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黑色的巨龙不断进出”娇嫩撑开抽搐承受求饶h

 紫黑色的巨龙不断进出"娇嫩撑开抽搐承受求饶h 车子堵在高速公路上,大暴雨倾盆而落。

    前面的长龙一眼望不到尽头, 缓缓龟速挪动,已经在高速上寸步难行整整四个多小时了。更不要说一滴一滴的水滴, 正从头顶上方源源不断落下来,直落得纪锴胸膛贴透。

    被拐带上贼车的男人心里默默问候了身边黎总的先人十八代。

    “我说师傅,你这车子……怎么还带漏雨的啊?”

    “真是对不住,”司机师傅苦着脸赔笑, “我也没想到。上次出来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

    纪锴无言以对。余光往身旁瞟了一眼, 心理登时平衡了不少。

    因为,如果说他这边还只是滴漏而已,黎未都那边就简直就是露天大敞篷的效果了。

    雨水哗啦啦浇灌下来,弄得整个人一身上好西装泡了汤, 还不知是气得还是冷得一直抖抖抖, 直让纪锴心里暗笑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你车防水条整个都偏斜了!”心情阴郁的土豪怒伸手出窗,上下摸了一把, “啪”地狠狠一拍, “是不是从买车回来就没保养过?这怎么能不漏雨?呵, 廉价车就是……”

    被纪锴果断一把捂住嘴。“师傅对不起哈, 开玩笑呢, 见谅。”

    黎未都怒目。

    他眼睛本来就生得好看,整张脸被纪锴遮得只看得到眼睛的时候尤为明显——当然,如果那双赏心悦目的眼睛能间歇性停止喷火的话。

    “嘘,淡定。”纪锴凑在耳边小声哄他,“别乱说司机坏话,一会儿人家不高兴给我们扔路上怎么办?”

    “这还不都他妈是你害的!”努力压低声音,难得文雅人黎总也彪出了脏话,“我都说了去租个好点的车上路,你非要坐路边的破出租!弄成这样,你……你赔我衣服!”

    “噗。”

    “你还笑!”

    纪锴本来不想笑的。但实在是……黎总本来从头到尾都像是刚从河里捞起来的惨样就够好笑了。翻车鱼一样气鼓鼓憋了半天,最后居然认真憋出来一句巨没气势的“你赔我衣服”,实在是哈哈哈,哈哈哈。

    一边笑,一边整个人往车门那边挤了挤,拍了拍身旁的座位——这边雨小。

    黎总虽说整天看啥啥不顺眼、一幅全世界欠他债的模样,但终归脑子不傻,最后还是嫌弃脸挪动了他的大长腿,心不甘情不愿地挨着纪锴坐了过去。

    一靠近,骤然被肌肤隔着湿衣服紧贴的极高温度给吓了一跳。

 文学

    好暖。不,好烫!

    皱眉略带疑惑地看向纪锴,那张脸可叫一个容光焕发、精神抖擞,绝对没生病、更没发烧!

    所以,这、这只是人家自体发热的功效?

    想想自己一年四季总是手脚冰凉,因为这个经常被叶氤躲闪抱怨——都是男人,他好歹也是被各种空运纯天然有机物喂养大的,体质上竟还比不过这个朱凌家的、整天在超市买垃圾食品吃的……

    “嘿嘿,暖和吧?”

    嘿嘿你个鬼啊嘿嘿!暖和有什么用?暖和能当饭吃?怪不得被朱凌喊成“熊宝宝”,这么暖又这么大一只,不是个深山熊是什么?呜……

    一阵强烈的暖意贴着背心弥散全身,黎未都整个人都瑟然狠狠抖了一下。

    竟然是那人伸出一只手“啪”地放在了他的背上,人则转过头,很潇洒地托着腮看向窗外。

    ……好、好暖。

    总裁抽了抽嘴角,一脸烦躁地悄悄把冰冷的身子又往人家身上靠了靠。

    “两位客人,”前面的司机师傅苦着脸回头,“你们看前面真走不动了,这儿虽然离C市远,但是A城就在旁边,不然下一个出口两位先拐下去吧住一夜吧?不然这路况,可能到明天早上都要堵在这高速上了。”

    ……

    雨实在太大,竟然连A城市里都有不少道路积了水。

    车子曲了拐弯,好容易才停在市中心宾馆门前。

    “抱歉啊两位,店里两小时前停电了,目前刷卡机还不能使用。”

    黎未都已然在濒临骂娘的边缘,拿着一张土豪黑卡约等于一张废纸。

    “黎总,你平时不是钱包里常备三五千的么?”

