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在落地玻璃上后C”哭着喊着让他退出去

 压在落地玻璃上后C"哭着喊着让他退出去转眼间,时间便到了四月下旬。

    距离省大学生会组办的五一文艺汇演只差不到十天,木涵菱这段时间忙得脚不沾地,不停的在各个学院中来回跑着,力争把这次活动办到最好。

    但难度却很大……相当大!

    自从在食堂中上演了一出狗血闹剧后,学生会主席程东便开始消极起来,他非但放下了五一汇演的事,甚至还有意无意的阻挠起来。为此木涵菱找过他谈话,却得到的只是怨恨味十足的耻笑。

    关于此,木涵菱只能用这人脑子真的坏掉了来解释。

    所以五一汇演的重任几乎都压到了木涵菱的肩上。

    丁零这段时间也忙,以前一直都是木涵菱陪着阿姨去跑他父亲的事,现在木涵菱一头扎进了五一汇演的筹备工作,这个任务就只有交给丁零了。好在这边有省长公子的关系可以用,再加上张涛那边划过来的两千来万报酬,让丁零跑起来倒是省了好多事。

    他父亲的案子已经敲定在五月中旬开庭,张涛答应他,会努力让法院早点宣判,把调子定下来,也早点让丁零的父亲回归自由。

    当张省长决定强势插手这件事之后,另外一边便选择了妥协,毕竟丁家已经破产,如果还要让人家遭受牢狱之灾就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哪怕是清江省的头号人物,也不得不考虑二把手的坚持和意愿。

    至于幽虚天,丁零倒是有好多天都没去过了。一来没那么多时间,二来他现在进去无非也就是采药炼丹,在境界没提升之前,那些五级以下的灵丹已经不太提得起丁零的兴趣。再加上幽虚天内的九黎联军肯定是一时半会组织不起来的,所以他干脆就把重心放到了提升自己的实力上。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丁零的战斗实力在妖孽一样的往上窜,但他的境界却依然在原地踏步,还是停留在闻道中阶。白浅浅在看出丁零在不经意间露出的急躁后告诉他,这是好事。

    闻道境,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境界,它在每个修行者的境界中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只有闻道境的基础打好了,才能不留遗憾的冲击超凡境。而一旦到了超凡境界,修行更多的就是靠悟,而不是靠炼了。所以在闻道境把所有的战斗方式全部融会贯通,对于今后绝对实力的提升是有极大帮助的。

    这也是为什么白酥酥其实早就到了闻道境的上阶,却一直没有刻意的去触碰超凡境界的原因。白酥酥她不是风挽雪,也不是古君羡,她没有什么争夺第一的野心……

    ……

    丁零洗完澡坐在沙发陪着阿姨看电视——其实是明月想看电视了!明月看电视,丁零就一边玩手机,一边在脑海中和明月天南地北的胡扯。

 文学

/>

    这时敲门声响起,阿姨正要起身的时候,丁零连忙起身:“阿姨我来。”

    木涵菱的妈妈含笑坐下,眼中充满了欣慰。

    自从丁零的父亲出事之后,丁零就仿佛变了个人似的,从以前那个不懂事的纨绔少年二世祖一下子变成了真正的男子汉。虽然听女儿说他还是老不在学校,但木涵菱的妈妈却不认为丁零是出去瞎混了。

    瞎混,瞎混能混来那么多钱吗?而且对自己也是更加的尊重,可以说,除了没喊那一声妈之外,丁零完全是将她当母亲来对待了。

    关于这个,木涵菱的妈妈也不奢求,毕竟丁零的妈妈是在他十三岁的时候才去世,在他的心中,他妈妈留下的印记太深刻了。

    如果说唯一还对丁零有什么不满意的,恐怕就是他和木涵菱两人的关系,虽然最近有点进步,但还是表现得相当的生疏……

    阿姨的这个念头要是被丁零知道的话,估计就算丁零那种厚脸皮他会瞬间脸红的——他那天差点把木涵菱都打来吃了……两人之间的表现得生疏,完全是因为彼此在刻意的拉开距离,回避着那个下午。

    丁零打开门,木涵菱疲惫的面容出现在门外。

    丁零一愣,看着门外漆黑的楼道,他低声道:“你疯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木涵菱叹了口气,进屋一边脱鞋一边道:“我刚从音乐学院那边过来,想到离家近就回来了。妈……我饿了,有东西吃没?”

