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肉小桃花陶依依/被捣出白浆失禁啊

 酥肉小桃花陶依依/被捣出白浆失禁啊自从上次在饭店跟许怀文说了分手后,江小鱼就再没私下见过他,偶尔在教室碰见,俩人也仿佛陌生人一般,即便整个学校都传得沸沸扬扬,许怀文为了江小鱼,跟人狠狠打了一架。

  江小鱼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却仿佛空了个大洞一般,无论她做多少张试卷,背多少课文,都无法补全,总是一个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默默对着暗无边际的黑夜流泪。

  一转眼,深冬已至,期末最后一堂考试考完,窗外竟飘起了鹅毛般的雪花,不一会儿整个学校就跟撒了层白盐似的,到处都是明晃晃的白,或许是刚考完试,同学们都有点兴奋,三三两两的都玩起雪来。

  学校考完试就已经放假,今天不用住在学校,江小鱼到宿舍整理好东西,背着书包准备回家,

  她走在路上,数着鞋子踩在积雪上发出的“咯吱”声,一场大雪,似乎盖住了所有的悲伤。她想,也没那么难嘛,起码,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偷偷流泪了。

  因为不知道要下雪,她宿舍并没有放很厚的防寒衣,雪地里走了不多会儿,鼻头跟两颊就都被吹得红彤彤的了,好在带着手套,握伞的手才不至于被冻僵,索性顾不得雪飘在身上,拿伞档了脸,低着头继续往前。

  一路走到长街尽头的拐角处,那条小巷的入口,她才抬起头来,远处熟悉的身影让她误以为自己因为大雪晃晕了眼睛,出现了幻觉。

  身形高大的少年,很随意地穿了件黑色的长羽绒服,半张脸隐在铁灰色的围巾里,从远处只看得见长长的眉毛飞入鬓角,他没有打伞,柔软的短发被风吹起,发丝里似乎还夹着雪花,仔细一看,肩头竟积了薄薄一层细雪。

  难道,他是在等自己吗?江小鱼愣愣地走向他,站定,脸上虽然被冻得僵硬了,但是心脏却无法抑制地开始狂跳。

  漫天飞舞的雪花里,两个人对视了几秒,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许怀文看着眼前被冻得脸蛋红彤彤的小女孩,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她没有躲开,触手一片冰凉,收回手,他轻轻开口道:“我今天来,是跟你说再见的,我要走了,小丫头。”

  江小鱼扯了扯嘴角,这算不算她所求的终于实现了?想体面地微笑一下,嘴角却似被冻住了一般,唯独眼眶里热得发酸,良久,喉咙里才憋出两个字来:“好……好啊。”

  他伸手取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将她冻的通红的脸包了起来,轻轻在她额角亲了一下,“乖乖的——”顿了顿,接着道“——我们来日方长。”说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准备离开。

  “许坏清——”眼看着他走了几步远,江小鱼如梦方醒般地喊他的名字,少年转过身,挑眉看着她。

  “——下雪了,伞给你,祝你……一路顺风。”他笑着接过,转身离开,不忍再看那双闪着水光的眼睛。

  许怀文如何不知道,这个纯良得如同白纸一般的小女孩,对自己是眷恋着的呢,她笨拙且看似用力地想要推开自己,可是眼睛却骗不了人,他可以继续像之前一样用些雕虫小技把她跟自己绑在一起,可是,然后呢?这是他自己尚且都无法主导自己命运的年龄,凭什么搅乱她的人生?

  所以,乖乖的,等我回来。

  C市是个比A市节奏快许多的城市,地铁里随处可见行色匆匆的人群,过马路时只要慢了一秒,红灯亮起,排着长队的汽车司机们便滴滴地按起了喇叭,仿佛晚这一秒就要耽误他们几千万的生意一般。

  接连两个月,晨远科技都不停地在做形象整改,大到公司各处装修翻新,小到员工指甲发型妆容,一律严格审查,明明是家科技公司,却硬生生整成了一副公关公司的模样。就连江小鱼这种算不得正式员工的外聘人员,都不得不配合着严阵以待。

  江小鱼目前在C大读研究生,生物化学专业。C大作为国内顶尖的大学,不少企业争相争取与其合作,不说出多少研究成果,名声喊出去还是响亮的。江小鱼参与的这个项目,是晨远科技眼下非常看重的一个项目,据说是为了争取跟一家顶级的医药跨国公司合作,所以,从她参加这个项目以来,基本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实验室里。虽然像她这种级别的小螺丝钉,起不到什么关键的作用,但是努力的样子,还是要做出来的,毕竟怎么说,也还拿着人家的薪水。

  跟江小鱼一起的还有她的同班同学—金小棉,小棉是个古灵精怪的话痨,虽然在晨远的实验室待的不久,但是上上下下的人都被她认了个全,公司的各路小八卦她熟悉得跟自己手指头似的,江小鱼每天上下班路上最好的伴眠曲,就是金小棉的各路小故事。

  “据说这次跟晨远合作的公司可是大有来头,大名鼎鼎的L集团你知道吧?就是那个在市中心最繁华地带有着一整栋办公楼的集团公司,总部设在瑞士,近两年重心转移到了国内,晨远这次合作的虽然是L集团旗下的分公司,但是一旦合作成功,估计晨远也可以来一个质的飞跃了,今天咱们要去的,就是那栋发着光的大楼了,想想还真是兴奋呐……”金小棉说起话来眉飞色舞,外加手势动作,引得地铁上其它人都忍不住侧目相望。

  江小鱼今天起得太早,这会儿正睡意混沌着,可是一想到上次因为自己听金小棉讲故事听到睡着,她掐着自己脖子凶神恶煞的模样,只好努力支撑着继续听,恨不能支两个牙签棒在眼皮上,好显得精神些。

  “诶……诶……曼曼,你有没有在听啊?”金小棉滔滔不绝地讲了半天,终于发现身边的人没了回应,侧过身子去看她,好家伙,这姑娘居然又!!!睡着了!

