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洁公车老农民txt*被农民工又粗又大快点

   我叫洁公车老农民txt*被农民工又粗又大快点改了,差点逼死你就不算数了。

    理解不了,不明白这算是那个乱七八糟狗屁次元的思维逻辑。

    ……

    “未都!未都?”

    视频的另一端,纪锴关切地凑近屏幕:“怎么了?好像不太有精神的样子。”

    “我没事,可能今天加班,有点累了。”

    那边一秒紧张:“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吧?”

    摇头。

    “真的不是?”

    “嗯,你别担心。”

    “哦,那你要是累了的话,就别撑着跟我聊天了。早点洗澡去休息,记得稍微吃点东西垫一垫,你那个胃不能空着,要不然……”

    “嗯。”黎未都苍白着脸,有些呆滞地对着电脑,恍惚伸出手去磨蹭了两下屏幕里的那张脸,“纪锴,宝贝。”

    “嗯?”

    “我想你了,是真的想你了。”

    “我也想你,话说你真的没事吗?未都,有什么事的话你跟我说?”

    “不,我只是突然觉得……还好,你跟朱凌一早分了手。”

    真的,还好你早早离开了他。

    都是一流的谎话精、一流的演员,当然自家老爸应该还更强一筹,演起情深悔悟的戏码来,连二十多年前差点弄死的女人都能傻傻回头。

    ……幸好,熊宝宝很坚决、没有那么笨。

    真好,离开了他,他就再也不能伤害你了。而我一定好好待你,保证不会伤害你一丝一毫。

    ……

 文学

    明明想要变得强大,想要早点让他可以依靠,想着以后好好保护他。拼命给自己加油鼓励,可是还是连着好几个晚上,一躺在床上,就各种思绪压抑。

    厌恶自己,和那种男人血脉相连,永远不能摆脱。

    有时候会想到那个女人,她可能确实当年也受了很多苦,在雨夜江边,只要再往前多走一步,就可能落得跟纪锴那个温柔的姐姐一样的结局。

    但是,你既决定活下来,那就精彩地活着吧,为什么又要回头跟恶魔在一起?

    还有,为什么……当年不带我一起走。

    几天下来,脸色灰败、气若游丝,情绪越来越不受控制。

    黎未都知道,在很多人眼里,像他这样的人应该是无忧无虑的。

    怎么可能有忧虑呢?从小管家开着卡宴接送上学,十九岁自己设立了公司,做大做强了,荣登青年富豪榜。

    要是这样的人生赢家再有什么难过的事,怕是纯属自己找抽。有什么不开心,买买买呗!爱的人不爱你,换一个呗?

    何况他也确实换了,还还换了到那个万里挑一、千金不易的小太阳超级大帅哥。真的……已经不能更好了。

    可是……

    黎未都确实不算是典型的抑郁症患者,从来没有陷入过长期的病症,却偶尔会突然爆发。

    好像很多人以为,抑郁病人会大哭大闹、会各种情绪化,但事实上按照黎未都的经验,完全不是这样。

    只消极厌世、半死不活而已。就像是整个人被扔进了沉进深海,进入了一个极度机械的世界一样生无可恋。

    却并没有想哭。

    至于屏幕对面满脸关切的那只熊宝宝。他自然还是知道他可爱、知道他温暖,可是隔空贴着小熊掌,却像是隔着一层失温的水族馆玻璃,什么都感觉不到。

    不想这样,却好累,好沉重,捞不起自己。想要与那种把人拖向深渊的力量抗衡,却徒劳无功。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基本的理性还在。还知道要骗他:“我真的只是最近工作太累了。”

    “未都,你我听的话,你脸色很差。乖乖的去医院看看,现在就去好不好?”

    “嗯,好。”尽了最后的努力,对那边微笑着点头,“我这就去,真的,你别担心了,我这就过去。”

    然后手机就摔在了地上,再没有力气去捡。

    整个人在椅子上虚脱地呆坐了一会儿,理性跳出来说了最后一句,这样不行。

    ……是不行。

    这才分开几天?也太脆了吧。像这样还谈什么独当一面,还说什么给他安心给他幸福给他依靠?

    像这样,肯定不行啊……我想保护熊宝宝啊。

    纪锴那种人,总是看起来很坚强,甚至可以说把自己武装到了刀枪不入、完美无缺的地步。可像那样总是捂着伤口,就算已经感染甚至危及生命了,在外表上依旧看不出来呀。

    黎未都有点庆幸,甚至可以说很得意。发现了朱凌没有发现的。

    想保护他,一定要保护他……

    摇摇晃晃,撑着身子站起来去翻药箱。好久没有拿出来吃过的扛抑郁药,一次七八颗,其实真不算多。他记得这种药比安眠药好用,安眠药吃了完全没效还是睡不着,这种药倒是经常可以让人倒头就睡、一觉到天亮。

    只是这一次……

    因为,已经整整三天没睡着了,好累啊。快些吃点药,好好睡一觉,醒来一起都会好的。

    等熊宝宝回来,一定要补足这些天欠下的所有亲亲抱抱,精神抖擞地迎接他,不要让他看出来……

    ……

    戚扬是在大半夜接到纪锴电话的。

    “怎么了?”

