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总裁强行穿情趣开裆裤调教;办公室被绑奶头调教羞辱

 被总裁强行穿情趣开裆裤调教;办公室被绑奶头调教羞辱见丁零出现,老大转身叫道:“别慌啊,看我上单盖伦拯救世界。”

    想到昨天晚上对木涵菱开的玩笑,丁零噗哧一笑,他凑过去看了一眼,发现老大正在没事找抽的练小号玩人机,而且还真是上单盖伦,带着三个小学生在上演4v5——有个家伙似乎强退了。

    丁零点了根烟塞穆青嘴里,又将一包没拆的中华丢桌上,他就抱着肩膀看着,不时发表一些“高深”的指导。

    接连超神的盖伦到了后期那就是小强一般的存在,只见穆青完成一次四杀后,成功的带着队友冲上高地……

    “没有任何压力啊。”穆青弹掉烟灰,顺手把烟揣进兜里笑道:“这段时间你天天跟那谁?白浅浅勾搭在一起,你们到底是啥关系?那个白酥酥呢?”

    丁零耸耸肩。

    穆青挥手:“切!在我面前还装。今天怎么想起回来了?”

    “呃……想找你帮忙来着。”

    “什么忙?”穆青诧异道:“这不科学啊,你各方面指数都比我高啊……我能帮你什么忙?”

    丁零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在你们班上帮我搞俩节目,呃……就是那个五一汇演。”

    穆青摸摸脑袋,想了半天才想起:“噢,你说学生会搞的那个什么汇演?你这事应该找刘庆海去,他是班长嘛,要不你找你们班的那谁也行啊。”

    丁零耸肩笑道:“我们班就不说了,懒得跟他们说话,你们班……你们班的同学是听你的还是听刘庆海的?”

    穆青嘿嘿笑道:“那倒是,话说这只有几天了,能搞出什么好节目来?而且……我靠不对!”穆青似乎发现什么似的他大叫起来:“这不应该是学生会的事吗?你怎么管起来了!难道那个传闻是真的?木涵菱是你丫的姘头?”

    “我操!”丁零顺手就给穆青一巴掌,他回头看了看,压低声音道:“麻痹别乱说,老子从来没给别人说过的——木涵菱是我后妈的女儿,算是我姐。”

    “喔……干姐姐啊……”穆青摸着脑袋恍然大悟:“干……姐姐啊!”

    “草!”

 文学

    “好嘛好嘛,不管是什么,我等会就去挨个寝室跑一下——不过要什么节目?我们班可没什么唱歌跳舞的人才。”

    “随便什么都行,搞点大家喜欢的呗,而且给你透露个秘密,我也要上台表演。”丁零得意的斜睨着穆青。

    “靠!那我三十号那天晚上必须得在了。麻痹的……你能表演什么节目?”

    丁零笑眯眯的道:“保密!到时候绝对让你震撼!”

    当然震撼了,大变活人,母鸡变鸭……而且完全是近景,绝对可以秒杀当今所有顶级魔术师的魔术——那他可是真正的仙术!

    这时突然寝室外面传来一声口哨,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吆喝响起了。听到这声音,丁零和穆青同时窜向阳台——出现这种集体的兴奋声,绝壁是有大美女来到了宿舍楼外面。

    不过当丁零看到所谓的大美女时,恨不得一头杵到栏杆上。

    美女确实是美女,而且也确实美,只是……木涵菱那家伙怎么会真的就搬了张桌子到男生宿舍院子的大门前,后面还有俩大三的漂亮学姐拉着横幅……

    “距离五一汇演还有七天,你敢献上一个节目吗?”

    ……

    丁零看到,木涵菱落落大方的坐在桌子后面,轻易不以笑脸示人的她笑意涟涟,眼波流转,对着男生寝室不停的放电。

    穆青看得一阵躁动:“我靠,这是牺牲色相了啊!不行,我也要去报个名先!”

    “别捣乱了行不行?”丁零看着一群饥渴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男生潮水一般涌了过去,他转过头不忍直视道:“妈的看不下去了……”

    穆青嘿嘿笑道:“话说回来,木涵菱还真是漂亮啊……可惜了,他是你姐,不然我肯定大力支持你把她泡到手……我靠!什么情况?”

    丁零背靠在阳台上,他已经摸出手机在玩了,闻言道:“什么?”

    “我靠!那妞儿好正点!长发白裙,我的菜啊!”

    丁零扭头,顺着穆青的手指方向望去,他只看了一眼就差点把手机都掉地上了,他连忙擦了擦眼睛,当他看清楚那个长发白裙妹子的长相时,他的眼珠子直接就瞎了!

    “我操!我操!怎么会是她?”

    穆青一听不乐意了,合着美女他丁零都认识?

    “我还想操呢!你认识?”

    这时候,那个白裙子的美女笑容可掬的向木涵菱问了几句话,木涵菱也微笑着指向了男生寝室这边,两人互相点头后,木涵菱的视线扫过丁零所在的阳台,冲他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那个白裙子的女生走到楼下,立刻又引起了一阵轰动。

    丁零见状,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立马缩回头。

    风挽雪!这货怎么会出现在省大的?她不是应该在鬼市里面当她的巡守,维持鬼市的秩序么?跑来这里作甚!

    丁零心中不停的嘀咕,不是找我的不是找我的……

    可惜,天不随人意,当风挽雪拉着一个男生问清楚了三零七寝室的位置后,她慢慢的跺到丁零他们的楼下,抬起头,她的眼睛笑成了一轮弯月。

    一直守候在阳台的穆青看呆了!

    远处,木涵菱先是用余光看着那个白裙妹子,当风挽雪走到丁零寝室的下面后,她就有点诧异了。她将表格递给一旁的学生会学姐,后退两步,抱着臂膀眯着眼看着那个妹子的举动。

    微风轻轻传来那妹子好听的声音……

    “请问,丁零在吗?”

    寝室里,丁零对穆青竖起手指,气急败坏的道:“就说我不在!”

    穆青会意,激动的扭头对下面大喊:“他说,就说我不在!”

    “我靠!”丁零那个郁闷啊……不过他转念一想,这实在怨不得穆青。风挽雪这妹子可是迄今为止年轻一辈中唯一一个突破了超凡境界的修行者!超凡境的修行者,神识可以放出千里之外,恐怕人家早就知道自己在寝室里了,刚才拉着人问路,明显是掩人耳目。

    无奈的来到阳台上,丁零看着笑容可掬的风挽雪,心中顿时产生了一丝警觉——在鬼市见到这妹子可不是这么友好的!

    “干嘛?”丁零没好气的问道。

    风挽雪也不生气,她背着手,摇曳生姿:“下来。”

    丁零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下来!”

    风挽雪笑容依旧,语气稍稍强硬了一丝:“下来!”末了没等丁零回答,她又笑眯眯的道:“不下来小心我揍你哦!”

    整个宿舍都沸腾了……穆青把丁零好好打量了一番才怒道:“我操这明显是打情骂俏啊!你他妈什么时候又勾搭上的这种祸水级妹子啊!”

    丁零把手伸到背后,对穆青竖起中指。

    他知道,风挽雪说的揍那可是真的揍……所以,他悻悻的下楼。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47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