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乳夹住巨龙小说;别用硬硬的东西蹭我

  双乳夹住巨龙小说;别用硬硬的东西蹭我这个熊睡衣……原本是黎总从网上买了,给他穿的。

    纪锴只穿了一次,就不愿意穿了。

    不是因为不好穿,而是因为太好穿了,特别、特别的色|情,他自己都觉得特别色|情,还有点敞怀,微微露出古铜色的胸肌。

    导致那天黎总好像被打开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

    从黄昏开始,纪锴就开始被各种X骚扰,疯狂揉胸、玩弄,最后X成了个生活不能自理。

    之后连着几天走路肾漏风,让纪锴在黎总怨念的目光中,坚定地把这件衣服里三层外三层收进衣柜最深处。

    现在,大杀器又重见天日了。

    可事实证明,气质不同,穿同样的衣服感觉也完全不同。

    黎未都穿着这玩意儿,就一点没有色气的感觉,反而单纯呆萌,到人一颗心简直化成水。

    就算穿成这样用擀面杖擀面皮,也完全不会让人联想到沾染了色字的“秀色可餐”。

    只是白皙好看的手指偶尔抹一把汗水时,很有一种居家田螺少年的气质。让懒懒散散的庄稼汉看得直勾勾,生出一种很想要跟他相依为命、就这么过上一辈子的感觉。

    总觉得,自己也要快点振作起来了。

    说起来,到底有什么可难过的呢?想当年离婚,都能快刀斩乱麻,想着“老子这么好肯定能有第二春”,然后抬头挺胸向前看。

    工作就更是这样了不是吗?

    退一万步说,好歹也是“名校博士学历,名下C刊论文国家社科基金N项”。就木匠这条道最后走不成,想回头当大学老师,任何其他学校也应该是喜闻乐收的。

    好选择到处都是,慌毛线慌!

    于是定了定心,开始上网搜集木匠职业生涯如何踏出第一步的材料,黎未都没事就会帮他一起关注,有时比他还积极。

    “纪锴纪锴,你看这个,你最喜欢的那个《森与宇宙》的作者,在瑞士开了一家工作室,据说收学徒。”

    杂志上说,那位蓝眼睛白胡子的老师傅,瑞士的深山里和别的几个世界有名的艺术家办了个联合工作室。

 文学

    接工作,也收学徒,教钟表制造、油画技法和精雕艺术。

    纪锴回头望向书架那本《森与宇宙》,默默心向往之。

    只可惜,瑞士太远了。

    “没事,我把CEO位置退了——只当公司股东,公司还是我的。偶尔给她买提供策略和技术支持就行,我相信陈副总一个人也能独当一面的!”

    远在公司的苦逼陈副总“阿嚏”了一声。

    “他们刚好秋季召学徒,你赶紧报名吧?我陪你一起去,到时候在阿尔卑斯山下面,好山好水好空气,你做你的喜欢的事,我就在旁边看你雕小木偶。”

    纪锴:“那你喜欢的事情要怎么办?”

    “我喜欢的事情,反正已经很成功了啊。”黎总久违地交叉双手坐着,漆黑的瞳中闪现出了诡异而痴迷光芒,“而且比起工作,当然是你对我来说更重要。只要能一直看着你,其他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

    ……咳,黎总,有空还得继续教育教育你。

    “只要你好一切都好,我的人生完全可以围着你转”——你这种想法,还是有点偏执、咳,总之是不太健康的你晓得伐!

    真想要成为那位大师学徒,纪锴根据资料偷偷计算了一下,学习期最少也要三年。

    不知道学费会不会很贵。哪怕不贵,单瑞士的生活费也够呛的吧,三年下来的话,没有一百万也要大几十万,不过他还有一套房,卖了的话,倒是应该够了。

    只是,不太想卖啊。

    那个家,大到墙纸吊顶、小到台灯摆设,全部都是他一点点精挑细选来的。和朱凌无关,真的都是他喜欢的东西。要是房子卖了,好些年的心血也跟着就没了……

    “卖什么房子?你担心什么学费啊,你不少有我了嘛!”

    黎总一脸强势的理所当然,头上金主光环bling bling。

    纪锴无奈笑,跟他认真讲道理:“未都,我平常已经收了你不少贵重礼物了,不过我都把礼物当心意,再拿你的钱就太过分了。为了我男人的尊严着想,你就让我自己想办法筹钱行不?”

    “什么你的钱我的钱?”黎总不高兴了,“以后等我们结婚了,还不都是你的钱?”

    结婚……纪锴老脸一热。

    然而黎总的思维回路一贯的清奇,并没觉得自己说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东西,反而下一秒钟就一个人窝在沙发上生起了闷气。

    “我什么别的都没有,就只有钱。结果你还不想要我的钱,那我还有什么用?”

    纪锴:“???”

    “啊,对了,”还没来及安慰,黎总一个鲤鱼打挺又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上次你拍广告的钱,还在我那儿呢。”

    纪锴之前为轻奢品牌拍的那个七连广告,可谓空前话题火爆。好多厂商看了,都找王导打听过那模特儿是谁,并表示有意出高价聘请。

    黎未都全帮他给挡回去了——被坑一次还不够?还要我家熊宝宝卖肉给多少人看?滚,只能我看!

    不过,此刻倒是打开了一个全新的思路。

    “纪锴宝贝,你要不要……干脆来参加一期《繁荣》的直播赛季?”

    正好有个谈好的嘉宾临时缺了赛,正在愁找谁补位呢。要求是“人缘好+智商高”,仔细想想,谁能比他家熊宝宝更合适?

    “素人参赛者的话,第一次一季的价格是五十万,这样三个月后,加上你自己的积蓄,去瑞士的生活费也差不多就攒够了。节目我们公司负责,我全程参与监制,可以保证绝对没人敢欺负你!”

    还能让你知道知道你老攻我的实力!

    还能顺便秀给朱凌看——谁稀罕你来感谢啊?我家纪锴光明正大到了幕前,分分钟比你红!

    ……

    纪锴是清楚《繁荣》真人直播节目的红火程度的。

    戚扬以前和朱凌同一个档次半红不黑了好多年,最后就是借由参与了《繁荣》直播大火。记得卫轩也经常友情来上这个节目,也算是个大网红了,直接带得他那家叫做petty的宠物店红红火火忙不过来。

    骑羊羊很兴奋:“啊啊啊!来来来快来,锴哥快来,跟我一组护我这次推死卫轩!以前每次都被他碾压,都快气死了,天天被弹幕刷‘心疼’,锴哥快来用智商拯救我!”

    纪锴倒也真的动心。

    在娱乐圈里,几乎所有大小明星都想要蹭上《繁荣》直播的热度。

    只可惜,叶氤和朱凌生不逢时,恐怕这辈子都上不了了。

    ……挺好的。

    捞一票当木匠的学费,顺便,你都来我学校膈应我了,我也顺路到你的地盘好好膈应膈应你。

    让你看看,有真爱宠着的人生能多开挂、多嚣张。

    也好好叫看看,你是不是瞎。为了朱凌那种分分钟喜新厌旧不负责任的浪子,你到底作丢了些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38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