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慢一点好大好爽h;你c的我好舒服再深一点

   学长慢一点好大好爽h;你c的我好舒服再深一点 主要原因就是《繁荣》常驻女嘉宾——林宝妮和米莉那俩可是典型八卦drama queen性格,摸一下手都会被她编成一本长长的暧昧艳情史, 添油加醋说得半个娱乐圈都知道。

    自家熊宝宝又不混圈子,也就玩这一季而已。八卦新闻最好适可而止, 被人过度消费黎总也不高兴。

    至于今天特意过来, 是专程来“防火防盗防朱凌的”。

    结果, 不如别来。

    “……”听到熊宝宝那么一本正经夸朱凌唱歌好听, 本身唱歌跑调巨难听的黎未都心塞塞。

    记得以前在高中的时候, 朱凌就是会弹吉他加有一副好嗓子,又运动全能加学校游泳队骨干, 没人教就在各方面占尽天赋。

    而他呢?从小家庭教师和私人教练轮番培养, 才艺树却硬是一项都点不亮,至今还是一只五音不全的旱鸭子。

    又小心眼。

    还嫉妒心强。

    加间歇性神经病……

    呜, 黎未都用力揉了揉偏头痛的地方——行了!收拾着点儿!人家朱凌能靠歌吃饭, 唱得好不是客观事实?至于又姜醋醋醋醋茶成这样?

    再说了, 纪锴也不是没少抱怨过“小妖精以前对你那么不好, 你连一句他的坏话都不舍得说”。

    ……所以说啊。

    能做到一句坏话也不说, 有时候反而才是真的“过去了”吧。

    黎未都清楚记得, 整个青少年时代的那么多年里, 在那个灰蒙蒙的大宅子里,“神经病女人”是整个家绝对不能提的禁忌。

    偶尔说到,黎父都会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破口大骂、摔摔打打,满口那个女人多么糟糕,多么后悔娶了她,她有多么疑神疑鬼、控制欲强、不温柔、整天哭丧个脸惹人心烦。

    可就在这么怨念深重地咒骂了十多年后,在某个晚上吃着一碗鸡蛋素面夜宵的时候,没征兆地突然就泪崩了。

    从那之后,“神经病女人”变回了“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

    这事儿,黎未都到现在都有心理阴影。

    所以相比之下,倒是宁可纪锴能像这样客观对待朱凌的优点,总好过平常冷笑着不屑,哪天吃着什么突然掉眼泪——按照黎未都那本来就脆的心理承受能力,恐怕当场会死人的真的。

 文学

    反观自己,也是因为被宠得每天幸福满满,对叶氤早就没什么怨念了,所以也根本没有什么坏话……

    “……呃。”

    以前在北欧旅行的时候,黎未都在当地听过一个谚语,大意说是“在大白天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个很久没见的人,他会奇迹般出现在你面前”。

    就这么一路想着心思,不自觉走到了公司后门。空荡荡的台阶上,和故人四目相对。

    ……

    时间,真的是个神奇的东西。

    叶氤抬头,望着眼前的男人。相处十多年,分开一年多,怎么却好像……就陌生得根本就不认识了一样。

    明明,前几天还在繁荣直播的镜头里带到了几个画面。

    镜头里,黎未都头发有些长了,黑框眼镜下刘海有些遮着眼尾上挑的眼睛。今天应该是刚剪过,短了一点,往后梳着,发梢到指尖都一如既往地精致干净。

    深灰色风衣,修长的双腿,从模样气质到身材感觉,比视频里还要无懈可击。

    在一起十多年,叶氤从来没有产生过哪怕一秒钟“黎未都其实挺惊艳的”这样的概念。

    以至于直播里的那几个零星画面,反反复复倒回来了好几次,简直疑惑丛生——黎未都非常好看,混迹一众大牌明星中毫不失色,为什么以前没发现?

    “好久不见,你……是来找朱凌的?”

