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埋在受里面工作h|每天用玉势堵住前后h

   攻埋在受里面工作h|每天用玉势堵住前后h 在这个年头,像这样的歌曲还不是很多,姑娘们觉得自己要是唱的话会更好听,于是就把歌舞节目,改成了男女生合唱。

    这首歌当晚就引爆了整个礼堂,很多同学不管会不会都跟着哼哼,最后竟然变成了集体大合唱。

    晚会结束之后,系里还为他们这个临时的组合颁发了奖状。

    “哈哈哈哈,奖状诶,这还不够你臭屁的?”

    “够了,够了!可以臭屁一辈子!”

    “哈哈!”

    “嘻嘻!”

    为了这个他们还找时间再聚了一次。

    第二天就是腊八,胡星河回小姨家喝了碗腊八粥,又急急忙忙的赶回学校,因为,期末考试就要开始了。

    一月十号,他们政经班期末考,一连考了三天。十三号公布成绩,十四号开始放寒假了。

    因为十七号是小年,根本就来不及回哈市,这个小年只能在京城过了。

    刘全回山东,耿忠回河北,汪浩也回了武汉,胡星河只能去小姨家蹭饭了。

    其实,老爸老妈和姥姥当然希望胡星河回来,毕竟都大半年没见了,能不想孩子吗?可是这一个来回路费就不少花,家里条件不好的同学都选择留在学校,不回家了。

    胡茂华龚雪两口子虽然是双职工,可是手头也不是很宽裕,能不回来就别回来了,这样就可以省下一个月的工资钱。

    胡星河肯定是不缺钱的,可是他也不能露财呀,要是询问你的财产来源就说不清楚了,就连他买了老师的房子都不敢往外说。

    其实,他留在京城不回老家主要的原因是他还想利用这段时间做点事情。

    当然,这又是他的秘密不能对外人讲了。

    高娜原本想和胡星河一起走的,得知胡星河不回去了,也不强求,自己走了。

    假期一到,同学就各奔东西,这种感觉在胡星河看来就是一次别离。可同学们都嘻嘻哈哈的没当回事,因为过完年他们就会回来了。

 文学

    胡星河先给老爸老妈拍了封电报,告诉家里自己不回去了,明年的暑假再说,又给柳玉儿去了封信,询问复习的情况,也给汤明祥和邱军取了封信,主要是问候一下,联络一下感情。

    三天后就是小年了,整个京城已经进入了过年的氛围中,大街上人流如织,各个百货商店、菜场都人头攒动。

    因为胡星河没有单独的户口,粮油关系还在学校,他上街买东西只能买不要副食本的东西。

    当然这些票证也可以从鸽子市捣腾来,只是这段时间的价格就是个天价了。

    胡星河这三天就忙乎买东西了。

    首先,鸡鸭鱼肉都要买点,过年了,总要见荤腥啊。虽然小姨和姨父单位上能发不少福利,水果粮油什么的,可毕竟发的也不多,再有就是孩子和小姨都需要营养,胡星河把自己能买到的都买了些。

    再有就是新衣裳和新鞋。

    这年头还在流行扯布现做衣裳。可成衣不是没有,而是一般人舍不得买。你想呀,扯三尺布也就四块钱,最高不超过五块,找个缝纫社一做,给个一块钱工钱也就得了;成衣一件最少也得六七块,要是沪海、花城产的衣服就更贵了,都得上十块钱。这里外里能够省下一半的钱,你说老百姓能去买成衣吗?

    可胡星河不差钱呀,给小姨姨父一人一套衣裳,皮鞋也买了两双;两个孩子买了两套棉装,两双小皮鞋,当然玩具也少不了;李爷爷和奶奶也没落下,给俩人买了双新棉鞋。

    新鲜的苹果和橘子也买了两箱。

    这些东西都是在三天之内买的,放在了六条六十一号院。

    十七号上午,胡星河骑着一辆三轮来了,这还是他现买的,后面用得上,他也就舍得花钱买下。

    说起现在的三轮车,价格可不便宜,一辆要二百多,做工扎实,用料讲究,骑着还轻巧。

    这样的三轮车可不是卖给个人的,人家这是卖给运输社拉人拉货的车。

    现在正好,胡星河把自己买的东西搬上车,骑着就奔四条七十九号院来了。

    到了院门口,这车可骑不进去,他只能往院里搬。

    前院的大妈眼睛贼着呢,“哎吆,是星河呀,来小姨家过小年啊?”

