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吐黑紫粗大巨龙-挤进狭窄的肿大的

 吞吐黑紫粗大巨龙-挤进狭窄的肿大的 如今,黎母名下的巨额财富安然无恙、分毫不受影响。这当然也与她本身知名女企业家的社会地位、政商关联、纳税贡献, 以及早已通过律师未雨绸缪铺垫好的防患准备息息相关。

    而现在,她分散在外的大批资本, 正在蜂拥进入世嘉公司。

    ……

    民警周亦安是在前阵子履行市委领导出行视察的安保工作时,在市长身边注意到了殷勤的企业家“世嘉董事长杜昌济”。

    十几年没见, 当年也只是在邻居姐姐回家探亲时偶尔几次照面, 加之身份信息、履历完全不同, 周亦安无法确定这人是否就是当年那人。

    于是才会私下借了保安朋友的身份, 偷偷出现在那天的酒会上暗中观察。

    “不用怀疑了。就黎总叫他‘周董事长’的时候他那惊慌失措的样子, 这事铁板钉钉。”

    左律师作为一个阅人无数的职业讼棍,看人眼神儿比谁都准比谁都毒。

    没出几天, 更是把那位“杜公子”个人情况摸了个底儿透。

    “他最近在外头养的情妇怀了孕, 正在想方设法走离婚程序。”

    “只可惜,老婆那边不愿意离——当年这姓杜的一穷二白、屁颠颠入赘, 靠着人家家底和岳父的赏识赚了钱翻了身, 现在翅膀长硬了就想飞, 换谁谁能让他拍拍屁股就走?”

    世嘉董事长杜公子, 也算是混迹江湖多年, 必然的谨慎性还是有的。

    被酒会那晚黎未都一句“周董事长”吓得不轻, 从此对黎总的朋友左律师避之不及。

    但他不知道的是, 一个城市的律师圈子,远要比他想象中的要小得多。

    以左律师的金牌名号和影响力,整个S市大大小小的律师都巴不得能跟他称兄道弟、建立业务往来。

    于是酒桌上下,几杯下肚,很多事情也就从“要替客户严守秘密”变成了“这事兄弟我就跟你一个人说,你可不能再跟别人说哈……”

    讽刺的是,民警周亦安也从系统翻出来了一份案底,是杜氏夫妻家暴纠纷的出警记录。

    好像是两人打架,最后女方从楼梯上滚下来了,好在只是轻伤。闹的动静挺大,最后在警局和解。

 文学

    “到底是意外,还是谋杀未遂?有一次成功经验的话,这事不定也上瘾啊……”

    左律师想了想,手指在桌边一敲,站起身来:“我想点办法,试试看能不能跟那个女人建立联系。”

    现在贪官落马,好多都是情妇告密。反目的夫妻之间,往往最容易淘到爆炸性黑料。

    ……

    黎母说过,报复一个人,就要毁掉他最在意、最珍视、用尽毕生追求的东西。

    但是对于这种习惯性出轨并涉嫌害死自己发妻,娶了另一个女人又疑似故伎重演的畜生来说,亲情、爱情这一类温暖人心的东西,在他眼里恐怕屁也不算。

    “好在他也不是无欲无求。”

    入赘富家女、抢当政界人物们的小跟班,对金钱和权力的无限向往和渴求完全没有在掩饰呢。

    “听说这个世嘉……也算是他全部的心血。”

    红蔻的手指划过电脑屏幕。

    图表上清楚地显示,世嘉董事长杜公子,占据世嘉35%的股权,目前是世嘉最大的股东。

    然而这位大股东不知道的是,无数小投资公司正在暗地里今天买走5%、明天买走7%,一步步蚕食分解整个世嘉。

    “这位杜公子最近应该挺开心的吧,突然有那么多投资公司争着给他送钱。”

    贪婪,总能是完美地蒙蔽一个人的双眼,让人觉察不到危险。

    “何况,就算他谨小慎微隐约觉察到不对,那些投资子公司上面也已经嵌套了许多层的上游产业,根本不可能追溯到我这里。”

    不出半个月,这些小公司的股权数加在一起,就会轻易超过世嘉总股份的50%。

    到时候,世嘉最大的股东将神不知鬼不觉地换人。

    女仆把红茶端了上来。一人一杯,杯边柠檬立在在热腾雾气中。

    女人用湿巾卸去了鲜红的唇膏,悠闲地抿了一口:“……对了,美国那边还没有消息吗?”

