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狼根从后面进-两根倒刺粗大做到哭

    巨大的狼根从后面进-两根倒刺粗大做到哭足足超出一个境界所带来的压迫感让丁零差点喘不过气来。一开始,他还试图用天算血脉的即时战斗计算来抢占先机,争取在近身战中占点便宜。但白启军这种老油条,虽然资质不怎么好,人到中年了才闻道境,他的战斗经验却无比丰富。

    识破了丁零想依靠速度取胜的计谋后,白启军拉开了距离,不停的用瞬步和灵决攻击丁零。

    虽然白启军的每次攻击都会被丁零恰到好处的躲开,但丁零的灵力损耗却越来越大……

    毕竟,人家高出整整他一个境界。

    明月再次提醒:“烟罗步!”

    “等等!这是我师傅的族人,肯定能认出来的……”

    丁零咬着牙,看着愤怒追击着自己的白启军,他的怒意也愈来愈盛。

    不就是被小爷偷袭了一招么,至于这样穷追不舍吗?

    “要是在灵力耗竭的时候我师傅还不出现,明月……我准备用本命灵力加瞬步拼一拼!到时候你再开启即时计算!”

    就在这时,远远的,一辆小mini风驰电掣般冲上了江堤,一个漂亮的漂移后,穿着睡衣的白酥酥从窗口飞出了车内。

    看着已经追逐到了下面江滩上的两人,她深深的吸了口气,仿若河东狮吼一般的咆哮响起:“白启军!你给我住手!”

    接着,她捏破瞬步,几个起落便闪现到了两人的中间。

    白启军脸上的怒意渐渐消失。他束手而立,满脸怅然。

    丁零狼狈的跑回白酥酥的身后,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真没用!连我四叔都打不过。”回头白了丁零一眼,白酥酥看到了丁零胳膊上浸出的鲜血。

    那道古怪的本命灵力一直阻碍着血液凝固,再加上这一番战斗,鲜血浸湿了整个衣袖,看起来颇有些吓人。

 文学

    “怎么受伤的?”问了一句后,白酥酥柳眉倒竖,看着对面沉默不语的白启军问道:“四叔,你好大胆子,在知道是我徒弟后你也敢动手?”

    “小姐……”白启军终于说话了,他怨恨的看着丁零,右手抚摸着左边肋骨:“这人戾气太重了。在先前,他因为一点小事就废了……古君羡少爷的族兄!”

    废了古君羡的族兄?白酥酥微微皱眉,她转头看着丁零。

    丁零很坦然的面对她,然后很平静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包括上周陈刚被三毛作局欠了十万的事也一并讲述了出来。

    “那你手臂上的伤口就是被那个人的灵剑刺伤的?”

    “是的,应该是一柄通灵级别的飞剑,祭出的时候还带有本命灵力……当时情况太危急,那飞剑完全随着那人的心意飞行,招招不离我胸口。所以……”丁零苦笑道:“下手就重了点。”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白酥酥柳眉一竖,竟然击了个掌:“废得好!”

    “四叔,听到没?管他是古君羡的族兄还是哪家的少爷,帮那种作局骗钱的混混出头,这就是自寻死路!”

    听着小姐竟然如此维护这个徒弟,白启军的眼中闪过一丝绝望,但他还是强自道:“小姐,这小子的话能全信吗?他在学校里面可是有名的……”

    “我不需要谁来评判我的徒弟。”白酥酥冷冷的打断了白启军的话:“我只相信我听到的——你明明知道是我的徒弟,你居然还那样嚣张的出手……四叔,你可知道,你犯了什么?”

    “我……知道。”

    “你回去吧,我不想在省城再见到你。”白酥酥说完,没有给白启军说话的机会,她直接拉着丁零的手走向河堤。

    白启军捂着左肋,眼中全是惶然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白酥酥突然回头,向他抛出一粒丸子:“你伤了肋骨,这个拿去。”

    ……

    回到车上,白酥酥替丁零解开纱布,发现伤口已经开始凝固结疤。

    丁零的脑海中传来明月的声音:“叫她别看了,那一道本命灵力已经被我吸收了。”

    “哦,师傅……似乎已经好了。”

    “什么叫似乎已经好了!别人的本命灵力进入体内,除非超凡境,否则会引起命河紊乱的。”白酥酥说着捏了个灵决摁向丁零的胸口,片刻后她惊讶道:“果然没了?”

