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伦艳记 双飞|荡公乱妇翠翠

    裕伦艳记 双飞|荡公乱妇翠翠明子仪却想起他以前冷着声打电话到宿舍找曲央央的声音,总觉得今日的他似乎比平时要温和一丢丢,于是她的胆子也大了一丢丢,非常正气地说:“如果你是认真的,那么请你以后不要再欺负央央!”

    曲央央实在是没有想到她居然敢这么跟程月笙说话,不由得吓了一大跳,以往明子仪见到程月笙的时候可是都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程月笙扭头看着曲央央问:“我有欺负你吗?”

    曲央央的头立即摇得像拔浪鼓,程月笙淡淡一笑,她心里暗叫一声不好,果然,坐在对面的明子仪和黄丽眼珠子瞪得滚圆,一副下巴要惊掉的样子。

    她想起她第一次看到程月笙笑的样子,突然就觉得她比她们要强上不少,她虽然吃惊,但是眼睛绝对没有她们瞪的那么圆。

    “十万块啊!”明子仪的嘴里傻乎乎地蹦出了这几个字。

    曲央央同情地看了她一眼:“节哀!”这么简短的几个字,也就她们自己明白这中间的意思,然后两人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再同时叹了一口气,之前学校有女生打赌程月笙不会笑,众筹下来之后,赌金涨到十万,曲央央也曾打过那十

    万的主意。程月笙一脸的不解,黄丽已经回过神来了,伸手在明子仪的腿下拧了一下,明子仪吃痛,终于想起了正事,于是清了清嗓子,又板起脸说:“虽然我们信得过程教授的为人,但是有件事情还是要告诉程教授

    !”

    程月笙看着她,他的眸光一向清冷,这么看着明子仪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如同坠入了冰窖,她在心里默默地抹了一把泪,她今天是在找虐吗?黄丽的压力小一点,看到明子仪那副挫样子适时地拧了她一把,她终于哆哆嗦嗦地把她余下的话一口气说完:“程教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央央表白,我是愿意相信程教授对央央的情意,但是情意这个东西,很多时候是受内因和外因的影响,是很容易生出变数来的。央央的性格看起来很外向,其实她的心思非常的敏感脆弱,她在H大里应该只有我和黄丽两个朋友,我们做为她的娘家人,是会无条件保护她的

    ,如果程教授以后欺负她的话,我们才不会管你是不是教授,到时候直接灭了你!”

    她说完为了展现她的气势,还将筷子拿起来指着程月笙。

 文学

    她指完后觉得气势上还是弱了一点,于是又扭头去看黄丽,黄丽愣了一下,马上也拿起筷子对着程月笙,仿佛她们手里的筷子是打狗棒一样。

    程月笙也微有些意外,虽然两人的举动在他看来实在是幼稚,威胁的力度也弱的可以,但是精神可嘉。

    他语气平淡:“估计你们这一生都没有来灭我的机会。”

    他说完伸手将曲央央抱进怀里,低头在她的额上亲了一下:“对我而言,央央是我这一生的珍宝,我会宠她爱她敬她,绝不可能欺负她。”

    明子仪和黄丽手里的筷子叮叮当当地全掉在了盘子上,她们刚才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

    程月笙再次向曲央央告白,并亲了曲央央?

    她们没有听错看错吧?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震惊,那就表示她们刚才并没有出现幻觉。

    曲央央也没想到明子仪会这样跟程月笙说话,更没有想到程月笙会这样做,她此时也一片凌乱,就连她平时最爱吃的菜此时似乎都不是那么美味了。

    程月笙觉得此时需要给一点时间给三个女孩,于是他淡定起身:“我去买单,你们聊。”

    他才一出去,明子仪就跳到曲央央的身边坐下:“央央,刚才程教授是不是亲你呢?”

    曲央央轻咳了一声,却想到了昨晚程月笙亲她的样子,她的脸莫名就红了。

    黄丽已经在旁说:“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刚才我们都看到了!央央,你最近没在宿舍里住,是不是和程教授住在一起?你们看起来好恩爱,现在发展到哪一步呢?”

    明子仪也终于找到了重点,两眼发光的问:“你们上一床了吗?”

    曲央央被她这句赤果果地话问得满脸通红,她把明子仪推开一些说:“你太不纯洁了!”“那就是没有了!”黄丽赞同地说:“虽然程教授是你的导师,还帅得人神共愤,是个女人都会想把他扑倒,但是央央在美色当前还能抵制诱惑,这种行为绝对要表扬!在男人面前,女人一定得矜持,要不然

    很容易会被男人看轻!”

    明子仪看向她,她轻咳一声说:“书上这么写的。”

    明子仪“嘁”了一声,扭头对曲央央说:“依我说,央央你就该把程教授给睡了,他那么一个极品男人,睡了他,就算是最后被他抛弃了,以后吹牛的时候也能说,你睡过他!”

    曲央央:“……”

    黄丽:“……”

    明子仪鄙视察地看了两人一眼说:“你们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说的是事实!”

    她说完吸了一下鼻子说:“要是程教授对我展现那么一丁丁好感,我也就上去把他扑倒了。”

    黄丽又手肘捣她:“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不要忘了我们今天的目的。”

    曲央央不知道她们把她约出来是有什么目的,但是她的心里是温暖的,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她们能在程月笙的面前说出那样一番话需要怎样的勇气。

    她轻声说:“黄丽,子仪,谢谢你们!”

    黄丽挥了挥手说:“你不要谢我,我什么都没有做,是她!”

    她指着明子仪说:“是她自从那次程教授对你表白之后,你就没回学校,她总担心你会被程教授欺负,怕你吃亏,脑子还一时间转不过来,又觉得你抢了她的程教授。”她说到这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那表情像在说“我真倒霉才认识了你们这对蠢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4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