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前后两根同时撑满玩弄|掏出胯下紫黑色的粗大冲刺

   校花被前后两根同时撑满玩弄|掏出胯下紫黑色的粗大冲刺 偌大的店,唯一店员是个年轻帅气、金发碧眼的混血青年,笑容灿烂而且自来熟地指着墙上:“这几句话,其实是我的Papa Mama结婚时用的誓词。”

    黎未都下意识就紧接了一句:“他们过得幸福吗?”

    “当然啦,”店员从身后摸出一只PAD,屏保是一个帅气稳重的亚裔男性同一个金发碧眼大美人抱着玩偶的合照,“今天也非常非常地相亲相爱着呢。”

    “我……觉得这几句话很喜欢。”

    抿了抿嘴唇,黎未都当然也知道这个想法很贪心:“听说LU家订制的戒指可以无限个性化,能帮我把这几句都刻进戒指里吗?”

    店员一脸八卦:“是要求婚用的吗?是不是超~级~想要一枚独一无二、跟别人都不一样的戒指?”

    黎未都脸一热,不然呢?

    你家东西那么贵,要等的时间又蜗牛久,要不是为了送给一生只有一个、最特别最特别的人,谁有这闲工夫跟你们耗?

    “那你绝对来对地方啦,我家有超多特别订制的,请坐,我慢慢帮你介绍!”

    黎未都也没想到,人在凳子上一坐下,就被不间断忽悠了整整三小时。

    ……

    “嗯……还想要更加‘独一无二’一点的话,干脆,咱们把戒指做成莫比乌斯带怎么样?”

    “你看啊,两个平面扭转之后,首尾相连形成一个平面。没有‘开始’与‘结尾’的概念,永远循环往复没有尽头,被定义为无限大的同时,也象征了真正意义上的‘永恒’。”

    不用店员解释,黎未都知道什么是“莫比乌斯带”。

    他就一个问题:“那样翻转之后,不会硌到手指吗?”

    “……”设计师无语问苍天,硌、硌手指?你这人简直千年难得一遇,那么浪漫的设计,你在乎的就只有硌手指?

    某位在黎总眼里正在努力推销的混血店员,其实根本不是店员,而就是LU家法国总部的设计师本尊。

    一年难得几天来店里巡视,就遇上了那么华丽丽难伺候的客人。要特别、要有纪念意义、还要实用不能变形不能勾住衣服不能硌着手等等等……

 文学

    果断勾起了他熊熊的胜负欲。

    “……是是,客人的意思我明白了,蓝钻都太‘普通’了是吧?既然如此,只能偷偷带您看看我们店特别收藏的宝贝了。”

    知道你有钱!来,由着你作,让你见识见识老子私人收藏的宝贝!

    压箱底的宝物搬出来——整盒珍藏的红宝石、海蓝宝石、琥珀、蜜蜡、玛瑙、琉璃、各种叫不出来的稀有石头。

    “呵,客人要是有空,我们店在还在B市市郊、非洲以及美国都有大的采石场。可以自己去找原石,我们手把手教您切割和镶嵌。”

    要是有时间,黎未都还真想亲自去挑一挑,只可惜……

    “时间上来不及了,不如我就要这个吧。”

    “……”设计师一秒飙血脸。

    怎么品味那么毒、眼光还那么毒?选什么不好,选我用心珍藏的那只克什米尔的矢车菊蓝宝石?要知道这玩意儿现在已经空矿了,再也买不到了!

    “铂金,黄金……啧,戒身就没有别的好一点的材质了吗?”

    “……”设计师:金子都不合你意,你让我死了吧。

    “咳,真想是要特别‘有意义’,您觉得银戒指怎么样?”在对方抛出嫌弃脸之前,赶快解释,“你可不要小看了白银!”

    “首先,白银做好了,比铂金要漂亮得多。更何况,我可以手把手培训您保养方法——客人您不觉得,银子的材质其实和‘爱情’很像吗?”

    “完全做不到金和铂的稳定和坚固,可以说是非常脆弱,只有一直细心地去保养,才能璀璨闪烁,而长时间放着不管不问,很快会被慢慢氧化腐蚀掉。

    “但我相信,您要是跟对方是真心相爱的话,一定能做到一辈子不厌其烦、替他定期保养戒指的对不对?”

    ……有趣。

    不怕麻烦、就是爱瞎折腾的黎未都被吸引了。终于开始对这家店的品牌服务和创意倾向“满意”。

    最后,求婚戒指真的定了银质,内镶绝版蓝宝石,免费赠送的三节专业培训保养课。最重要的是,戒指内壁刻的不是字,而是黎未都无名指的指纹。

    制作过程,要先用融化的蜡提取指纹模型,有那么一点点痛。

    但,或许就像努力地爱着某个人,因为太在乎而有时候难免会受伤一样。如果能守住一辈子温柔磨蹭的时光,一切都是开心和值得的。

    ……

    走出店门的时候,已经很晚很晚,天空飘下一团团白絮。

    才十一月初,居然就下雪了……

    黎总握着戒指的定期提货单抖抖抖,感觉一天之内实在不应该出现那么多刺激情绪的东西。通讯软件那头,骑羊羊一头雾水:“未都未都你怎么了,怎么连话都说不利索了?是不是外面太冷,舌头冻住了?”

