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要求戴着蝴蝶散步:在街上戴着蝴蝶走路

  被要求戴着蝴蝶散步:在街上戴着蝴蝶走路有段时日, 甚至像是天塌下来一样世界失色。

    大概无论是谁, 从一种习惯了的、五光十色又轻松舒服的人生泡泡中抽离出来, 都必定会伴随着无法摆脱的阵痛。

    月光皎洁。

    纪锴偏过头去, 枕边的男人睡得很沉, 睫毛微微颤抖,上挑的眼角在月下有种小狐狸一般的魅惑。

    他就这么看着他。感觉既陌生又熟悉, 回忆着从两人从初识到现在的一点一滴——一切仿佛一场舍不得醒的美梦。

    过了好一会儿, 回过神的时候,嘴角还勾着甜丝丝的微笑。

    纪锴觉得, 他应该可以偶尔任性一下。

    “未都, 未都……”

    几下唇角的亲吻。黎未都迷迷糊糊的, 大概以为自己流口水了, 还舔了那么两下。碰触到熟悉的唇, 终于有点清醒, 紧了紧手臂:“嗯, 怎么了?”

    “未都,我睡不着。”

    黎未都一秒就精神了。

    黑瞳在迷离的月色下,有些烟水晶般的暗灰雾霭。他一动不动盯着纪锴,一时间竟说不出来那是什么感觉。

    迷惑、心疼、不解,夹杂着那么一点点的欣慰。记得还没有表白感情的那段日子,在朦胧的月下,从来都是由他来说这句话,骗纪锴可怜他,任由他撒娇。

    心脏颤动着,轻轻“嗯”了一声,起身,整个儿覆下去,吻他的唇。

    “……乖,我来帮你睡。”

    ……

    细碎的亲吻,滚烫而温柔地落在耳边,纪锴像是喝醉了一样茫茫然的,只记得那一晚黎未都异乎寻常的温柔。

    而他,则像是被捧在手心的珍宝一样,得到了最精心的呵护。明月夜的窗外,看到了安安静静的灿烂烟火,直到很久以后,他都不知道那是不是现实。

    宣泄了、累了、睡着了。睡得很沉,一觉到天亮。

    ……

 文学

    第二天一早,黎总继续他买菜烧饭的日常,整个家的氛围和之前看起来并无二致。

    但黎未都知道,不一样了。

    至少从心态上来讲,和昨天完完全全不是一回事了。

    在一起快一年。

    过去的日子里,家里的食物链一直是这样排列的——肉食系熊宝宝在顶端,杂食系果毛毛稳居中央,食草系小木偶位居最底层。

    黎未都十分满意待在最底层。

    被吃得死死的、躺尸的感觉也良好。反正每天伺候两位主子,打扫房间弄弄饭,然后被摸头夸奖心花怒放、看到做的饭被□□光欢欣鼓舞,他的人生意义这样就够了。

    可是,这两天却俨然有种农奴翻身把歌唱、晋升成为一家之主的趋势。

    在熊宝宝情绪低落之际,果断挺身而出,摇身变成了除去包吃住包下半身幸福还包哄开心,事无巨细全部一手包办的全能超人。

    其实黎未都以前,从来都不相信所谓“苦难都是命运的馈赠”或者“杀不死我们的能让我们更强大”这一类的道理。

    在他眼里,痛苦就是痛苦,糟心就是糟心。

    谁也不想遭受痛苦,然后被迫成长。

    毕竟,就是因为曾经那些一件件残酷的事情,才把他最终折磨成了一个很多人眼里的“神经病”。后遗症至今限制思想和行为,残留着难以根治的敏感地带。

    比如说,即使有那么棒的熊宝宝,给了他满到溢出来的安全感。

    可偶尔短信回晚了、手机没电不小心失联了,还是会马上坐立不安——我的熊宝宝在干什么?吃饭了吗?吃了什么?好吃吗?今天都干了什么?有没有想我?有多想我?有没有像我想他那么想我?他是不是忘了我,是不是不爱我了?

    然后,分分钟自我崩溃,再一片片瑟瑟捡起来拼好。

    更别提那天在电视上看到朱凌颁奖典礼一脸真诚地隔空示爱了,更是分分钟嫉妒到发疯。

    借口狠狠把人蹂|躏了一顿之后,还总是忍不住暗戳戳盯向他放在那里、没有密码的手机。

    各种没安全感、各种占有欲肆虐地想去看,但想想已经约定好了绝对不再偷看的,于是辗转反侧连着好些天持续性备受折磨。

    还要表现得不在意,宽大温和对朱凌不屑一顾一笑置之,自己都佩服自己见长的演技。

    ……直到那一晚,纪锴睡不着,叫醒他求他安慰。

    黎未都受宠若惊,瞬间觉得自己荣升几级、金光闪闪。恨不得能马上发个朋友圈昭告天下——熊宝宝来求我抱抱了,他终于肯来依赖我了!

    顺带着发现,果然曾经遭遇过所有糟糕的事情,是都有好的一面。

    比如说,他在遇到纪锴之前所遭遇的各种不幸,父亲和叶氤对待人的方式,简直可以编一本海量优质“反面案例”的集合。

    而那些戳得他全身千疮百孔,刻在骨血里的伤害,更是清楚地标明了人与人相处时几乎所有可能的“雷区”。

    这些,对于想要温柔、想要无限善待自己爱人的他来说,简直是无比宝贵的人生经验。

    因此,纵然天生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第一印象也总不太招人喜欢。可真的爱上某人的时候,却比谁都清楚该用什么样的实际行动去安慰和温暖。

    黎未都几乎十分确定,在一起一年,他绝对没有说错过一句话、做错过一件事,让纪锴哪怕有一秒钟觉得疑惑、不安、不受重视。

    没有,以后也不会。

    他一定会做得更好,让他家熊熊越来越爱他、越来越依赖他。

    至于朱凌什么的,只能永恒被甩开十万八千里,追悔莫及。

    ……

    纪锴没想到,辞个职还那么麻烦。

    又要去办档案转移,又要去转社保公积金,本来排队排得就烦躁,又不敢抽烟怕回家被发现,路上又大堵车,一整天简直丧到魂灵。

    然而一进家门,整个人直接郁闷一扫而空。

    因为来开门的萌物,着实让帅你一脸的老糙汉脸一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38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