    “能拜托你过去陪陪未都吗?我总觉得他不太对劲。”纪锴边说的时候,已经在速度打包收拾行李。

    会议报告已经做过了,明天闭幕式其实也算是没他什么事了,干脆提早赶回家。

    ……必须提早回家!心里七上八下的,总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戚扬听纪锴语气严重,也不敢耽搁,橘色跑车在夜里轰地一车直接踩到黎未都家。

    路灯微明,平常总是亮着温馨小灯的房子,里面黑黢黢一片肃静。背后树影沙沙、到处阴测测的,戚扬抖抖抖掏出钥匙的同时,忍不住往身后、旁边看了好几次。

    总觉得,这要是带上点恐怖配乐,真挺像他前阵子看的美剧里面那种变态杀人狂犯案、藏尸的绝佳地方的。

    该不会……未都已经被人干掉了?凶手埋伏在屋子里,只等再有人进去,来一个串一个,来一双串一双,噫~好怕怕!

    早知道喊卫轩或者左研一起来了!

    越想越不敢开门了,还好黎未都家是落地玻璃窗,有一侧的窗帘遮挡得不是那么严实,干脆打开了手机的随身电筒,一束刺眼白光往里一照——

    沙发歪了,地上散落着酒瓶子,药片,一个人倒在地上,刘海凌乱贴在脸上看不清面孔。但毕竟认识那么多年了,不可能认不出来。

    卧槽!卧槽!!!不是吧?

    抖抖抖钥匙拿起,又掉到地上好几次,后来干脆捡都捡不起来了。正好篱笆旁边放了个铁锹,戚扬喘着粗气,直接一锹子狠狠从玻璃砸进去。

    警报声立即大作,响彻空旷的小区。

    ……

    ……

    纪锴简直快疯了。

    行李直接扔医院大厅没管,西装革履束手束脚不能妨碍他大步直奔病房。看着床上眼眶发乌黑、奄奄一息的人,喉头一哽,几乎想要马上抱抱他给他足够的温暖,可同时又想狠狠给他照着脸甩上几巴掌。

    为什么啊……

    是我什么地方做错了么?是我平时不够关心、不够爱护你么?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要是戚扬晚到一步怎么办?要是救不过来了该怎么办?

    “锴哥,锴哥你别这样。”戚扬手忙脚乱,他听左研他们说过,认识那么久,一群人除了周亦安好像没人见过锴哥掉眼泪。

    然而,他竟有幸在游乐场见着第一次,这都第二次了!

    坐在床边等,一直等。各种揪心、焦灼、难过、愤怒,等人醒了,火气实在没压住:“你以后要是再敢这样,我就跟你分手!”

    声音压着,但很粗暴,门口戚扬都毛骨悚然了一下下。

    “……”

    眼见着的,小木偶碎掉了。

    愣了一会儿,一双眼睛呆呆看着他,缓缓蓄上了雾气,然后眼泪就不断顺着脸颊滑落,整个儿很夸张的那种。

    “……不分手。”

    “我不分手!”

    然后,就再也说不出别的话了。每一口呼吸都异常艰难,感觉就像是特别的疼,整个人抓床单抓得指节发白。委屈得像是没做错任何事就被家长扇了几巴掌的孩子。

    纪锴咬牙切齿,比他也不少委屈。

    整天说你爱我……一眼看不到,你就给我做这种事?

    白疼你了!

    哭!尽管哭,你还多委屈了?哄你老子是狗,就不纵你坏毛病!

    可是,大概也就仅仅两分钟之后,就看不下去了。

    那个人一直在床上躺着掉眼泪,感觉像是一具空壳,感觉快要被水汽给淹没了。纪锴忍了忍,没忍住:“不是,我又不是说现在要跟你分手!你哭什么!”

    明明说的是“你要是再敢”,是有前提的好吧!

    ……

    黎未都自打睁开眼睛,其实什么都没弄明白。

    只觉得特别难受,头晕目眩又想吐,可偏偏胃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空气中是医院的消毒水味道,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迷迷糊糊地看到纪锴。

    还没来得及露出笑容。结果,熊宝宝突然那么凶,劈头就说要跟他分手?!

    是做噩梦吗?好讨厌的梦啊,太难受了……

    毁灭性打击。

    大概十分钟以后,黎总窝在纪锴怀里死死拽住,终于弄清楚了全部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没有!”

    “我什么时候要自杀了!想什么呢你?”

    戚扬:“……”

    “把我送来一通抢救之前,你、你倒是先问一下情况好不好?”白淌了那么多眼泪,还被莫名其妙洗了个胃,而且过程中好像还是醒了一下,因为太难受了不像是人受的罪,又昏过去了。

    戚扬:“卧槽,当时怎么摇你都不醒,巴掌甩了好几十个都没反应。我就看着各种洋文不认识的药片花花绿绿撒一地,加上锴哥都说你整个人不对劲,我鬼知道那不是自杀现场?正常人看着那架势,都会觉得是自杀现场吧!”

    “那是普通药!我又没活腻,日子过得好着呢,我为什么会想着要自杀?呜……”

    一用力吸气,胃又开始发酸发疼。大熊熊一手搂着,另一只手暖暖的手掌覆上来,黎未都往他脖子里一埋,超级报复社会地不轻不重咬了一口。

    弹牙,但还是超级委屈。

    精神打击太大了,居然说分手什么的……你活腻了想跟谁分手?把你做成熊标本信不信!

    戚扬:“所以,怪我咯?”

    真是苦啊,见义勇为挺身救人不被发奖状还要被怪,超无辜的,暴风哭泣!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3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