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攻男受纯高H文”屁股又大又圆又肥岳

 女攻男受纯高H文"屁股又大又圆又肥岳堪比专业级古琴表演艺术家功底的白浅浅一袭古装,好似不食人间烟火,一曲凤求凰让所有稍稍懂点音乐的人都如痴如醉。哪怕是像丁零这种玩不来高雅的大老粗,他也听出了琴声中的意境。

    第一个节目就掀起了一个小高。潮,接下来是两个常规节目,一个独唱一个舞蹈。虽然没有白浅浅的琴曲那么惊艳,但观众还是给予了掌声。

    接着便是临时抓壮丁抓来的节目,相比人家练了一个多月的专业节目,那些临时排练的相生和独唱就要逊色多了。不过好在大家都是来图个乐子,不专业反而吸引的掌声更多。

    ……

    丁零蹲在后台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白浅浅聊着天,白浅浅没有换衣服,因为在最后的压轴上她还要出场,与风挽雪一起来个完美的谢幕之合!

    木涵菱一撩幕布走了进来。

    丁零看她额头泌出的细汗,伸手把小风扇拿起来对准她。

    “谢谢。”闭上眼呼了口气,木涵菱才笑着道:“真是多亏你们了。”

    白浅浅对木涵菱谈不上好感,也谈不上恶感,她礼貌性的点了点头便玩起了手机。

    木涵菱也不介意,她转头看着丁零,扬着手中的节目单道:“下一个就是你了,你道具准备齐没有?你的助手呢?”

    “道具没问题。助手……到时候随便下面叫两个人来就行了。”

    丁零晚上要表演的魔术主要是大变活人——只不过不是变别人,而是他把自己变没掉——很简单,直接捏个瞬步就完事了。

    至于其他的调味小魔术就更简单了,只要他往台子上一站,把袖里乾坤中的东西往外拿,就绝对能引起轰动。

 文学

    见丁零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白浅浅忍不住抬头白了他一眼:“德性!”

    丁零嘿嘿一笑。

    确实,在白浅浅看来,修行者用灵决来玩这种小魔术,简直就是太丢分了!要是传出去肯定会让人笑掉大牙……

    不过丁零却不这么看,反正都是逗人开心,让人快乐,惊奇,他就客串一下魔术师又有什么关系?

    ……

    木涵菱的声音甜甜响起:“下面一个节目,是魔术串烧,表演者,丁零。”

    没有太多的掌声响起,反而是有疑惑的声音——丁零?省大只有一个叫丁零的,难道是那货?

    丁零出场,和木涵菱擦肩而过的时候,木涵菱对他握拳曲臂,以示鼓励。

    到了舞台中央,或许是没听到多少掌声,丁零还真莫名其妙的有些紧张起来。他站在铺着白布的课桌后面,腼腆的笑了笑道:“看来大家都不信任我……那我自己先喝口酒壮壮胆。”

    说着,丁零装模作样的把右手举起,左手放到桌子上。

    “尔等……看好了……”

    随着丁零话音落下,一罐啤酒和一个酒杯顿时出现在他的两只手上!

    台下沉默了两秒,然后瞬间掌声雷动!

    能上省大的,都不是什么草包,虽然魔术很神奇,但都知道是假的——要想变出东西来,那就要先藏好东西,然后用最快的手法把这些东西摸出来。

    像丁零这种凭空变出一瓶酒的也不是没见过,但人家那可都是要拿块布遮住呢!

    丁零可好,就这样直接乍着两只手就变出来了!

    这得多快的速度?

    台下喝彩声和口哨声不绝于耳。

    丁零的虚荣心小小的满足了一下,他拉开啤酒罐,一口气喝干后笑道:“嘿嘿!都说变出容易,变没难,看我把它变没掉!”

    台下距离最近的一个女生不信任的道:“你还真能这样直接变没掉啊?”

    丁零对那个眨眨了眼笑道:“怎么?这位同学不信?”

    那个女生瞪着眼:“废话!当然不信,我爸就是变魔术的……我就不信你还能变没掉。”

    “那好,你上来,我正好差两个助手。”

    女生拉着身边的同学就上了台子,上台后,丁零让她们两人站在自己的身边。

    “看好了!”

    丁零也知道不能做得太过了,他这次用手装模作样的捂着杯子和空啤酒罐,笑道:“看我倒数……5……4……3!”

    刚数到3的时候,丁零就直接将罐子和酒杯塞进了袖里乾坤。

    “不好意思,变快了。没了!”丁零摊开手,桌子上已经空空如也。

    台下一愣,顿时再次升起雷鸣般的掌声,无数人站起来起哄道:“再来一个!”特别是那些坐在前排的,更是不管身后的同学,全都站起来抻着脖子,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怎么样?”丁零扭头问女生。

    “服了……”女生一脸震惊:“大卫·科波菲尔也做不到这样的近景魔术,你是怎么做到的?”

    “嘿嘿,这你就别管了。”丁零笑了笑又望向观众道:“既然喝了酒,就要有吃的……大家擦亮眼,看我给大家变点零食来。”

    丁零话音未落,便看到一袋瓜子出现在他手中。

    将瓜子放到桌子上,丁零又变出两个鸡腿,接着是花生米,薯片,饼干……

    看着丁零就跟摆小摊一样不断的变出这些东西,台下全部沸腾了!

    见过变魔术的,没见过这样变的!这么多东西,丁零那个小衬衣怎么可能装得下?而且桌子刚抬上来的时候就检查过了,完全没有任何破绽!

    台上,那个说自己父亲是魔术师的女生完全进入了呆滞状态。她打破头都不知道,丁零这些东西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难道真的是魔法?凭空变出来的?

    “来,吃薯片。”丁零拆了一袋薯片,丢了一块进嘴里后将袋子递给那个处于石化状态的女生。

    “不……不可能,你这个怎么可能变得出来?”

    丁零也不多解释,他笑眯眯的对着台下道:“现在大家擦亮眼睛,下一个魔术就是最激动人心的——大变活人!”

    “这一次,可不是什么拿个箱子装着,或者在地上挖个洞把人藏进去那种小把戏,事实上大家都知道,我们脚下的这是水泥地面,领导讲话的台子。”

    “来,两位帮我把这个牵着。”丁零凭空摸出一块漆黑的幕布,抖了抖之后递给两个妹子。

    “你们双手张开,举起来,牵着,然后把我围起来。”丁零一边说着,一边指导着两个妹子高举幕布把他围起来。

    等到自己全部被幕布笼罩后,丁零笑道:“下面,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说完,他一捏瞬步,瞬间瞬移到五十米外的一颗树后面。

    看着远处台上的俩妹子还在傻乎乎的举着幕布,丁零一阵得意,他捏着话筒低声道:“可以揭开幕布了。”

    幕布揭开……毫无人影。

    ……

    站在大礼堂的台阶上,程东遥望着大广场的方向脸色铁青,沉默不语。

    他的心中反复出现一个词——完了。

    没错,全完了。

    文新院在大礼堂的演出,观众人数不足三千人,到了最后听说有魔术的时候,一下子人就走了一半。就算是文新院的人,也有好多人都跑去看那据说比大卫科波菲尔还要犀利的魔术表演去了。

    听着广场处传来山呼海一般的掌声,程东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47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