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狼粗大倒刺太深了*bl肠壁紧紧吸附住肉

  H狼粗大倒刺太深了*bl肠壁紧紧吸附住肉看着张涛从毒瘾发作时的焦躁到痛苦再到慢慢平静,丁零心中那口粗气才呼了出来。

    “涛哥,感觉如何?”

    省长公子慢慢睁开眼,用力的摇晃了几下脑袋后并没有立刻回答丁零的话,而是从茶几下面取出了一小包粉。

    丁零吓了一大跳,难道这毒瘾连四级灵丹都搞不定的?他有些紧张的盯着张涛,不知道一言不发的省长公子要做什么。

    只见张涛慢慢的撕开那小包东西,犹豫了一下才低下头去嗅了嗅。然后他脸色大变,立刻捂着脖子用力的呕吐起来!

    丁零给吓傻了,他连忙起身道:“涛哥,我靠你别吓我!什么情况?”

    张涛摆摆手,依然不停的对着垃圾桶呕吐着,直到把黄疸水都吐出来后才重重的躺倒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道:“谢了……老弟。妈的你灵丹……太神了!”

    丁零松了口气,连忙问道:“到底是什么感觉你给我说一下,要是真出事了十个我可都赔不起你啊。”

    “那药丸刚一吃下去,我就感到一股气往脑袋里钻,然后脑袋一阵发麻发痒……最后又是一痛……完了之后毒瘾发作时的戒断现象就没了。”张涛喘了口气继续道:“然后我就想试试再闻一下这粉是什么感觉,没想到刚一嗅到那味道就巨恶心,这东西他妈的比屎还难闻!”

    “老弟!大才啊!”张涛重重的连呼了几口气,然后捏着鼻子把那小包粉扫到了垃圾桶里,这才站起身对丁零重重的鞠了一躬:“麻痹的,如果不是怕折了你,我还真想对你说一声再生父母啊!”

    丁零看着张涛的样,心中的石头总算彻底落地。他连忙扶起情不自禁的省长公子,然后叹息道:“可惜就是成本太贵了。”

    张涛一摆手道:“没事,怎么也亏不了你,我是没钱,但下午那几个可都是土豪。”

    “涛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如果材料便宜的话,我就炼他个十万八万的多好?这毒品害的那么多人妻离子散……”

    张涛一怔,看着丁零的眼神充满了欣赏,他由衷笑道:“是我心胸狭窄了,老弟悲天悯人,佩服!”

    丁零笑着摇了摇头,他也只是那么随口一叹,如果真要没日没夜的炼丹拯救瘾君子,他可没那个闲心。

    “老弟悲天悯人,当哥哥的也不能亏了你。”说着张涛拿出一张银行卡塞给丁零道:“这张卡拿着,你家里现在也急需用钱,我怎么好意思让你倒贴?”

    丁零连忙推迟道:“涛哥你这就是打我的脸了。”

    “叫你拿着你就拿着!里面没多少钱,只是我的一点心意——等下午的土豪们来了我让他们直接千八百万的往里转!”张涛一搂丁零的肩膀笑道:“生平第一次送礼,你要拒绝了才是打我脸!走,陪哥哥吃早饭去!”

    丁零把剩下的九枚太上忘情丹全给了张涛后自己打车返回了学校,这些灵丹在他手里最多也就值几个钱,但在张涛手中,有时候那可就是无价之宝了——想想吧,多少钱才能搞定省长的儿子吸毒这个负面新闻?更何况张涛还有政治抱负,粘上毒品那可是全完了。

    所以这相当于丁零送给了张涛一个天大的人情。

 文学

    回到学校已经是11点过,他就没有回寝室,给木涵菱发了条短信后径直去了食堂。

    这时已经有学生过来吃饭了,丁零一个人占了张桌子,大咧咧的坐着玩手机。没玩多久,他感觉到有人来到了餐桌旁,他以为是木涵菱来了,头也没抬的道:“木主席……迟到了啊,快去打饭。”

    说完他发现不对,因为他没有嗅到木涵菱身上的味道。他抬头一看,学生会主席程东正脸色铁青的站在他面前。

    丁零握住手机,眉头一皱后又笑了:“原来是程主席,你这是来请我这个破产二世祖吃饭呢?还是想和我谈谈人生,谈谈理想?”

