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激情的肉岳-粉腻酥融娇欲滴

“丰满激情的肉岳-粉腻酥融娇欲滴 唷……这位小姐,你这样说就可没道理了。”年龄稍小一点的小二看起来二十来岁,他也是最先跳出来的,他紧抓着丁零衣袖不放,阴阳怪气的道:“你以为长得漂亮就应该谁都认识你啊?”

    “混蛋!”白酥酥一握拳头,秀目瞪起:“叫你们老板出来!”

    店小二寸步不让,直接朝着丁零一摊手:“先赔钱!”

    丁零眼角微微一眯,他放出神识探了一下两人,顿时惊讶道:“你们俩不是修行者啊?”

    “不是又怎么了?你们修行者就了不起啊?你敢动我一下试试看?”店小二反而一声冷笑,挺起胸膛朝前走了一步讥讽道:“来啊,我等着。”

    丁零那个气啊!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如果不是念及这家伙是师傅家的员工,他早就一巴掌过去了。

    这时白酥酥一把住了他的手道:“这里有很多都是不会修行的普通人,还有千万别在鬼市动手,特别是对普通人出手!会惹来巡卫的。”

    “巡卫?”

    “巡卫就是每一年,都会由各大家族挑选一名资质和实力都上佳的年轻人来负责鬼市的秩序。还有,你没觉得自己境界被压制了么?”

 文学

    丁零闻言,立刻检查自己的命运树,发现果然最上面一层树冠被一股莫名其妙的雾气笼罩了。

    “巡卫佩戴巡卫徽章可以避免鬼市的阵法压制,所以实力不会受到影响,其他人则会被强制封印一层境界——前年就是我和浅妞在这里轮流当巡卫的。”

    见白酥酥将规矩娓娓道来,那个小二倒是多看了她几眼,不过还是傲慢的道:“既然你知道规矩,而且还曾经当过巡卫那就好说!一头机关兽现在的市价起码300万起,让你赔三百万算是轻的了。”

    这时那两个没走的顾客也站过来围观,他们看着丁零的手中的狗头也忍俊不住,其中一人笑道:“这位小兄弟,认赔吧,你说你哪里不拿,拧着人家狗头干什么。”

    白酥酥却不领情,她瞪了两个小二一眼道:“白家的机关兽,别说提着狗头,就是提尾巴都没问题!哪有一拧头就断了的?你这明明就是坏了的!”

    “你说坏就坏?我这里卖得好好的,你看这些!”小二也是两眼一瞪,他随手抄起一只机关兔子,从兜里掏出一枚晶核放到那只机关兔子的肚子里,便只看到那只机关兔子一下就窜到地上,转眼就蹦了十来米远。

    小二大惊失色,立刻追出去喊道:“哎哎,别跑别跑,我靠!你给我回来!”

    这时就连白酥酥也忍俊不住,她放出神识,控制着机关兔蹦跶回来后取了晶核,又把兔子放到地上。

    “好吧,其实我是……”

    不料这小二非但不领白酥酥帮他收回机关兔子的情不说,还不给白酥酥半句说话的机会,他翻着白眼道:“得,少来这套,甭管你是谁,你赔定了!”

    两个顾客摇摇头笑着离开。

    白酥酥柳眉倒竖,她是动了真怒,冷哼道:“很好!丁零,我们就坐这里等他们老板回来。我看他们老板敢不敢让我陪!”

    小二一边紧紧的跟着两人进屋,他嘴巴也挺损的,当即翻着白眼道:“是,不敢让您陪……您是电,您是光,你是我们白家大小姐!——少来这套!前几天还遇到自称是昆仑派首席大弟子来买灵丹,钱没给就直接往嘴里丢,结果您猜怎么着?”

    丁零听得正起劲,下意识就问道:“后来呢?”

    小二傲然道:“被巡卫揍得屎都快要打出来了!现在正关在巡卫所扫厕所,您要不要去瞅瞅?那就是您二位的榜样!”

    丁零一听乐了,他转头问白酥酥:“师傅,这小二是哪里招来的?这样太有才了!”

    “鬼知道!”白酥酥气呼呼的坐在凳子上,要是依了她的脾气,拼着和巡卫干一架也得把这店给砸了——可这是她自己家的店!

    两个小二也是奇葩,紧紧的跟着丁零,嘴里不停的劝丁零赶紧赔钱了事,他们还要开门做生意什么的……

    没多久,一个抱着茶壶的中年人慢慢踱到了店门口。他一见到白酥酥就是一愣,赶紧擦了擦眼睛,快步走进店子。

    白酥酥一见,立刻一拍掌怒道:“白向阳!你跑哪里去了?”

    “哎哎!小姐您怎么来了?”

    丁零偷偷瞄着两个小二,只见两人脸上的表情就跟用502胶水刷了一层似的,定格在目瞪口呆那个画面上,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好半响,其中一人才道:“白叔,您说这是谁?”

    “混账,这就是你们天天念叨的小姐!我们白家的大小姐!”

    “啊?”

    当下白酥酥气鼓鼓的把这两人讹上自己的事给白向阳讲了之后,白向阳一巴掌拍到小二头上:“没眼力界的东西!”

    “小姐,这是兄弟俩,大的叫秦福,小的秦……”

    这时,那个演示机关兔子在地上蹦跶的小二立刻大喊:“白叔!别说了!”

    然后这小子立刻跑到白酥酥面前,换上一副谄媚相:“嘿嘿,小姐,我有眼不识泰山,您老人家就高抬贵手饶了我吧……还有,叫我秦小二就行。”

    这时丁零好奇的道:“你们老大叫秦福……你不是叫秦寿吧?”

    那个秦小二立刻露出绝望的眼神,他低着头,恨不得打个洞从地上钻下去。

    白酥酥微微一愣,立刻听懂了谐音,她怒气立刻消失,哈哈大笑起来。

    经过这一番解释后才知道,原来这只机关狗是秦寿……秦小二不小心弄坏了,本来战斗机关兽就比较贵,他根本赔不起,于是两兄弟就用胶水把狗头沾了起来。

    机关兽的机关总成和控制系统全部在腹部,少了头部只是不能咬人,往前窜倒是没问题的。这兄弟俩打的主意是:先卖出去,只要测试的时候狗能往前窜那就当没问题了——你总不能放个人出来让狗咬一口来测试对吧?至于以后它不咬人或者掉了脑袋,那就不管他们的事了。

    可惜丁零这家伙一上来就拧狗头,好不容易粘牢的身子直接就掉了下去……

    听完后,白酥酥又气又笑。

    “真是混蛋啊你们俩!一唱一和就跟说相声一样就不说了,这机关兽怎么能用胶水粘?里面的墨线全是灵力渡了的,必须拿回去修才行!”

    秦小二可怜兮兮的看着白酥酥:“小姐……”

    “算了,你们就说是我不小心弄坏的,做个登记后发回去修理吧,你们俩!下次别这样了,听到没?”

    秦福秦寿自然连忙点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4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