    “还有一个多月……咳,将近两个月的时间。”

    “嗯?”

    “你觉得,他、他会喜欢什么样的求婚?”

    戚扬:“哎,你打算求婚啦?不过,‘还有一个多月’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我想要在12月31号领证!”

    “……”

    “一年的最后一天,这个很重要!我想跟他在一起,每一年都能一起走到最后一天、一定要是最后最后的一天!所以,往前推算的话,戒指、还有其他安排……快要来不及了,你和卫轩帮我想想!”

    “行行行,”那头骑羊羊汗颜,“你别激动别激动慢慢说。”

    然后俩人就开始激烈地讨论起了各种各样的求婚方式,什么餐厅、浮潜、游轮、山顶……

    戚扬:“其实吧,我觉得‘海上’好像还挺符合你个性的。”

    黎未都:“?”

    “你想啊,在一望无际的公海,一个人都没有,一大片星空下,你在船舷上半跪下去,应景台词我都替你想好了——‘结不结?结咱们就安全回去,不结,哼哼……’,啊啊啊你别生气,这可不是我说的,你记不记得咱们第一次出海的时候,锴哥、锴哥他哈哈哈以为你要谋杀他……”

    黎总怒:“我、是、在、跟你讨论很严肃的问题!”

    话题又从迪士尼放烟花到异国小镇的教堂饶了一圈,戚扬还华丽丽地提议,干脆包一架直升机在天上写“will you marry me”,昭告天下?

    黎总:“……我觉得,他总体来说还算个低调的人,应该不会喜欢大张旗鼓、弄得人尽皆知。”

    戚扬:“不花钱又低调,那要怎么才能让人印象深刻啊?你难道就普通做顿好吃的,然后顺势跪下?”

    黎未都:“我、我在想,能不能把家里的Wi-Fi名字改成Will you marry me,然后密码设成yesyesyes。”

    骑羊羊:“……”

    黎未都:“因为WiFi密码最少要八位数,不能只是‘yes’。但我觉得他那么聪明,肯定能猜出来简单重复三遍就行了的。”

    戚扬:喵喵喵?上次生日送了人家一个副本就够闹心的了,这次是求婚喂兄弟!你这么认真关心WiFi密码的位数什么鬼?!

    技术宅的思维世界真是可怕!

    “可是,像这种人居然有对象,”骑羊羊捂脸反省:“而我却还单身?”

    ……

    最后,一路讲电话讲到出租车开进别墅区,黎总也没想好到底这婚要怎么求。

    车辆经停刷卡的双车道自助岗亭前,突然看到熟悉的人影正撑着一把大黑伞,伞面上落了好多雪。

    “真是的,担心死我了,你一整天跑哪去了?手机一直打不进去。”

    那头占线的戚扬大声:“嗨,锴哥好。”

    “你!你跟戚扬能说什么啊说那么久?我找不到你,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

    黎未都乖乖挂了电话,歉意脸伸手揉了揉那张焦灼的帅脸,伸手要抱抱。

    呜……这是等了多久?纪锴明明一向体温那么高的,现在却比刚从出租上下来的他僵冷了好几个度。

    一把捂住双手,趁着我还有点余温,赶紧暖暖。

    还好没事,纪锴也是头疼。

    今天的直播,朱凌……全程叛变帮他,全屏弹幕狂刷星星眼“有基情”,甩都甩不开,又不能当着全国观众黑脸。

    录完马上出来,结果到处都找不到黎未都,还以为醋精直接找了个醋坛子跳进去把自己淹上了。

    “你……看了今天的直播吗?”

    “没、没有,我中间有事出去了,”黎总一秒心虚,“等回家给你泡个热巧克力暖暖,我再跟你慢慢说。”

    呵呵,纪锴望天,还没看吗?

    “……”

    “……”

    看了肯定又要气成咸鱼了吧(知道我和叶氤出去肯定要不爽吧),各自轻叹了一声,人生好难。

4

    一秒转移话题:“你们节目这次玩好大,怎么下下周还要去美国拍实景?”

    黎未都也很无奈。这次赞助商特别土豪,玩法也别出心裁,一季十二集。季中第六七集和季末第十一十二集,要求脱掉VR出真外景团队对战。

    “那,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黎总一愣:“我最近项目忙,等你回来。”

    数着,脚下冰雪一滑,整个人被纪锴紧紧一裹。路灯下,那人英气的眉皱起来:“干脆我请假不要去了吧,怕你照顾不好自己。还记得上一次我不在,最后出了什么事?”

    黎未都“那个只是意外!”

    “……”

    “没事的!你放心去,多玩几天也没关系的。我保证没事。”

    纪锴:怎么回事?一点都没有舍不得,反而一副“你快走你快走”的暗自兴奋。

    有阴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3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