    声音磁性动听。一句话,却把叶氤给问懵在了当场。

    ……

    从酒店那件事发生后,叶氤好些日子把自己关在家里不见人。

    起初几乎丧心病狂,每天躲在键盘后面疯狂爆料、吐槽、凄凄哀哀博同情,抱着玉石同焚的心态指使路人疯狂攻击朱凌和沈潜,靠那一点点报复的爽快为生。

    因为,实在是想不通、实在是不甘心。

    本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为朱凌去学煲汤、学做|爱心便当,给他不停买衣服买配饰,还学了按摩,想尽办法讨好。

    甚至妥协、退让到不要朱凌在现实中对他有多好,只要在外面给他面子、秀足恩爱就够了。能让他在空间里晒的礼物蛋糕红酒,发着虚假的“今天好幸福,亲爱的太浪漫了”,看着评论里一堆羡慕祝福自我安慰就行。

    实在难过撑不住的时候,也会去跟沈潜吐吐苦水。

    可谁能想到,那个经常安慰他的、最信任的朋友,巨人和他爱的人一起背叛他。

    最蠢的是,还搞错了对象,跑去纪锴工作的地方大闹了一场……让那两个看尽了笑话。

    某种意义上,叶氤是清楚的——

    早在朱凌抛下他去南美之前,早在那个人不愿意离婚、屡屡表达的后悔之意的时候,这段感情就不该继续坚持下去了。

    可毕竟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凭什么你可以这么自私冷漠、翻脸不认人,而我为你放弃了拥有的一切,却得不到一个好结果?

    凭什么你理直气壮享受了那么多付出,转头却说“我们从一开始就是错的”,说“他默默支持我那么多年,如果换成是你,又能做到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也相信我,拿所有积蓄支持我梦想?”

    简直是百口莫辩,一辈子都没有受过这么多的委屈。

    在朱凌面前,他好像做什么都是错的。可是这么想来——当年的黎未都在他面前,不也是做什么都是错?

    而那个时候,他高高在上,又给了别人多少说不出的委屈?

    【一个没有被善待的人,最能识别善良、也最懂得珍惜善良。】

    那是一条影评的标题,心情不好刷电影的时候刷出来的。短短一句话,心底却突然一抽——

    故事的主人公,一辈子被人辜负欺负,却反而懂得珍惜来之不易的一切。而他,简直与那故事里的主人公正相反。

    想上学时,一度给黎未都备注是“哆啦A梦”。为什么是哆啦A梦?因为,想要什么都可以问他要。

    太早遇到了幸福,泡在糖罐子里为所欲为,完全没想到在这个世界上“被善待”是一件很难的事,而“幸福”更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

    直到被人伤害、辜负,遍体鳞伤才终于醍醐灌顶——像那种无条件的爱,随手扔掉之后,可能这一辈子再也不会有了。

    后悔莫及、心情触底时,花钱找了网上的陪聊情感专家。

    絮絮叨叨一大堆,哭诉他以前不要的,诸多责备着、在他眼里阴沉、甚至阴暗得看不到一丝价值的人,被别人捡走了。

    修修补补,亲亲抱抱,现在像是蒙尘明珠被细心擦拭过,静静闪耀出璀璨光华。

    反衬得他像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瓜。

    当然,他还没敢跟情感专家说,他是先下的手,从那个人手里抢了以为是宝贝的东西,可后来的结果……实在是没脸说。

    情感专家在大多数时候都很善解人意:【不是你的错啦,也许只是你们本来就不合适,而他跟后来那个人刚好性格比较合得来。】

    叶氤被这个理论安慰了几分钟,可是转念一想,不是的。

    怎么纪锴就跟谁都合得来?朱凌忘不了他,黎未都也爱上他,很快沉迷得不能自拔。

    而自己,却跟谁在一起都不行。

    情感专家:【哎,这、这样啊?那要是跟谁在一起都是互相折磨的话,就很有可能是你自己的问题了呢。】

    叶氤:……

    “你没事吗?”

    黎未都总觉得叶氤的脸色白得像纸。整个人也摇摇晃晃的站不住,感觉随时都要晕倒的样子。

    ……

    黄昏天色转暗,车子出了医院,市中心交通阻滞,车速简直慢得好像乌龟在爬。

    “你,不要乱摸。”

    叶氤手一缩,挂在前排座椅上的小熊和森林小屋的小风铃偶特别可爱,一不小心就……但,那现在分明是只有纪锴能碰的东西,对于这种事,黎未都一向特别较真。

    整个车里,如今也全是不符合他风格的各种动物抱枕和小软垫,副驾还有毛熊熊拖鞋——那儿是那个人的专座,他就只能坐在后排。

    “但,你都这样送我回家了,他……不会生气吗?”

    生气?黎未都认真想了想,他还真不记得纪锴有过哪怕一次吃他飞醋的情况,真不知道该遗憾还是庆幸。

    “也许会吧。”

    “……”

    “我回去会跟他好好解释的。我们之间,也不至于连这点基本的信任都没有。”

    “基本的信任”,这种词汇从别人嘴里说出来也许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从黎未都口中说出来,就显得很惊悚了。

    “你……变了好多。”

    “嗯,总不能一直当个神经病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3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