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嫩娇嫩多汁进入-扣一下水就出来了

    粉嫩娇嫩多汁进入-扣一下水就出来了纪锴吞了口口水。一边被诱惑着, 一边也粗略地跟黎总回顾了一下当天直播过程中种种不可抗力因素造成的和朱凌略有互动的节目效果。

    “……抵消?”

    “抵消!”

    于是皆大欢喜。黎未都正面跨坐过来,各种脸颊耳朵亲亲, 橡皮小黄鸭挤在两人胸膛的缝隙,“叽”地叫了一声。

    “这次就算了, 以后……咱避开他, 绝不跟他上同一个节目!”

    纪锴汗颜:“你看行程表了吗?这季直播最后两期大收官, 所有嘉宾都要回归的, 听说还要组团飞去马来西亚沙巴那边打真人海战。”

    “……”哼, 节目组这次的安排真心脑残!黎总不爽了好几秒。

    转而皱眉,算了下时间——等到收官, 都差不多是一月中旬的事了吧?

    那还怕什么?!那时候早就已经求过婚, 男友变未婚夫了好不好!

    不不,还什么“未婚夫”?如果计划顺利, 十二月三十一号证都领过了好吧!那时候纪锴已经是真·正牌总裁夫人了, 有红本本加持, 根本就是铁一样硬的朱凌绝对挖不动的花岗岩墙角!

    自己……也要成真·熊宝宝家属了, 突然间脸红心跳。

    努力压抑住热血沸腾, 故作淡定:“没关系, 收官的时候我提前挪出来时间, 跟你一块儿去现场。”

    去现场。到时候戴着戒指、合理合法,当面闪瞎朱凌狗眼,秀恩爱给他秀出内伤来!

    就不信了。到时候媒体大肆报道、全民再撒花盖章,朱凌作为一个万众瞩目的明星,难道还敢公然不避嫌,众目睽睽巴着别人家的新婚老公不放?

    不会的。从高中时,那家伙就最要面子。还不是得乖乖哑巴吃黄连,乖乖退避三舍,露出心虚的真面目再也不敢在纪锴面前装念旧装深情。

    想想都爽!

    纪锴是真切地觉得,黎未都这些天挺怪的。

    该怎么说呢……这种有点羞涩、有点小紧张、有点小期待、有点小雀跃又有点小可怜的模样,他其实以前见过的。

    在一年多以前的车祸修养期,两人还没有确定关系,而他已经基本确定黎未都八成在偷偷喜欢他的时候。

    问题是,都在一块一年多了。父母朋友圈见过刺猬也养了,整天没羞没臊地十八般艹艺都艹熟了,怎么一夜之间又突然初恋状了?

 文学

    启程美国之前那几天,纪锴每天心怀疑惑暗中观察.jpg,可惜什么都没观察出来。

    当然,与其说是在怀疑什么,倒不如说是担心。

    毕竟……自家未都思维回路一向清奇,谁知道这次又在暗自琢磨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

    黎未都的思维回路是清奇,但目前完全是以“一切为了熊宝宝”这个思路中心向外发散的。

    正是因为一心都是熊,才眼尖发现了这次行程存在的严重纰漏。

    “经、济、舱?搞什么?哦,那边音乐节,去的人特别多飞机位置紧俏安排不上啊?你逗我呢,林宝妮和戚扬就安排得上,他就安排不上?”

    “不是大牌明星,你们节目组就敢随便克扣是吧?李导,都是嘉宾、都是人,何况他在网上话题度不比戚扬他们差好吧,这样安排是不是也太不像话了?”

    电话讲一半,“哗啦”纪锴拎着刚浇完多肉的小水壶,推开在地上折射着小彩虹的玻璃门进来了。

    黎总咳了一声,一秒官僚脸回归温柔的人设:“总之,我的意思是,所有嘉宾应该一视同仁,不,是必须一视同仁!”

    对面李导也很郁闷。

    真不是故意不订头等舱。只是恰好订满了,就差那么两个位置,他自己也只能坐经济舱——毕竟嘉宾就那么几个,总也不能把惹不起的影后林宝妮或者一线男星戚扬他们调去经济舱吧?

    思前想后,纪锴脾气挺好,之前又不是圈内的,只能委屈委屈他得了。没想到网上盛传“纪锴是黎总夫人”居然是真的!直接被黎总电话狠批了一顿。

    头等舱没位置,这个问题其实很好解决。

    黎总直接懒得理节目组,掏钱给纪锴改签了下一班飞机的头等舱。

    “其实没多大关系的。”纪锴劝他,“以前去欧洲玩也是坐的十几个小时经济舱,我这人没这么娇气。而且脱团是不是不太好,到时候说不定还要戚扬他们在机场等我……”

    黎未都:“让他们等!多等一小时又怎么了?反正我是不舍得让你受罪!那么大半天的时间,挤在经济舱里腿都伸不开多累啊?”

