人的影子。

    秦孽只是看着温夏薇的侧脸,都看得出她心情立马低落了下来。

    他忽然不想再问了。

    两个人无声地往前走了一段路,终于走出了小巷子。

    没有青砖红瓦遮挡,阳光忽然猛烈了起来。

    温夏薇松开牵着秦孽手腕的手,眯了眯眼看了看头顶的太阳。

    【好晒啊,今天太阳竟然这么大,忘记涂防晒了。】

    她刚在心里这么想着,下一秒,脑袋上就落了个帽子。

    帽檐掩下一片清凉。

 文学

    温夏薇回头,秦孽表情依旧那般浅淡。

    微咸的海风吹来,他微微浮动的短发染了些许光晕,干净清爽。

    温夏薇心里却如惊涛骇浪。

    【要不要这么懂我心意?我才说怕晒,结果帽子就盖到我脑袋上了……】

    【再这么下去我不会真的心动吧?】

    【不过有一说一,秦孽去掉帽子颜值加999,去掉眼镜颜值加9999……】

    【不懂他为什么非要掩盖自己帅气的脸?】

    秦孽:“……”

    他就是单纯地借了个帽子给她,没想到竟叫她心里忽然出现这么多想法。

    他刚才这么做,其实也是没考虑清楚,出于本能的自然而然地做了。

    现在反应过来,确实好像太过亲昵了。

    他现在把帽子拿回来还来得及吗?

    好在温夏薇飞快收敛住了自己的心绪。

    她指了指一旁被锈迹斑斑的铁栅栏围起来的区域,想要岔开话题一般跟秦孽解释:

    “这是我小学时上过的学校,现在已经荒废了。”

    秦孽跟随她走到学校门口,站在栅栏前往里面望。

    破旧的校舍里杂草丛生,似乎真有“闹鬼”那味儿了。

    秦孽好奇地问:“为什么会荒废?”

    “因为老街区的年轻人很多都去新界住了,这里就剩老人,还有一些扎根在这里很多年的中年人,孩子越老越少,学校便逐渐荒废了。”

    秦孽点点头,很多地方,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人类是群居动物,大家都想要更好地生活,肯定要往更方便、更发达的地方住。

    所以又回到了之前的问题……

    “那……老街区的其他人,又是为了什么原因不离开?”

    温夏薇抬头看了他一眼,唇角浮现一抹无奈的微笑,似乎是觉得这个问题很好笑。

    “秦孽,人是有感情的,我奶奶那一辈的街坊,都已经认识快四十年了。刚才过来的时候,我们经历的那家杂货铺,是太爷爷辈传下来的,已经在这里开了快六十年了,这么多的记忆和羁绊,他们舍不得离开。”

    秦孽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对温夏薇有很深的偏见。

    她也许根本就不贪财,也不肤浅。

    她明明重情重义。

    秦孽看着温夏薇的侧脸出神。

    如果现在有同学拍到他们俩的照片,明天又能上热搜了。

    麻烦事,明明是秦孽最害怕的。

    而自己明明也无数次提醒过自己,不要和温夏薇这种人走的太近。

    可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一次又一次被她吸引。

    以至于……现在两个人竟像情侣一般,牵着手腕,走过布满青苔的小巷子,还一起在这里看她曾经上过学的地方。

    温夏薇若有不舍地看完了自己的校舍,又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快到吃饭时间了,我下午再带你去老街区别的地方走走?”

    秦孽飞快地收回落在温夏薇侧脸上的目光,点了点头。

    温夏薇转身,二人沉默着往前走。

    秦孽不太爱说话,温夏薇总觉得不说话有点尴尬。

    她就边走边说:“你要是对闹鬼的事感兴趣,可以问问我哥哥,我哥哥对这种事极其有研究。”

    秦孽点头:“好。”

    温夏薇又走了几步,想到秦孽家穷的事,又回头说:“秦孽,明天我接了一场商场走秀,是婚纱店的宣传活动,一上午两千块,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不用了。”秦孽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温夏薇微微皱了一下眉。

    【他不是很缺钱吗?那个司机还说他到处打工。】

    【这个工作这么好,他为什么要拒绝?】

    【难道是不好意思出去走秀?是对自己的样子没有信心?】

    秦孽无语地听着她心里的话。

    小王怎么回事?到处说他穷?

    他是少了他工资了还是怎么了?

    温夏薇思前想后,觉得秦孽是真的对自己样子没信心。

    她忽然抬起头来,认真地问秦孽:“秦孽,你有没有意识到……其实你是一个很帅的人?”

    秦孽当然意识到了。

    他从小到大不知道听多少人夸他帅了。

    要是不知道,他也不至于刻意隐藏了。

    但他要怎么跟温夏薇说?

    说他意识到自己很帅?这是不是太自恋了?

    温夏薇见他没回答,就当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帅了。

    她忽然盯着秦孽的眼睛,很认真很认真地告诉他。

    “秦孽,你真的很帅。完完全全符合我的审美。”

    她说这话时,秦孽没有听见温夏薇表里不一的心声。

    她是真心实意,由内而外地觉得他帅。

    秦孽一时间竟有些不是所措。

    半晌,他才开口问了句:“……你在告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4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