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弱美人受被亵玩np-攻留在受身体里过夜

  病弱美人受被亵玩np-攻留在受身体里过夜自从上次温汉卿来宿舍堵他,被高娜骂走之后,这个张狂的小子就跟人间蒸发似的,再没来找他麻烦。经过了寒假这段时间,胡星河的心情也渐渐的开朗起来,不再把当初的事放在心上了。

    由于胡星河前段时间疯狂采购,把二十三万的外汇券花得精光,钱都变现成大团结了,现在再想倒卖家电也不可能,学校里积压的预订单都有四五张了。

    第二天,胡星河骑着三轮只能再去使馆区卖鱼,这回他开始和他们提条件了。

    要求他们一次性购买五十到一百条鱼,他现在没有时间天天出来卖,这是个强制性的要求,不同意就停止供货,洋鬼子商量之后竟然同意了。

    后来胡星河才反应过来,他们使馆之间是相互通气的,一次性多买然后几家再分也就是了。

    不过胡星河可管不了这么多,这天他就卖出去了近一千条,然后胡星河就去学校拿订单。

    刚到老罗的宿舍,高娜就来了。

    “星河,我听罗教授说你能帮他们买到进口家电?”

    “啊。咋?你也感兴趣?”胡星河一阵心虚。毕竟他是有意没有告诉高娜,现在她知道了,心里难免会不舒服吧?转念一想,高娜会知道这事也正常,连外校的人都知道了,她能不知道吗?

    “能给我买台彩电吗?”高娜看着胡星河,心里有点忐忑。

    她根本就没想到自己认识的胡星河能有这个本事。听到这个消息她开始还不相信,后来看到教授家里的彩电这才信了。

    “是这样的,我京城亲戚家现在还是黑白电视呢,让我帮着问问。”高娜边解释边看胡星河的反应。

 文学

    “这事呀,没问题,对了,你看看这个相册,要家里人挑选一下才好买。”

    “我看看!”高娜拿起胡星河给她的相册翻看起来。

    “那我先拿回家让他们看看,行吗?”

    “行,拿去吧。”

    高娜拿走了相册,胡星河带着订单去了友谊商店。

    到了地方,胡星河拿出订单,把上面的家电种类和数量都统计好,然后就开始了大采购。

    他照方抓药,就像一个老中医从容淡定,毕竟胡星河也不是第一次来,他们之间早就熟悉的很了。

    对她们商店来说,只要你使用的是外汇券,能进得了这个门,买啥都没问题,谁买不是买呀?!

    家电各个柜台都开好了票,胡星河去付钱,然后营业员就帮着往大门外抬。

    男的塞包烟,女的给两颗巧克力,大家皆大欢喜,其乐融融。

    门口的三轮都有经验了,只要是胡星河出现,准有活儿,早就在门口排好了队,等着装车了。

    今天,一气装了五辆三轮,胡星河骑着自行车,一字排开,就往京大的方向走。

    货到了学校,先卸车,这些货直接卸到老罗的家里,把他的房间挤得满满登登的。

    老罗一看这不是长久之计,就去找系主任,在他们宿舍旁边的锅炉房找了个空房间。

    “星河呀,你还是去自己的办公室办公吧,我这儿让你弄得都没法睡觉啦!”老罗终于把胡星河撵走了。

    今天来拿货的人陆陆续续,到了晚上才算把货都出完。

    连续三天,胡星河才陆续的把这段时间积压下的订单完成,高娜订的彩电也给买回来了。

    对于胡星河的能力,现在高娜已经验证完毕了,她知道胡星河确实有自己的路子,可以买到非常紧俏的进口商品。虽然她知道胡星河就是从友谊商店里买的,可这不就是本事吗?京城友谊商店就在那儿戳着,可是大部分人只能干看着。为啥?就因为手里的外汇券少,没有持续的来源,谁知道胡星河的外汇券是哪来的?好像花不完似的。

    这段时间,胡星河帮着高娜买了彩电之后,俩人的关系缓和不少,至少比当初温汉卿来闹的时候好多了,俩人的关系至少恢复到了同学同桌加好朋友的地步。

    转眼之间,时间就来到了二月二十五,龙抬头的日子。今天来理发的人分外的多,胡星河在王府井理发店女宾部等着。高娜来是来了,来的却不是一个人,关琴琴、姜淑云、蒋雪都来了。

    “胡星河,你可真行呀!都是大老板啦!”关琴琴一向大嘴巴,嘻

    嘻哈哈的说笑。

    “哎吆,说什么呢?!你们都回来啦?正好,一起整整头发吧,

    今天是龙抬头啊!”