    “哎,你没吃晚饭?那就只有吃面了——你这孩子,回来也不先打个电话。”

    木涵菱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她皱眉捏着脚埋怨道:“音乐学院那帮人太不要脸了。”

    “怎么了?你这个省大学生会主席过去面子都不好使的?”丁零挨着她半米左右坐下笑道。

    “没想到程东那混蛋把文新院的节目全撤了,而且说好的音乐学院的外援也不来了……文新院那边因为程东的事,也说不上了。这下好了……全没了。”

    丁零倒了杯水递给木涵菱笑道:“少几个就少几个呗,五一虽然不是长假了,但人家外地学生还是有很多要回家的。我看啊,你们这个什么汇演一开始就是瞎胡闹的,国庆搞搞就行了嘛,国庆搞的话学校还要给予行政支持,怎么也少不了人捧场。”

    木涵菱微怒道:“本来就是程东发起的好不好?我们这些都是跑腿的,结果那混蛋居然不帮忙不说还要来个釜底抽薪……”

    “不要提那孙子行吗?提起都是气!”丁零想了想道:“要不这样,干脆你直接去男生宿舍门口摆张桌子,然后直接招节目——相信我,只要你一出马,肯定支持率大增!我就没觉得搞这个非得和其他院的学生会合作……”

    木涵菱一愣,她捧着水杯想了想后摇头:“时间上来不及了。再说这样招来的节目肯定粗制滥造的……”

    丁零嗤笑道:“你没听过高手在民间?你们那种除了唱歌就是跳舞然后小品相声什么的根本就没看头,你们搞得会有春晚好吗?现在的年轻人连春晚都不看了谁还看你们的……”

    木涵菱听着丁零无情的打击,她瞪眼道:“那你给个主意呗。”

    “按我说啊,这次五一既然都差不多快砸了,干脆就破罐子破摔,少点那些唱歌跳舞的,来点咱们大学生喜欢的多好!譬如什么现场演示lol上单盖伦拯救世界,魂斗罗一命通关,穿越火线小刀1v5之类的更讨喜……”

    “噗!”饶是一直忧心忡忡,木涵菱也被丁零逗乐了:“亏你想得出,先不说有多少人喜欢这些,上单盖伦拯救世界,一场起码也得打四五十分钟吧?那其他人还要不要上场?”

    丁零嘿嘿笑道:“那不是更好?打两场就拯救了整个演出。”

    “我考虑一下,实在不行就只有临时抓壮丁了。”木涵菱说着起身走向厨房。

    丁零见客厅已经没人,他在脑海中对明月道:“明月,你还看不看电视?不看我直接回屋了啊……”

    “去吧,我睡觉。”

    ……

    吃着热腾腾的的面条,木涵菱脑子里还全部都是五一汇演的事儿。

    或许丁零说得对,现在谁还喜欢看那种全是唱歌跳舞,古板到掉渣的演出啊……除非来的都是明星。可这次纯粹是由学生会一拍脑袋整出来的演出,怎么可能请到明星?

    说不定请几个校园搞笑的高手上台穿插在那些正规表演中还真能起到奇效——严肃活泼,紧张轻松嘛!

    吃晚饭,木涵菱擦了擦嘴,对候在一旁的母亲道:“妈,麻烦洗一下碗,我找丁零说个事。”

    “好……你们这是?和好啦?”她妈妈刚才在厨房听到了两人在沙发上轻声说事儿。

    本来很正常的一句话,但木涵菱却听得脸微红,和好……想到那天,她咬了咬嘴唇娇嗔道:“哼,从来就没跟他好过好不好!”

    一听这话,她妈妈就知道自己女儿确实和丁零的关系缓和了。只是她也没听出异样来,乐呵呵的端了碗筷进厨房。

    敲了敲门,木涵菱直接推开,她看到丁零正在把玩一把匕首,当下关上房门直奔主题:“丁零,我刚才想了想,你那个建议不错。”

我老舅一起的那个漂亮女人,是你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4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