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 双腿间粉嫩”低喘隐忍顶弄h

    【第章 双腿间粉嫩"低喘隐忍顶弄h其实,我知道只要经常回复你的信息,就会让你好受很多;也知道稍微对你温柔点你就不会那么难过。但是,我就是不愿意那么做~】

    叶氤说这话时,大眼睛闪烁,清秀的脸上仍挂着他那近乎天真的笑意。

    那一刻,黎未都明白了原来心脏骤痛会是一种控制不了的生理反应。

    艹……

    上一秒还拿着刀,得意洋洋想戳别人的脊梁骨,下一秒,一直拖着不好的伤口怎么就突然莫名崩开了?

    发不出声音,自作孽不可活。胸口渗血像在被凌迟。

    而邻床坐着的纪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还在一派认真地继续讨教:“但是黎总,就没有什么办法能逆伤害么?如果我非常、非常地诚心地道歉呢?”

    黎未都如同一条搁浅的鱼,努力停止无谓的翻腾,以没有一丝颤抖的声音答道:“没事的,吸取教训,‘下次’别这样就行。”

    “但你刚才不是说……”

    “我的意思是,‘下次’,等你换‘下一个人’的时候,好好对他,不要再在吵架的时候口不择言就行。”

    “……”

    “……”

    “哎你这人!”纪锴好气又好笑,一个枕头砸了过去,“怎么我就该换下一个了?要换也是你换吧?讲道理黎总,咱们都别自欺欺人、也别争斗气输赢——是叶氤单方面缠着朱凌,你心里其实应该是清楚的?”

    黎未都冷笑了一声。

    “朱凌花言巧语哄人骗人的本事,你又不是没见识过。这件事他绝对干净不了,惯犯了,你还是小心点为妙。”

    黎未都说完这话,坐等纪锴反驳。

 文学

    屋子里却陡然一片安静。

    当然,在纪锴的感官里,世界并不安静——正有一辆绿皮火车哐当哐当呼啸着从他头上开过,激起一阵剧烈的耳鸣。

    他愣愣盯着手机屏幕。

    人生的大起大落,真的是无比刺激。

    真的。

    朱凌扶着病房门框大大喘了几口气,又是口干舌燥、又是眼眶带雾一片凄惨兮兮状。虽然形容憔悴,整个人倒还是一如既往地闪闪发亮。

    “我一层一层地找……生怕错过!还好找到你了!锴哥,都是我的错,你别生气好不好?”

    电话?

    纪锴想了想,出门的时候好像根本就没带手机。

    “今天的事情,我回家会跟你好好解释的,我跟叶氤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你千万别多想!”

    “你小声点。”

    虽然是深夜又是独立病房,但也不是没有医护人员来来往往。而且朱凌还是个明星,都有值夜班的小护士一个劲往这边看了——他到底有没有点自觉?

    “好,好,只要你不生我的气,要我怎么样都行。”

    朱凌忙不迭点头,目光一晃,定格在纪锴手臂上一圈已经发青发紫的牙印上。

    “熊宝宝!”

    “熊宝宝,这、这……疼不疼?我、我马上帮你叫医生!”

    “行了!”纪锴单手挥开他,“已经处理过了!”

    “熊宝宝我该死,刚才居然没发现你受伤了!你多揍我几下吧,我就在这任你处置!”

    ……

    呵呵。这朱凌,哄人的功夫果然一等一。

    黎未都静静躺着,眼中红色褪去一半,嘴角闲闲勾起一抹不屑嘲讽。

    连家里的纯摆设原配都舍得这么一往情深的下死手哄,也怪不得叶氤会被他的花言巧语给骗了。

    “熊宝宝,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原谅我好不好?”

    声音低哑可怜,竟然带了隐隐哭腔。

    黎未都一愣,毕竟跟朱凌高中同校过的,这人什么性子他不是不知道——哄人也就罢了,哪有哄着哄着还把真感情给哄进去的,难不成眼前这原配玩意儿才是他的真爱?

    又或者,娱乐圈混了多年,已经这么会演了?

    “……要秀恩爱还是秀智商,都离我远点行么?吵死了。”

    朱凌直到这一刻才突然发现,病房床上居然还躺着个人!

    还好死不死正是他多少年的宿敌。

    “他、他怎么也在这?”

    他不在这谁在这?我大半夜的没事干是送谁来的医院?纪锴白了朱凌一眼:“人家被你打的胃出血住院观察,幸好没有大事,不然朱凌你不仅演艺事业完了,说不定人生都要完!”