    被人这样事无巨细地宠爱,嘴上抱怨“干嘛多花冤枉钱”,心里还是暗暗得意的。

    当然,有时候家有贤妻过度了也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比如说,纪锴懒懒散散的,一直懒得收拾行李,黎总看不过眼,直接麻利动手替他打包好了满满两个大箱子,从真空包装的换洗衣服到旅行必备品,到……电、电饭锅?!

    “美国那边主食又不是米饭,我怕你吃不惯。这个电饭锅我特意买的,虽然小,但是不仅能煮饭还能煲汤和做红烧肉,到时候你不会吃不好……”

    “去两周而已,至于吗?未都,我真没那么矜贵!之前一个月欧洲背包游,就带了一个双肩包而已,我杂食动物的很好养的,吃什么都能活!”

    “……”黎未都不情不愿地,分分钟又帮他精简成了一个巨重的、五脏俱全的小箱子。

    “未都,毛巾什么的……酒店会提供。”

    黎未都眯眼,一秒洁癖脸。虽然什么都没说,但那个表情已经非常明显了——就算是五星级酒店,人家提供的所谓消毒毛巾你能用吗?敢用吗?谁对你的健康负责?

    “原来你对外面的酒店那么多意见啊,这可有点麻烦了,我之前还一直有一个关于酒店顶层套房的梦想来着。”

    “……”黎总各种意义上地站着听完了纪锴关于“市中心顶楼夜景大饭店贴着落地玻璃H”场景的粗略描述。

    好的!

    仅剩一点点的洁癖今天彻底治愈了。喜欢住酒店是吧?住!回来咱就去住,全市主题套房水床夜景全覆盖!

    出发当天,黎总亲自开车把人送到机场。

    纪锴眼睁睁看着他下车时,从车内小冰箱里拎出一大包沉甸甸自制香甜压缩枕头蛋糕,不用掂就知道一定特别抗饿。

    受宠若惊,又觉得诡异:“你不是说坐头等舱不但可以安心躺下睡觉、还可以无限制点餐点酒,想吃多少都行绝对管饱?”

    黎未都点点头:“我是怕飞机上的餐点万一不够你吃……而且下飞机后还要坐长途车不是么?路上饿着了也不好。”

    不够吃?你还真当我是喂不饱的熊了么?我平常食量明明也不算大啊!

    “……我舍不得你。”腰突然被结结实实抱住了。

    肩窝被额头抵着,身体被紧紧贴住。之前那么多天一直在迫不及待要把他打包丢出门的黎总,在安检门口突然一秒脆弱。

    纪锴觉得不带这样搞的。突然玩反差,简直心疼到要人亲命。

    “还要安检、过关,我差不多真得走了,最多……再多陪你分钟!”

    黎总一向如此,一旦陷入河豚鼓腮大低落状态,就很容易此豚绵绵无绝期:“不够!两分钟够干什么?”

    “够干什么?起码够亲你一百多秒吧。”

    说罢果断捧着脸,用力亲下去。

    唇齿相融,急促激烈的呼吸之余,黎未都还在认真换算两分钟到底等于多少秒,等换算出来确实是一百多秒后,突然觉得好赚好多,然后欢欣鼓舞、心满意足。

    忘情地环住纪锴的脖子,在一起那么久了,心脏总还是像刚恋爱一样跳得如交响乐一般。而紧贴的胸膛,也让他清楚地数到了对方咚咚的心跳声。

    偌大机场,来往形色匆匆,沉浸在甜蜜的恋人旁若无人。

    “不许拿下来,把它当成是我。每次摸到他,都要想起我,不准忘了。”

    那枚装着海滩砂砾的项链,被黎未都取下来挂在纪锴脖子上。

    “还有,不准偷偷抽烟。”

    “要好好吃饭。”

    “不许喝酒。”

    “是是是。”

    ……

    朱凌心塞万分。

    受邀参加美国音乐节表演,全副武装墨镜低调赶到机场,结果就看见头等舱专用道门口,两个熟悉的人正在依依惜别。

    最刺激人的是,机场的巨大钟牌正华丽丽立在两人身后。

    液晶屏上,大红色的时钟也不知道出了什么BUG半天硬是不动——就那么在他俩头顶上停在了13:14。

    1314,这他妈……是故意的么?

    低头看看,自己今天为了低调没打扮,穿得特别土。

    再反观黎未都,估计早上起来起码凹了两个小时的造型吧,风衣领带大长腿,整个儿特别潮、特别光鲜、特别装。

    ……

    纪锴上了飞机,被漂亮的空乘小姐引到座位上的时候,隔壁某人正准备坐下。

    四目相对,双双像是被雷劈。

    朱凌确实知道《繁荣》节目组也在今天去美国,但他们不应该都在前头那班飞机么?怎么纪锴他……

    整个头等舱的座位都是1-2-1的布局。“-”部分是走道,两边的“1”都是不受影响的单独座位,伤不起的是两人的位置,偏偏就是中间连在一起的“2”。

    纪锴颓然坐了,空间是很大没错,是能伸开腿。还有wele drink,气泡香槟一口闷。

    整整十三个小时,和朱凌情侣座什么鬼?!

    未都……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39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