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巨大性器隔着互相摩擦-里面一动一动的好会吸啊

“两根巨大性器隔着互相摩擦-里面一动一动的好会吸啊星河老弟,你能信得着老哥我吗?”李筱桦心里很忐忑,借钱是自己承担风险,可要说投资就是胡星河承担风险了,现在自己是一分钱没有,钱全是胡星河的,他就这么信得着自己么?

    “李哥,只要你是李筱桦,买米国进口冷饮机,去北戴河卖冷饮就没问题。”

    “啊?”李筱桦很诧异,他还没听说是按照这个来判断能不能投资的呢。

    “你可想好了,这可是三四千块啊?”李筱桦到现在都有点不相信胡星河这个学生能趁三四千,还能给他这个素昧平生的人投资。

    “你先和我说说,你买来冷饮机要怎么干?”胡星河是要听听他的可行性报告啊。

    “哦,是这样的,北戴河那边我已经联系好了,只要咱们这边买回来机器,就用他们的地方,他们去办营业执照,按照投资比例分成。你看这样行吗?”李筱桦把自己的安排一五一十的说了。

    “我看可以,不过稍微改一下,地方咱们租赁,给房租。”

    “啊?”李筱桦原先谈的是对方拿房租入股,现在胡星河有的是钱,直接给租金就得了。

    “怎么,有困难吗?”胡星河问。

    “没,没有。”

    两人正聊着,李嫂子买回来了熟食和二锅头,两人就在小桌子上摆开阵势喝上了。

    原本胡星河“胡一杯”的绰号现在也被他自己打破了,他喝了二两,李筱桦喝了三两。

    两人在酒桌上就把投资入股协议拟定好了,李嫂子倒成了他们的临时秘书了。

    胡星河总投资一万元,占冷饮生意的百分之六十,李筱桦以经营管理入股,占百分之四十。

 文学

    一切管理经营事务委托给李筱桦负责,每月开工资一百元。

    两人说好,明天去前海北沿十七号签字拿钱。

    临走之前,胡星河一次性给了他半年的工资六百元,李筱桦和他媳妇都觉得是遇到了贵人。

    第二天,李筱桦就来到了约定地点。

    胡星河当天晚上就没回学校,直接回了十七号院。

    李筱桦刚一进垂花门,就看见胡星河站在正房堂屋门口等着他了。

    “李哥,来了,进来。”

    早晨的空气还有点冷,胡星河的呼吸带着白气。

    “星河,还没吃呢吧?我带了点你嫂子做的饺子。”

    “嗨,真客气,外面冷,先进来再说。”胡星河把李筱桦让进堂屋坐下。

    李筱桦把饭盒装的饺子拿出来,“那就一起吃吧。”胡星河去东厢房拿来碗筷,又把酱油和醋拿来,俩人在堂屋里吃上了饺子。

    “钱,我已经准备好了,现在时间紧,任务重,你直接买票走吧。嫂子那边你交代好了吧?”

    “嗯,没问题了,家里已经安排好了,有事我就给你发电报吧。”

    “现在电报也不及时,有什么事你直接决定吧,我信得着你!”

    “行,既然老弟信得着我,我就干。”

    “把钱带好。”

    胡星河从东屋里拿出一个布包来,放在桌子上打开,里面是几叠厚厚的大团结。

    “这是一万,你点点数。”

    “不用,不用。”

    “哎,必须点数,这是规矩。”胡星河又拿出纸笔来,等李筱桦点完钱,让他写了一张收据。

    李筱桦满心欢喜的走了,直接去了花城。

    胡星河坐车回学校了,继续自己的学生生活。每周他会去友谊商店采购一次家电,然后卖给看图订货的人。

    四月中旬,他收到了李筱桦的电报,电报里报了平安,就两字,“顺利。”

    隔了几天,李筱桦才打来电话,具体的说了这次采购设备和到北戴河的工作进展。

    米国进口冷饮机在花城出口交易会陈列馆里,被李筱桦以三千五百元的价格买下,同时还有说明书和原料。

    现在他已经把设备通过铁路托运到了北戴河。

    一切按照胡星河的交代,房子是租的,一个月三百元租金,这是个极高的价格了。营业执照是以对方的名义办的,每个月管理费五十块。

    这样就一切搞定了。

    冷饮销售点的位置就在北戴河景区的沙滩边上,属于绝对的黄金地段。

    他准备把员工培训一下,五一正式开始营业,因为五一的时候游客才会多。

    知道一切顺利就好,自己就是出钱出主意,其他的实操就是李筱桦的事了。

    五月十号,胡星河又接到了李筱桦的电话,竟然是报喜的。

    “哈哈,星河,胡老板,咱们发财啦!”李筱桦上来就喜气洋洋的说。

    “哦?发了多大的财呀?”胡星河虽然心里有准备,可是一听李筱桦这么说,也好奇起来。

    “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五月一号,米国冷饮在北戴河沙滩边上开卖之后,游客就排起了长队,两毛一杯的米国冷饮受欢迎的程度让人意想不到。

    从开业到现在,他们就卖出去了四万五千杯,营业额就是九千块。

    把北戴河景区的管理方惊得一愣一愣的,都跳着脚后悔,不该收租金。

    看样子以后的势头还要更猛,尤其是进入六七八这三个月,天气炎热,冷饮绝对的畅销。

    “李哥,辛苦啦,不过做生意归做生意,也要注意身体,嫂子那边你打电话了吗?”

    “呵呵,这你放心吧,你嫂子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你就安心等着收钱吧!”

    李筱桦现在的心情是愉悦的,同时心里的感激更是不言而喻。要不是胡星河对自己信任,伸出了援手,现在能做上这个生意吗?贵人哪!

    按照这个势头,一个月的营业额怎么也得三万,到了旺季都得四万、五万,除去原料和水电、人工成本,一个月的盈利保底也得三万五六,甚至更高。

    这就是自己的第一桶金哪!

    李筱桦现在每天都是乐呵呵的,他就像在北戴河捡钱一样。

    胡星河对这个收入不太感冒,他在京城倒家电,一次倒手就能盈利万八千的,还真不在乎这点收入。

    可这毕竟是正经的生意,不是靠作弊来的,而且这培养京城首富的成就感好像比挣多少钱更过瘾。

    李筱桦在北戴河忙得脚打后脑勺,胡星河在京城也没闲着。

    在安排李筱桦去花城之后,他就去房管所找古建队的师傅,他现在房子多了,马上又要进入雨季,在这之前能修葺一下也是好的。尤其是前海北沿十三号,那可是推倒重建哪,必须要早规划早报批,还要提前预备材料,这些事他还真不懂,只能是让古建师傅来做决定了。

    胡星河就近去什刹海房管所,和办事员聊起古建队的事。

    “呵呵,你这不是骑着马找马么!古建队就是我们房管局下属的单位。不过嘛,他们可不接私人的活。”

    “来,来,抽烟,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您跟我说说呗。”

    办事员点上烟卷,很满足的深吸一口,把从肺里走了一圈的尼古丁缓缓的吐出来。然后端起茶杯,“滋溜”喝了一口,放下之后这才缓缓的说道:“说起古建队啊,这话可就长了。”

    胡星河听着这位侃侃而谈,这才明白这个单位的情况。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43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