    丁零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白酥酥收回手,她盯着丁零的眼睛慢慢道:“那现在给我说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丁零苦笑:“师傅啊……我是真的没骗你。那人一来就说我戾气重,还说原本要问我师承,看来没必要了。然后我问他是谁……他说你也配?然后就搞起来了……而且是他先出手,一来就是瞬步加破灵诀抓向我胸口。”

    “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没什么了。他技不如人是活该!”

    “师傅,那人是师……公的族兄?”丁零极为不情愿的叫出这个称呼,他小心道:“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白酥酥小手一挥:“管他是谁,你有理就行!”

    正说着,白酥酥的电话响了。

    只见她表情立刻淡了下来,简单的说了几句后告诉了地址,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古君羡马上过来,应该是我四叔告诉了他你是我徒弟。”白酥酥扭头看着站在河滩中不敢上来的白启军,眉头轻轻的皱起。

    丁零见状,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抓紧时间恢复灵力。

    没过多久,一辆银色的沃尔沃停到了mini边上。古君羡面无表情的下车,然后站到mini的前方。

    “你呆着别动。”白酥酥说完推开车门走出去,面对着古君羡站定。

    看着坐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的丁零,在看着白酥酥那仿佛已经写在脸上的“护短”两个字,古君羡的眼中终于闪过了一丝怨怒。

    “你做的事,我一直都不管,包括你收个徒弟然后天天教徒弟。”古君羡盯着白酥酥的眼睛,慢慢的说着:“但是呢……如果我要早知道你的徒弟是这个渣滓,我肯定会管的!”

    白酥酥眉毛慢慢扬起。

    古君羡不为所动,依然慢慢道:“我来省大一年,虽然一直不听不管身边事。但这个省大有名的四害之一……我还是知道的。”

    “他怎么害了?”白酥酥轻蔑一笑:“乱搞妹子没?”

    古君羡没想到白酥酥居然会这么问,他下意识的一愣。

    “既然他没乱搞妹子,那就不是什么坏人。”

    车内的丁零听得清清楚楚,原来自己在师傅心目中是个“好人”的根据是自己没乱搞妹子……不过他虽然没乱搞妹子,师傅的油他可揩得不少!只是,师傅似乎不怎么在意。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丁零心中走着神如是想到。

    因为三观一直很正,所以丁零真不愿意乱搞,但恰好又没遇到让他动心的。所以他就成了白酥酥口中的“好人”。

    但古君羡很快讥笑道:“说不定他性取向有问题呢?”

    车内的丁零猛地睁开眼,目光似刀子一般投向古君羡。

    白酥酥的眉毛刷的一下就立了起来,她冷笑道:“我看你性取向才有问题!”

    “你!”古君羡勃然大怒,瞬间进入亢龙形态。

    无上的威严和气势瞬间升腾而起!

    白酥酥下意识的后退一步,随即踏出一步,再次扬眉:“怕你不成?”

    两人同时启动血脉天赋,虚空中,仿佛一头青龙在和一头上古凶兽夔牛在对持着!

    最终还是古君羡先撤回气势,他扫了丁零一眼,冷冷道:“我不废他生命树,只降他一境修为!”

    白酥酥丝毫不退让:“休想!你问问你那族兄,他为什么会跑到城乡结合部那种三不管的地方,去帮一群开赌场的混子打架的……先!”

    “你!”古君羡一时气急,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好,那我再退一步,你这徒弟,马上断绝!我保证古家不找他麻烦。”

    “古君羡,你还真以为你可以管我?”白酥酥闻言冷笑:“你凭什么管我?”

    古君羡一字一顿的道:“凭我是你未婚夫!”

    “呵呵!未婚夫?我告诉你,哪怕你是我丈夫,也管不了我!”白酥酥说着转身就走向mini,拉开车门,她望着古君羡同样一字一句的道:“丁零要是掉一根寒毛,我直接杀到你古家大院!”

    说着,白酥酥一踩油门,快速驶向学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45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