    朱凌却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房间中灯光、地面都一片惨白,他只呆呆看着纪锴覆在黎未都肚子上的那只手。

    心里眼里,都像是深深扎进了根钉子。

    ……

    纪锴被生拉硬拽出病房,拉到没人经过的消防楼梯。

    朱凌这两年公认的演艺事业的第一次突破,是那首爆红上了排行榜的歌。而第二次突破,则源于他在一个高品质高流量的电视剧里饰演了个反派男二号。

    那是个阴暗又凄惨的反派冰山偏执狂,深爱女主,可恨又可怜。

    在这个角色之前,朱凌常常因“演技low穿地心像是在念PPT”而屡遭群嘲。但在成功演活了这个角色之后,颜粉、歌粉、演技粉蜂拥而至,秒从“花瓶”变“三栖实力派”。

    此刻幽暗、委屈、阴鸷、嫉妒到几欲疯狂的眼神,同剧里的那个人简直一模一样。

    “纪锴,你怎么能这样?!”

    “你怎么能、怎么能用平常疼我的办法去疼别人!?”

    什么?什么玩意儿?我疼谁了?

    纪锴后脑撞在冰冷的墙壁上,迷惑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卧槽你说黎未都啊?

    呃,我对他那真的只是最低级别的人道主义救济而已吧?

    朱凌却不依不饶,眼眶通红,满眼恶狠狠。

    “纪锴宝宝,你是我的!是我的啊!你是我家宝贝!像刚才那样的照顾,那样的揉揉……都是我专属才对的!你怎么可以给别人?”

    “……”

    “我不准你、不准你再靠近那个黎未都!”

    在那一瞬间,纪锴的理智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嘲讽的声音的——你不准我靠近黎未都,你自己跟叶氤又是怎么做的?

    但理智以外的地方,却一下子轰然塌陷。

    不想承认也没办法,那弥漫全身的心软心疼……怎么也不能是假的。

    就像为人父母,哪怕千错万错赖利头儿子也是自己家的最好。爱人就更是如此,哪怕明知是拿起一块黑布蒙上双眼,也还是拼了命的想要偏袒护短。

    ……谁也不是不会受伤,谁也不是不会生气。

    但反正纪锴皮糙肉厚,很多时候宁愿自己委屈,也不想看朱凌委屈难过的样子。

    ……

    “熊宝宝你根本又不是不知道……”

    “我跟你说过的!我高中的时候特别讨厌一个富二代人渣!就是那个人,就是刚才那个姓黎的!他从以前开始就这样,在学校里就是这样,就知道抢我东西!从以前开始,就不断、不断地抢我东西!”

    一阵夜风漏进脑子,把意识形态吹到冰凉冻结。

    纪锴呵呵一声自嘲,整个人从圣母状态果断恢复了清醒。

    “朱凌,黎未都他都抢了你什么?”

    “……”

    “说啊?怎么不说了?”

    朱凌整个人都傻了,纪锴更简直是无语——

    是啊,他抢了你的什么呢?无非是抢了你的叶氤。

    干!你还真有脸在我面前说啊?

    “行了,你先回家吧。”

    “锴哥……”

    人生突然擦去了满满爱和甜言蜜语的假象,又变回了一只泄了气的皮球,纪锴一把拽出自己被那人捏着的胳膊:“你现在那么红,在这种地方闹,万一被拍到影响不好。要是不想回家,去叶氤住的宾馆陪他也行,随便你。”

    消防门轰然一声,身子被大力抓回来压在墙角。

    “锴哥,我以后再也不管叶氤什么事了!以后再也不跟他见面了,你别赶我走!”

    肩头重重埋着朱凌的脸,耳边是他低哑的嘶吼,声音带着严重的哭腔,纪锴眼里的清醒逐渐淡去,又开始意志不坚定起来。

    但那或许是上天眷顾吧——

    就在又要上当的最后关头,临门的手机铃声一脚将他踹回了清醒的现实。

    叶氤小美人的夺命连环call,来得总是那么及时。

    朱凌故伎重演,黑着脸挂了一次两次三次,对方仍旧锲而不舍。

    “接啊。”

    摇头。

    “接!”

    朱凌崩溃脸,终于很不情愿地接了起来。

    “今晚……我不能过去,你自己早点睡吧。”

    “你别哭了!我是真的、真的不能再过去了。小氤……你要知道,现在的情况已经够复杂了!我不想让纪锴再误会,你肯定也不愿意让黎未都误会的对不对?所以我们还不如……连普通朋友都不要做,就当做从来没有认识过!”