  伸出一根手指选了她腰间最软的肉一戳,江小鱼一个激灵差点弹起来,瞌睡彻底被赶跑,坐直身子迷迷瞪瞪道:“到……到站了?要下车了吗?”

 文学

  金小棉无奈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这姑娘长得是不错啦,皮肤幼白细嫩,一双眼睛又大又亮,,搭配上干净清爽的过肩短发,猛一看也是个靓丽青春的小美女,可就是脑子钝,不开窍,她每天费尽心思给她讲这么多八卦,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希望她什么时候能春心荡漾一下,快点找个男朋友嘛!

  金小棉恨铁不成钢地吐槽道:“你看看你,每天这么迷迷糊糊的,除了吃饭上课睡觉就待在实验室,什么时候能找得到男朋友呀!”

  江小鱼这会儿瞌睡醒了,呵呵笑着扯了扯金小棉的手臂,告饶道:“小棉姐姐,下次我一定好好听你讲故事,这次你就饶了我吧~”是的,这是金小棉的特点,每次有什么地方让这位姐姐不顺心了,她非得七拐八弯地绕到自己找男朋友这事儿上面来。

  金小棉将她在自己手臂上扒拉的双手拍开,“你个死丫头,大学四年加研究生一年,五年时间都不够你找个男朋友嘛?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

  江小鱼低头笑了笑,喜欢什么样的?脑海里自动浮现出当年雪地里站着的高大少年来。忽地讪笑一声道:“找男朋友,不也是看缘分的么。”

  金小棉闻言,忍不住又伸出手指在她额头上戳了戳,“你这种想法可要不得,你自己不去找,缘分难道主动跳你碗里来?”顿了顿,忽而想起什么似的,话锋一转,继续道:“话说晨远那个古师兄,看起来好像对你有意思诶,怎么样?把握一下?”

  江小鱼瞪圆了眼睛,诧异道:“古师兄?怎么可能,我们每次见面说的话都不超过十句!这其中有九句还都跟做实验有关!”

  “他跟你还一次能说十句话,跟我能说三句就不错了!人家只是内向,你不觉得他一双眼睛时常围着你打转嘛?”

  江小鱼摇了摇头,依然对此表示怀疑。金小棉还想再多说几句,地铁上却适时地播报了她们要下的站,江小鱼偷偷弯了弯嘴角,逃也似地起身,出了地铁。

  今天之所以要起这么早,是因为她们要作为晨远科技的技术支撑,去L集团参加项目招标。为了显得更专业,统一坐公司的商务车过去。

  车上最前面坐着的是晨远市场部的两位男士,二人俱都穿得西装笔挺,一丝不苟,远处一看倒跟复制粘贴的一般,再往后走,原来复制粘贴的还不止这两位,后面做技术支撑的两位男士也都是一身黑,金小棉刚才提到的古师兄就是其中之一,江小鱼看了一眼外面刺眼的阳光,心里不禁对他们的敬业钦佩起来:包得这么严实,肯定很热吧,现在可是六月天!

  江小鱼跟金小棉笑着跟大家打了招呼,并排坐了下来,又等了五分钟,车上缓缓上来个中年男人,同样的西装笔挺,虽然身型微胖,没能穿出年轻人穿西装的潇洒气质,但是因为总是带着笑,倒也能得个老成儒雅的夸赞来,再往后看,还跟着一位穿着套装身形窈窕的美女。

  这位正是晨远科技的大boss—陆青山,身后的美女是他的秘书兼情人—郭玉娇。

  江小鱼跟金小棉对视一眼,皆屏住了呼吸,不就是去参加个招标吗?为什么连老板都出动了?继而又互相心有灵犀地打量了一番对方的打扮,还好俩人昨天商量了一下,双双都是白衬衫+包臀裙,都化了妆,走出去也不算太丢人。

  陆青山跟郭玉娇坐在了左侧靠后的位置,跟江小鱼与金小棉并排坐着,看见她们俩时,侧过头去问他身边的郭玉娇,这是公司什么时候招的新人,得知她们是C大跟晨远项目合作做技术支撑的学生时,他还笑眯眯地主动跟她们打招呼。

  一路顺利到了L集团,一楼大厅里早有人站在一旁等着他们,或许是气氛使然,众人都一路安静,没有太多话说。江小鱼仔细想想,今天应该没有她们俩什么事,市场方面有大boss跟市场的两位精英同事,技术上有古师兄跟另一位行业资深大佬,她们俩个–用金小棉的话讲—是来滥竽充数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36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