    “啊,是呀,来过年。”

    “今年不回去了?”

    “不回了,来回路费忒贵,还不如吃了呢!”胡星河跟大妈闲扯。

    大妈双手插在袖筒里,伸脖往三轮上看了看,“哟,真行哎,还有新鲜苹果呢?”

    “给您一个嚐嚐?”胡星河作势就要撕纸箱子上的封条,“别,别,那多不好意思啊,给孩子留着吃吧。”大妈嘴上谦让,可没挪步。

    胡星河不是个小气人,再说了这前后院住着,谁还求不着谁呀?给个苹果结个善缘吧。

    他真没客气,直接滋啦撕开封条,从箱子里摸出个大苹果来,红彤彤圆溜溜的,一股苹果的果香直冲鼻子。

    “给,大妈拿着!”胡星河直接把这个苹果塞进大妈的怀里。

    “哎哎,哎吆,我可合适啦!呵呵!”大妈一咧嘴露出几颗牙来。

    “合适就好,你先吃着,我往后院搬。”胡星河弯腰搬着箱子就往里走。

    “你搬着,大妈帮你看着。”你看看,苹果就没有白吃的,这不,大妈主动给胡星河看着三轮了。

    “哎,麻烦您啦。”胡星河顺着通道过垂花门,左拐右支进入了后院。

    遇到了好几位中院的大爷大妈,也都打了招呼。

    当胡星河搬着箱子进了堂屋,喊着小姨的时候,西屋里的小姨就一掀门帘子出来了。

    “星河,来就来吧,还拿什么东西呀?!”小姨大眼睛一翻,嗔怪的说道。

    “嘿嘿,也没买啥。我姨父呢?”

    “振祥,振祥!”龚莉回头对着西耳房喊了几嗓子。

    “来了。”李振祥围着围裙,擦着手走出西屋。

    “星河,你看你,怎么这么见外啊!下次可不许带东西啦!”李振祥看到胡星河脚边的纸箱子,也埋怨了几句。

    “嘿嘿,知道了。姨父,外面还有点东西,帮我搬下。”

    “啊?还有啊?”李振兴真有点吃惊了。

    “你这孩子,怎么乱花钱呢,你的那点津贴别瞎花!”

    李振祥和龚莉都跟着胡星河往外走,来到大门口,看着整整一三轮的东西,眼睛差点瞪出来。

    “这,这都是你买的?”龚莉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这得多少钱哪?!

    “你呀你呀!是不是跟别人借钱了?借了多少?一会我给你!”李振祥一看这是拉饥荒啦!

    仨人来来回回跑了三四趟,才算把这一车东西搬进去,看的前院大妈真眼气,馋哪,可是谁让自己没有这么个有本事的侄子呢?唉,这就是命呀!

    胡星河把三轮直接锁在了大门口,和大妈打了个招呼就进去了。

    李爷爷和李奶奶也从西耳房里出来,一家人在堂屋里看着桌子上堆的满满的东西,都有点傻眼。

    胡星河把衣服一套一套的拿出来,给他们分配喽,这个时候,小姨已经不管这东西是怎么来的啦,自己侄子买的跟儿子买的没区别,穿!

    李振祥摸着锃亮的棉皮鞋,心里一阵感慨,这侄子是真不错,亲儿子都不一定这么孝顺,这么有能耐!

    李爷爷和李奶奶把新棉鞋穿上,老两口相互搀着在地上跺跺脚,走了两步,“不错,暖和,好穿!”

    “这是一诺和一纯的,小姨,给她俩穿上呗?”

    “现在就穿?过大年再穿吧!”小姨一句话就把这小姐俩穿新衣的愿望破灭了。

    胡星河拿出新买的小玩具递到在炕上翻身折腾的小姐俩,两个小家伙用乌溜溜的黑眼珠盯着玩具,伸着小手就往怀里拽,一边拽一边还咿咿呀呀的说着只有她们自己才能听得懂的语言,可眉眼之间的笑意却明确的传递着信号,她们喜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43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