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d放在里面走路c描述文:老师上课跳d突然被开到最大

 跳d放在里面走路c描述文:老师上课跳d突然被开到最大把木涵菱丢到床上后,丁零犹豫了一下,又帮她把鞋脱了,转身到客厅倒了杯水进屋。

    “你是喝水还是喝茶?想吐不?”

    “喝水……不想吐,就是口干头晕。”说着她又要挣扎着起身。

    “躺下,我来。”丁零连忙坐到床头,把木涵菱抱在怀中,他细心的把水杯放到她嘴边,看着她一口气喝完。

    “谢谢。”木涵菱重新躺下,眼睛半睁开的看着丁零,她突然笑了,说道:“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丁零有些恼火的道:“我故意个蛋!拜托,喝高兴了谁管那么多啊!”

    “切!”木涵菱无力的挥了挥手表示不屑,她喃喃道:“我觉得你是想借机占我便宜。”

    丁零一愣,本来他是没什么想法的……但木涵菱这么一说,他心中的一团邪火腾的就上来了!

    躺在床上的木涵菱醉眼惺忪,脸上全是酡红,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蕾丝边上衣,衣衫在挣扎中已经有些凌乱。下面是一条中长裙,虽然只及膝盖,但躺下时裙摆不小心撩了起来,露出了光滑圆润的大腿。她的腿笔直,修长,光洁无暇。因为疲懒,双腿很随意的张开了一个小角度。

    在丁零眼中,那黑色的中短裙深处就仿佛住了一只恶魔。

    就在丁零在这边做着天人交战的时候,木涵菱又喃喃道:“我……想上厕所。”

    重重的呼了口气,丁零很快恢复清明,他苦笑道:“你能不能憋一下?你这样怎么上?”

    “那……不行,要尿床……你扶我。”木涵菱说着,她缩回脚坐起身却很快又摇摇欲倒。

    “靠!”丁零心中那个郁闷啊,他干脆还是抱起木涵菱往卫生间走去。他放下马桶圈,把木涵菱放上去后转身出门:“你小心点啊!我靠,别摔着了,别忘记你现在还没脱裤子!”

 文学

    “要你管!”

    丁零反手关上房门,不一会里面便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连忙深呼吸几口气——这尼玛的,太考验人了!

    木涵菱是他姐没错,但那只是户口本上的,他和木涵菱半毛钱的血缘关系都没有……甚至在他父亲出事之前,他根本就不认为木涵菱和他是一家人!

    所以他心里没有什么伦理红线。唯一能让他保持神台清明的,就是他心中的道德红线。

    不对女人趁人之危,这是一个男人最基本的操守,也是他母亲从他记事之后便给他灌输的思想——要不然丁零怎么会一直都认为自己三观很正嘛!

    好不容易等水声消失了,厕所里又没动静了。丁零吸了口气,敲门问道:“好没?”

    “好了……但等……等……”木涵菱说着突然啊了一声。接着便是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丁零一个激灵,当下再不管什么君子不君子了,他推开厕所门,看到木涵菱果然正在试图从地上爬起来。

    真他娘的要命啊!她的亵裤和腿袜都还在膝盖上……

    “我的错,我的错……我就不该说要酒的。”丁零弯腰把木涵菱抱起来,还好,有条裙子,遮住了他不该看到的东西。

    “混蛋!丢脸死了……你肯定……是故意的。”木涵菱有气无力的掐着他,半眯着眼,嘴里不停的嘀咕着:“你看到什么没?”

    丁零那个气啊,他怒道:“我看个毛线!再说六年前我都把你看光了,有什么稀罕的?”

    没想到木涵菱居然一下子委屈起来,眼泪珠很快就开始在眼眶打转:“你还说!你还要欺负人家!”

    “好好,祖宗……我给你把裤子穿上,我不看,你别动?ok?”说着丁零把木涵菱放下,他深吸了一口气,捏着裤子慢慢往上提,当提到裙摆的位置时,他转过头闭眼。

    一步到位……

    接着,他看着那条麻烦的腿袜,干脆直接就给她褪了下来。

    做完这一切后,丁零拉了一条毛毯给她盖上:“好了!我到沙发上眯一会,你要做什么就直接叫我。”

    “我还要喝水……”

    “行行……”

    丁零又倒了杯水,依然把木涵菱抱在怀里慢慢喂她,喝完水后,木涵菱似乎清醒了些,她并没有立刻睡下去,而是看着丁零轻声道:“丁零,你是个君子。”

    丁零一愣,马上恼火的道:“别骂人行不行?我怎么就是君子了?”

    “不趁人之危就是君子。”

    丁零沉着脸道:“哼!那是对你没兴趣!”话音刚落就感到腰一痛,这妮子居然又掐他!

    “就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木涵菱懒洋洋的说着,她眼睛再次眯上,头无力的往后坠下,露出雪白的颈项,她喃喃道:“喔,太打击人了……”

    这句话就仿佛是挑衅,又仿佛是在邀请。怀中的木涵菱似笑非笑的微张着小嘴,好似在嘲笑丁零,更好像是在等待他做出反击。

    丁零整个人一滞,他迅速低头,重重的吻了下去。

    木涵菱猛地睁开眼,却只发出唔唔的声音,她挣扎了两下便宣布放弃,只是用手狠狠的掐着丁零的腰肉。

    就在丁零想要进一步动作的时候,他脑海中突然传来一声叹息。

    丁零的右手停止了动作,他抬起头,喘息着看着木涵菱,木涵菱也两眼迷离的看着他。

    他取出右手,把木涵菱温柔的放到床上,然后双手抚着她的脸,低头吻在她的鼻尖。

    “快睡吧,以后可不要再和我吵了。”

    看着丁零眼中的柔情,木涵菱可爱的小鼻子皱起好看的褶皱,然后轻轻点头。

    ……

    替木涵菱关上房门,丁零一言不发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躺下。

    明月的身形缓缓显出,她看着面无表情的丁零,她也不说话,就坐在丁零旁边,死盯着丁零的脸不动。

    过了良久,丁零终于说话了,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谢谢你。”

    “怎么不埋怨我坏了你的好事?”

    “毛才是好事……差点就控制不住了。”丁零说着突然起身,他用力的盯着明月道:“明月!是不是我的一举一动,任何念头都逃不过你的想法?”

    明月很自然的点头:“没错……我们心意相通。”

    “我靠!那我岂不是就没有隐私了?”

    “放心吧……等你到了超凡境,你就可以护住灵台不让我共享思维了。”明月白了丁零一眼,不屑的道:“你以为谁喜欢知道你想什么?满脑子的肮脏!”

    丁零黑着脸:“怎么就肮脏了?”

    “刚才如果不是我,你难道不会把那丫头给正法了?”

    丁零狡辩道:“那也不算肮脏好不好,情不自禁的事怎么就错了?”

    “呵呵!那你师傅呢?”

    丁零一听,立刻就楞住了。脑海中顿时出现了离别时白酥酥捧着他的脸,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的场景,在那天,白酥酥虽然掩饰得很好,但她眼中的泪光又怎么可能瞒得过丁零。

    于是丁零垂下头,深深叹息。

    明月也深深叹息。

    “男人啊……没一个好东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47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