    某没眼色的人还问——是!是常备三五千!但我三五千那天给了谁?之后做项目加班很忙,黎未都一直没来得及出门去取钱,谁想到会遇上眼下这种奇葩情况!

    “你们!好歹也算挂了个五星级的名,就没有什么预防措施?”

    “有的有的,”前台小姐忙指向楼道里微明的应急电源,“但是当时可能没有考虑周到,所以没有覆盖到刷卡机,抱歉啊先生,像这种大雨……本市之前好多年从来没遇到过呢。不过不过~应该还是可以手机支付的!”

    黎未都掏出手机,无奈娇气外国货进水已黑屏死透。

    “……”

    “……”纪锴默默掏出他那只坚|挺无比的国产爪机。

    商务标间房费标价1245,一查余额,刚好还有……998。

    不慌。悠悠然点进基友聊天大群,请求247块钱众筹。

    十秒之后银子叮咚到账,整齐划一地爱心飞吻,各种备注“预付嫖资”、“包养锴哥”、“填鸭饲料”。

    还是自家亲基友们果然给力。

    ……

    酒店前台虽然不让刷卡,一楼男宾部买衣服倒是可以挂账。

    又是熟悉的设计,又是那家眼熟的高端订制!

    “我们家只是进驻酒店而已,管理理念不一样的。黎总您持有的是我们店钻石VIP卡会员,挂账完全没有问题~”

    实在是衣服全部湿了个透,酒店烘干机又无法使用,于是两人只能从内到外、从头到脚又新买了一整套。

    纪锴觉得这简直可以作为自己将来漫长后半生的谈资——

    话说,当年有个小妖精扭啊扭的到老子家敲门。老子一怒之下施展浑身荷尔蒙迷倒了他的土豪男友,让那制杖给老子连买了两次超贵的衣服!

    咳。不管事实如何,故事一定是要这么说的。

    进了房间,纪锴首先给住在楼上的画家君雷南雨去了个电话。

    说明情况今晚回不了家,请他帮忙照顾儿子朱琰。

    国产进水手机虽然没挂掉,却也毛病百出,比如此刻通话自带免提效果——于是电话里孩子甜丝丝一口一个“老爸”,旁边的黎未都听得一清二楚。

    挂了电话,土豪总裁一脸可怕的天真:“你和朱凌还有儿子?怎么生的?”

    “……”

    问这话时,竟还疑惑地上下打量了纪锴几眼,目光几番流连在他微凸的胸肌上。

    对!老子胸大,所以能逆天受孕,还他妈能奶孩子!这黎未都出门是不是从来不带脑子的?

    等等!纪锴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好像也挺蠢的。

    刚才为什么要众筹两百开双标?!

    为什么要跟他住一起?直接众筹一千多开两间房,眼不见心不烦难道不好么?

    纪锴抬了抬眼,看向冰箱上的日历。

    算来,这人已经整整两个月没有这么早回家了。

    做艺人的,人红工作忙是好事。

    问题只在于,有些人……到底是忙工作去了,还是忙着干别的什么事去了,或者是忙着“干”别的什么人去了,可就不太好说了。

    低笑一声,幽幽点起了支烟。

    “哟,这屠龙宝刀还拔不出来呢?”朱凌拔弄了几下矗立在餐桌上那纹丝不动的刀,“劲儿真大!怎么?咱家饭桌怎么惹着我熊宝宝了?”

    如果心里没有鬼,别说平白看到桌上插把刀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39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