    “你请客呀?”仨人一起挤兑胡星河。

    “行,没问题,我请你们理发。”高娜也嘻嘻哈哈的一笑,拉着她

    们就进了理发店。里面人多,还得排队,这时候的理发店还分男女呢,胡星河早就在另一家男宾理发店抬了龙头了,这会儿就和她们一起等着。

    三个小时之后,四个八十年代的大美人新鲜出炉了。

    八二年的京城已经开始流行烫发了,四个女孩把脑袋上的头发烫

    的曲里拐弯,像被雷劈了似的,脑袋冒着烟就出来啦,把胡星河乐得哈哈大笑,差点蹲地上。

    四个姑娘追着胡星河一阵的轻锤,这才算是报复完。五人刚从

    王府井出来,就碰上熟人了。汪浩拎着包一脸疲惫的在街边走着,赶公交的样子。

    “汪浩!”胡星河一嗓子把还在急匆匆追公交车的傻小子惊醒了,“唉吆喂!星河?”汪浩一脸惊喜,“我去,你怎么在这儿?哎吆,关琴琴,你,你也在?”汪浩看见胡星河的惊喜被蒋雪的出现惊得烟消云散。

    “你们,你们怎么……”汪浩的脸色难看,脸红脖子粗。

    “想什么呢!”蒋雪脸一红一跺脚。

    “就是,你想什么呢?!”高娜、姜淑云、关琴琴及时从后面闪出。

    “呃,你们这是……”汪浩一看出现这么多人,就知道自己误会了。

    “龙抬头啊,今天组团来理个发,你这是刚下车?”胡星河懒得和他计较。

    “啊,刚下车。”汪浩咧嘴,也摸摸自己乱糟糟的长头发,嘿嘿傻笑。

    “你回来的正好。”胡星河拉着他,“走先去吃饭,然后再回学校吧。”

    “啊?那敢情好啊。”汪浩一看蒋雪在,自己还回学校干嘛?

    “咱们买点菜,去我那儿做饭吃去。”

    “行,走吧。”一行人嘻嘻哈哈的去了菜市场,买了些菜,这才上公交往东四六条去了。

    一路上,高娜和他们嘀嘀咕咕的,把胡星河买房子的事给抖搂出来,把这些象牙塔里的大学生的好奇心勾了起来。

    当他们来到东四六条六十一号院的时候,被这里的格局给震惊了。

    要说现在的家庭都是单位分房不假,可是你要说住的舒服那就不一定了。

    各个省会城市基本和京城的情况差不多。这些年人口在增长,可是住房建设却是停滞的,很多人当初分的房子现在变成了祖孙三代同住,没有厨房,没有厕所,没有下水道,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

    现在像胡星河这样,住独门独院的院子就不多。更何况这个院子有四百五十平方,够大的。

    “嘿嘿,老胡啊,你这是提前把婚房都准备好了吧?!”汪浩看了一圈,一脸的羡慕。

    “什么婚房啊,过些日子还得修修呢,有些地方不方便,夏天我姥姥要来住些日子。”

    “哦。够住了,你真是个地主呀!”汪浩还要再说,蒋雪把眼一瞪,“羡慕吧?眼气吧?有本事你也买一个呀!”

    “呃……”

    “快摘菜吧,就你话多。”高娜赶紧岔开话题。

    胡星河毕竟生活经验丰富,也就直接掌勺了,其他人打打下手。今晚是同学们聚的比较齐的一次,胡星河也卖力气,拿出自己的大厨手艺,给大伙儿颠了好几个小菜,在这个大雪纷飞的京城,坐在自己的房子里,吃饱喝足,谈天说地,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惬意呀。

    高娜她们几个女生都在小声的嘀咕,好不容易下决心烫个头,过几天一开学就得拉直喽,不然肯定要挨批。一说起这事,女孩们就叽叽喳喳的表示不服,可胳膊能拧得过大腿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4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