    没想到丁零倒是很光棍的就直接承认了自己是破产二世祖,程东微微一愣,他嗤笑道:“有自知之明,但嘴还是太贱。”

    “嘴贱不如人贱,我比你差远了。说吧,说来意,说了赶紧滚蛋。”丁零随意的挥手道,就跟驱赶一只苍蝇。

    程东的脸色由青转绿,他上前一步,双手撑到桌子上,弯腰俯视着丁零:“你他妈就不能好好说话的?”

    “我他妈是不想和你这种人好好说话!”丁零眯着眼,挡住鼻子:“你有口臭,滚开点。”

    “你!”程东一拍桌子。

    “我什么我?难道说句实话也不行么?”丁零说着朝着四周望过来的那些同学耸耸肩道:“程主席有口臭,还非得靠这么近,还不允许人说……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兄弟姐妹们……”

    不过却没人接他的茬,女生们听了都转过身吃吃的笑。

    丁零转头叹了口气,看着程东可怜的道:“你看你,和我一样是孤家寡人啊,都没个见义勇为的同学出来帮你揍我一顿出口气的。”

    “你……”程东深深的吸了口气,他差点就压抑不住想自己动手了。丁零的那个揍他一顿提醒了他。

    他今天来,可不是为了揍人的,而是为了挨揍的。

    他咬着牙,压低声音对丁零吼道:“你一个家里破产了的屌丝,有什么资格缠着木涵菱?成天夜不归宿,上课逃学,校外打架,今天还被警察用铐子带走,你他妈就是个人渣……”

    “你这种人渣,垃圾堆才是你的归宿!你还有什么脸呆在学校?”说着程东轻蔑的笑了:“你他妈别以为鼻子里插根葱还可以装大象,哟新手机……前几天不是换成了几百块的诺基亚么?又换成了苹果,你他妈这个是双卡双待的吧?”

    “说实话,你以前在学校跋扈蛮横,老子没打算和你过意不去。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这种渣滓迟早会有天来收。但你他妈现在是什么角色?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看看……”

    程东抬起身,仿佛他自己撒了泡尿临到丁零身上那么舒畅,他居高临下的道:“你现在这副吊样,也想吃天鹅肉?”

    一直静静的看着程东表演,丁零突然冒了句:“你是欠揍?”

    这句平静的反击立刻撩拨了程东的神经,他再次弯腰凑到丁零面前:“你敢动手打老子么?你个逗比!你敢动老子老子就敢把你弄出学校!来呀,来呀!”

    丁零咧嘴无声的笑了,见过欠揍的,没见过这么欠揍的。

    不过他还是没打算动手,只是看小丑一样看着程东,他轻轻道:“打你怕弄脏了我的手——我这手昨天还摸了木涵菱的……嘿嘿……”

    程东大受刺激,他双目圆睁咆哮道:“你他妈还是不是个男人?我知道了,哈哈哈——你他妈应该是阳痿!因为这两年都没听过你上过哪个妹子!”

    程东神经质一般笑了起来,他指着丁零大笑:“阳痿哥你好……”

    丁零脸上笑慢慢消失了。他刚才不动手不是说他修养多好,而是真的觉得打这种小人物会脏了自己的手!哪怕他是什么狗屁学生会会长!

    但有些东西却是可以一下就触动他的神经,譬如……说他是阳痿哥这句话明显就太恶毒了。

    一个急冲冲闯进餐厅的身影救了程大会长一命。

    木涵菱并没有注意到大笑中的程东,她急急忙忙的走到丁零面前,扳着丁零的肩膀,仔仔细细的把丁零好好检查了一遍才放心下来。

    “没什么事吧?”

    “那是小事……现在这个才是麻烦事。”丁零说着,指着处于石化状态的程东。

    从木涵菱刚出现在他视线,程东就止住了笑声,他正组织语言想怎么在木涵菱面前打击丁零的时候,却不料木涵菱一来就跑到丁零面前,脸上流露出来的关切意味是他从来没见到过的。

    程东的大脑就跟中了病毒似的,他结结巴巴的道:“涵,涵菱……”

    “程主席?”木涵菱惊讶道:“你怎么会来这……”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46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