    “我看报道灾害挺重的,房子倒了一大堆,有的地方树都连根拔起来了。希望……别出什么事才好。”

    黎未都指尖一抖,银色勺子中的方糖像一块大石头般砰然砸进杯中。抬起头来,目光却很平静。

    “……他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不会有事的。”

    茶水非常烫。

    烫得他嘴唇发痛,心情也极其烦闷起来。

    ……

    繁荣直播在美国原计划拍摄两周外景。

    第一期早在上周于黄石|国|家公园顺利结束,第二期,又马上紧锣密鼓地飞去迈阿密海滩争夺战。

    飞机刚刚降落迈阿密机场,气象台就传来飓风即将登录佛罗里达的消息,一时间人心惶惶。

    美国的飓风灾害可不是闹着玩的,黎未都在大洋彼岸时时每天关注美国天气,第一时间致电自己家男人表达了担心。

    “没事儿没事儿~你就放心吧未都,准备工作已经完毕,囤水囤粮囤了一整个房间、连预防停电的蜡烛都买好了。”

    “你是没看见,这边超市全部搬空了,面包、水、饼干,你能想象一个沃尔玛全部货架扫光、连片菜叶子都不剩下光秃秃的盛景么?简直就跟生化危机丧尸来过了的。”

    黎未都皱眉道:“你怎么听着还像是有点兴奋似的?”

    “……”

    “是以前没见过飓风龙卷风,觉得还挺刺激的、还想着到时候伸头出去看看呢是吧?很危险好不好!每年都死人!纪锴你答应我,一定躲好、出了什么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纪锴连忙点头再点头,一秒乖巧。

    可随后几天,预告的飓风不仅迟迟没有登录,还在海上风向难测地转了几个角度。

    据说不远处的墨西哥和古巴人民纷纷遭殃,但迈阿密海滩却一片风和日丽、悠闲灿烂。

    “未都你说这玩意儿烦不烦?说要登陆又迟迟不来,弄得我们拍摄日程延期。本来今天都该回去了的,你看江小白又给我发真人雪战的图引诱,再不回去雪都要化了!”

    “……你就只惦记着玩雪?”

    “不是!比起雪我当然更想你啊!想你做的糖醋排骨和红烧肉,这边每天披萨,再待一星期我真的要坚持不下去了!”

    “……就只想着吃的?”

    “当然更想你。”说着这话的人贴着屏幕一脸真诚,黎总终于满意

    镜头转过大棕榈树阳光沙滩,蓝天晴朗明媚、风景如画。

    “对了对了,你看这个可爱不可爱?我从一个印第安老大爷手里买的,也给你买了一条。”

    古铜色的手腕上,绑着一只椰子贝壳手链,雕刻着古文字和一张大大的土著脸,很有当地民族风的感觉。

    “那个老大爷神叨叨的,说这个上面刻的有魔法的古文字。保证一辈子幸福白头到老,我觉得宁可信其有吧,而且真的不贵,买一对儿还送鸡蛋花。”

    “还有还有,我跟这边土著学了特别好吃的蜜汁BBQ方法,回去烤给你吃!”

    身后一闪而过打沙滩排球的戚扬和另外几个年轻人,黎未都:“你等一下。”

    “嗯?”

    “……那边,那个在角落烤串的年轻人。”

    纪锴暗叹,未都眼神儿和记性可真好!

    相比之下,他就迟钝得不行了,直到这两天才终于搞清楚——这个叫沈潜的人,他真的已经前前后后见过好几次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39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