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课桌下面给老师口*感觉她下面一张一合

讲课桌下面给老师口*感觉她下面一张一合 黄丽看了一眼曲央央,意思是她在宿舍里天天都是这副样子。曲央央的目光却温柔了几分,黄丽又接着说:“她天天在宿舍里发疯,我让她给你打电话她又不干,我要给你打电话,她也不让,就这样足足折腾了十来天,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就跟她说把你约出来吃个饭

    ,把这事问清楚,也顺便看看你和程教授是怎么相处的,就为这事,昨天我们在宿舍里可是排练了一整天!”

    曲央央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件事情还有这样的前奏,她来之前一直以为明子仪是要闹上一闹的,却没想到竟是想为她出头。

    明子仪瞪了黄丽一眼说:“什么叫我担心她?我才不担心她了!”

    黄丽笑着说:“是是是,你才没有担心央央,是我担心她!”

    “这还差不多!”明子仪看着曲央央说:“我讨厌死你了,居然把我的程教授给抢走了!”

    “是是是,是我不仗义!”曲央央从善如流地说:“要不,我把他送给你?”

    “送给我?”明子仪的眼睛先是一亮,继而暗了下来:“如果程教授只是一样东西的话,你送给我我也就接受了,可是他不是一样东西啊!是个大活人!”

    她说完后就又开始惆怅了:“还有,今天他的种种表现足以说明他心里是喜欢你的,我根本就入不了他的法眼。”

    她觉得自己是个超级有自知之明的人,于是她非常大方地说:“所以,我把程教授赏给你了!”

    曲央央的嘴角抽了抽,很配合地说:“谢娘娘赏!”

    “不用谢!”明子仪一本正经地说:“你只需要珍惜你现在拥有的一切就好,记得一定要对程教授好,不要给我任何机会,要不然我一定会横刀夺爱!”

    曲央央点头说:“娘娘放心,我绝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

    话说到这里,三个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没有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三人笑够后,明子仪忧伤地说:“以后程教授是你的人了,我再没有崇拜的男神了!没有男神我就没有学习的动力了,我才读了一年的研,这样怎么毕业啊?”“这个简单。”黄丽给她出主意:“有了央央和程教授的事情在前面,你家教授要是不放你毕业,你就去问他是不是喜欢你?他要是否认的话就让他放你毕业,他要是承认的话,你就去他家里闹,让他全家鸡

 文学

    飞狗跳!”

    曲央央觉得黄丽这主意出得实在是太损,明子仪的导师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人虽然儒雅,但是却已经谢了顶,家有娇妻儿子……

    明子仪想起她教授的样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姐是靠实力读研的,又不是靠脸读研,你一边去!”三个人在包厢里胡说八道,程月笙不在,气氛相当融洽,明子仪和黄丽本来有点担心曲央央会被程月笙欺负,但是有了刚才的事情,她们也就放下心来,两人都有点后悔,早知道就不让曲央央把程月笙带

    过来了。

    程月笙走到包厢外,听到里面的三个女孩子嘻嘻哈哈地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和他在的时候完全不同,他知道他要进去了估计气氛又会回到他出来之前。

    他有些犹豫要不要进去,正在此时,他听见有人喊他:“月笙?”

    他一扭头,就看见一个二十五六岁,穿了一身限量版的香奈尔白色套装的长发女人站在不远处看着他,那女人的样子他看着有点面熟,却想不起来是谁。

    长发女人却在看到他后一脸欣喜地走到他的面前说:“哈,还真是你啊!”

    她刚才只是觉得背影有点像程月笙,试探性的喊了一声,没想到真的是他。

    “你是哪位?”程月笙不是H城的人,他在这里生活了四年,熟人除了H大的教授和那一堆的客户和供应商之外,并不算多。

    长发女人没想到他会这么问,脸上的笑容僵在那里,只是她的应充变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她轻咳一声后浅浅一笑说:“我是南烟啊!”

    程月笙还是没能想到南烟是谁,他面色浅淡:“幸会。”

    他说完欲进包厢,江南烟一看他这样子明显是没有认出她,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又补充了一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小时候大家都叫我小名肥波。”

    程月笙终于想起来了,同时也想起兰瘦对他说的话,他淡淡地说:“女大十八变,你现在比以前瘦了很多。”

    江南烟微笑着说:“是啊,是瘦了一些,有没有觉得我现在比以前好看呢?”

    程月笙礼貌性地点了一下头,江南烟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知道他性格一向冷淡,所以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便笑着说:“你吃过饭了吗?要是没吃的话就一起吧!”

    程月笙直接拒绝:“谢谢,我已经吃过了。”

    “哦!”江南烟的眼里有几分失望,却还是笑着说:“我们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面了,难得在这里遇到,不如互相留个联系方式吧?”

    她说完递给他一张名片,程月笙粗粗一扫,上面全是英文,还有一个投行界不低的头衔,她忙又说了句:“我刚回国,还没来得及换名片,但是上面有我的电话号码。”

    电话号码有两个,一个是国外的,一个是国内的。

    程月笙轻点了一下头,接过那张明显染了香水的名片,他淡淡地说:“抱歉,我出门不带名片。”

    “没关系,你说了一下,我记下来就是。”江南烟笑着说。程月笙并没有把手机号码留给别人的习惯,打算报他那只由杜文来保管的公司号码时,曲央央打开包厢的门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走到她的身边柔声问:“吃好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42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