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看我是怎么c哭你的*用茄子玩弄她下面h

低头看我是怎么c哭你的*用茄子玩弄她下面h曲央央最烦朱小燕这样的试探,于是微微一笑:“你这么好奇,去问他啊!”

    朱小燕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却还是说了一句:“你不要得意,说到底你不过是多在他手里读了两年研而已,他看不看得上你还是个未知数。”

    曲央央懒得理她,她却又说:“你就不要因为他让你多读了两年的研就以为他喜欢你,你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根本就配不上他!”

    曲央央决定把她当空气,该干嘛干嘛!

    三十三层,叶开一脸八卦地凑到程月笙的面前:“听说昨天你在学校里向小央央表白呢?”

    程月笙知道他八卦的本事,没理他,他双手捧心说:“像你这么闷骚的男人一下子变成了明骚我还真不适应,不过我好喜欢这样的你。”

    程月笙的眼睛斜斜地看了叶开一眼,叶开感叹道:“月笙,我第一次发现你这么擅长撩妹,我收回我以前对你的评价,现在是发自内心的佩服你!”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程月笙的声音冰冷。

    叶开笑嘻嘻地说:“你看你那么有钱,又那么有能力,我们以前打的那个关于湖景别墅的赌是不是可以取消呢?”

    程月笙瞬间就明白了他的心思,他忙补了一句:“你就不要再虐我这条可怜的单身狗了!”

    “我最喜欢虐狗。”程月笙淡淡地说:“回去后我跟央央说说,以后没事就来虐一虐你。”

    叶开呆了呆,程月笙又说:“你做好心理准备。”

    叶开:“……”

    程月笙见他还傻站在那里,不客气地说:“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的话,请你离开,我要忙了!”

    叶开抹了一把伤心泪说:“你真的是有异性没人性啊!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朋友!”

    程月笙懒得理他,叶开只好说出今天过来的重点:“我听说现在有人冒充你到处行骗,H市已经有不少人上当受骗了,你要不要听一下苏市长的参加一些活动正式露个脸?”“等央央毕业了再说。”程月笙淡声拒绝,在他看来,学校就应该是个单纯学习的地方,他在H大的时候,他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教授,就算校长给了他不少特权,但是他从不使用,他不想顶着凯航掌舵人的身

 文学

    份到H大做教授。

    他去H大做教授,说白了只是为了曲央央,只要曲央央一毕业,他的这层身份也就算是功成身退了。

    他以后也许偶尔还会到H大做一回客座教授,但是绝不会像现在这样每周都去上课了。

    叶开抹了一把汗:“这个理由你已经用了四年多了!”

    “这不是理由,而是事实。”程月笙的语气平淡。

    叶开知道在这事上他劝不动程月笙,只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那就依你吧,只是现在骗子横行,这样下去真的很损害我们凯航的声誉,这事我们总不能置之不理吧?”

    “你不是最擅长处理这些事情吗?”程月笙直接把珠踢还给叶开:“你看着处理就好。”

    叶开伸手抚了一下额,他觉得他这个凯航对外的联络人有时候也真的是蛮可怜的,什么事情都需要他去处理。而这种事情其实处理起来真的没有太多的办法,而他也不可能跑到电视台去播声明,于是找来公关部,用微博对外发了一条声明:近来有不少不法份子对外宣称是凯航的工作人员,请大家把眼睛擦亮了,

    不要因为一些蝇头小利而上当受骗,凯航所有对外订单或者采购单一定会加盖公章。

    公关部发了微博之后,通知公司的销售和采购转发这条微博,并同时给供应商和客户补发了邮件。

    凯航的生意虽广,却并不涉足娱乐圈,所以粉丝并不算多,这条微博发出来后,看到的人也并不多。

    只是叶开也不在乎,反正声明他发了,如今还有傻逼上当的话,那只能证明那些傻逼的智商实在是太低,智商太低的人,是不值得同情的。

    曲央央的工作也完全步入正轨,托上次庆典的福,她提前转正变成了工程师,只是因为她还没有毕业,所以的胸牌上挂的是“实习工程师”。

    虽然她只是实习工程师,但是因为她的能力出众,又能沉得下心来做事,余经理在考核了她三次之后,就让她单独设计产品,能参与公司的核心设计了。

    这个结果她非常满意,参与核心设计之后,她发现她之前跟着程月笙学的那些东西都能派上用场,这种学以致用的感觉非常不错。

    曾清源也惊讶于她的成长,有一次还半开玩笑地对她说:“央央,再这样下去,我的这个位置怕是要让给你了。”

    曲央央并没有太将曾清源的话放在心上,只是笑着说:“曾师兄真会说笑话,我的能力哪里能跟你比?”曾清源当时也只是笑了笑,曲央央觉得这事就是一句玩笑话,但是有一次加班的时候,她电脑突然连不上网,她就趴到桌子底下去查看网线,她听见朱小燕的声音传来:“曾师兄,我们都是从H大毕业的,

    我必须得提醒一下你,央央她不但聪明,还很有野心,你要小心提防她。”

    钻到桌子底下的曲央央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继续插网线,然后就听见曾清源说:“朱师妹想多了,我觉得央央不是那样的人。”

    “曾师兄是君子,但是曲师妹却是小人。”朱小燕叹了口气说:“曾师兄可能不知道,我读研的时候和央央是同一个教授,她当时为了毕业曾经勾引过我们的导师。”她的意思表达的非常清楚,那就是曲央央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品性极其低劣。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4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