    “……小氤?”

    “他说……如果我现在不去,”挂了电话,朱凌一脸茫然,“他就送三十二楼跳下来。”

    “是是是,那你快去你快去。”

    “纪锴宝宝,我……”

    走到这一步,真的是连故作轻松都太难了。但纪锴还是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了平和的笑脸。

    “快去吧。他要真跳了,你我都担不起这个责任好吗?”

    ……

    纪锴抬了抬眼,看向冰箱上的日历。

    算来,这人已经整整两个月没有这么早回家了。

    做艺人的,人红工作忙是好事。

    问题只在于,有些人……到底是忙工作去了,还是忙着干别的什么事去了,或者是忙着“干”别的什么人去了,可就不太好说了。

    低笑一声,幽幽点起了支烟。

    “哟,这屠龙宝刀还拔不出来呢?”朱凌拔弄了几下矗立在餐桌上那纹丝不动的刀,“劲儿真大!怎么?咱家饭桌怎么惹着我熊宝宝了?”

    如果心里没有鬼,别说平白看到桌上插把刀了。

    就算看到他这么肆无忌惮在家抽烟,也早该嚷嚷了吧。

    基本的行为心理学套路——人自己藏了亏心事,就没底气挑别人毛病。

    “谁惹了我,你真没听人说起?”

    大明星往机器里哗啦啦倒咖啡豆,一脸的无辜,“到底怎么了啊宝贝儿?”

    “今天,你在外头的‘宝贝儿’,找咱家里来了。”

    “……”

    “……”

    某人面不改色。咖啡豆一颗没洒。

    影帝啊这是。

    到底是谁在网上天天追着骂“朱凌光有一张脸,演技完全是cosplay水准”的?

    ……

    机器的轰鸣声传来,满屋飘香。

    继而身旁沙发狠狠一沉。

    身材好颜值高、穿着深V黑T恤半露着好看胸膛的大帅哥在身边坐下,一手端着黑咖啡,一手地把纪锴整个人搂了过去。

    身上是淡淡古龙水的香味,CK one summer限量版。纪锴记得他们第一次跟他相遇时,空气中弥漫的就是这种让人心动的夏天的味道。

    那个时候的朱凌穷困潦倒。

    这样一瓶香水,是他整整半个月的跑夜场收入。

    但朱凌就是这样一个人。

    即使吃不起饭也要追求品味,即使交不起房租也不肯向现实妥协。

    一个空怀着满腔热情的落魄歌手——纪锴特别喜欢那个时候的他明明脆弱迷茫,却仍倔强地眼里有光的样子。

    彻底沦陷的那晚,朱凌刚又被一家酒吧告知“以后不用再来了”,灰心地抱着吉他,背对着他躺在床上无声颤抖。

    纪锴伸过手去,整个儿从背后紧紧抱住那人。温暖的肌肤贴着他略凉的肌肤。

    半晌,他听到那人努力压抑的鼻音:“锴哥,也许我根本没有才华,也许……这一辈子都没人愿意听我唱歌。”

    “我听。”

    纪锴收紧手臂:“你还有我。你写的每一首歌我都喜欢,真的。”

    “朱凌你别怕、别担心,别想太多。你就好好写歌、唱歌。我养你,别有后顾之忧,别怀疑自己的才华。”

    “总有一天,你一定会大红的。”

    “你的歌会有非常多的人听到。会有灯牌,会有个人演唱会,会有好多粉丝在台下为你欢呼尖叫。”

    ……

    人生一向充满讽刺。

    偏偏朱凌最晦暗失意的那段日子,却是纪锴回忆起来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那个时候的朱凌,要多单纯有多单纯、要多一根筋有多一根筋。从来都不会说谎,更不会骗他。

    娱乐圈是个大染缸。

    早知道就不要倾家荡产送他一步步融进去。

    每一次上镜,每一次曝光,每一点粉丝的积累,都一点点地消磨掉了他深爱的那个人,造就了眼前这个陌生的、顶着无限光圈的大明星。

    朱凌开始背上各种各样虚假的“人设”,更从沉默寡言的单纯青年,变成了有名的“幽默”“傲娇”“逗比”“毒舌”。

    渐渐,朱凌赚了不少钱,不用再靠他养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锴哥”变成了“宝贝儿”,“宝贝儿”又变成了“熊宝宝”。

    熊……艹。

    嫌弃老子一身肌肉你直说!喜欢纤腰白腿的小鲜肉你早说!

    你他奶奶的才是熊宝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3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