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SA货撅起屁股扒开,嗦自己牛子

据美国《野兽日报》19日报道,

说完,王大柱干脆盘腿坐下,捏起那勒在晴儿下面的绳子,拉动起来,还腾出一只手捏住晴儿那掉在半空不住甩动的坚挺,肆意揉捏。

“啪啪!”

“噗呲……噗呲。”

鞭子接触肉体的脆响和绳子摩擦下面的水渍声此起彼伏,混合着晴儿略显凄惨的抽泣,弥漫在房间内。

不多时,晴儿的抽泣却逐渐转为低吟。

原本带来疼痛的马鞭,也不知为何,竟是让她有些享受起来。

甚至她突然很想让张举人抽的用力些,察觉到自己荒唐的念头,晴儿当即便是俏脸红到几乎滴血,死咬着樱唇,不敢再发出声来。

她越是这么强挺着,王大柱就越是想玩的再刺激些。

“张举人,你可以伸一根手指进去感觉一下,那里面的肌肉是不是有收缩迹象。”王大柱嬉笑道。

闻言,张举人腾出一只手,食指挑开勒在晴儿下面的绳子,直接探了进去。

“噗呲。”

 文学

水渍飞溅,手指连根没入。

晴儿身子开始剧烈颤抖起来,那种从未有过的快意,让她再也忍不住了,顿时发出一道令人无限遐思的低吟。

“啊……”

王大柱暗中用力咽了口唾沫,问道:“如何?是不是和本神刚刚所说一样?”

张举人满脸欣喜,用崇拜的语气道:“山神果然料事如神,当真有收缩的迹象,这……这简直太神了!”

言罢他手里的马鞭再次加大力度,手指也肆意的在晴儿圣地不断地进进出出。

“嗯,不错不错,学的很快,就是这样。”

王大柱连连点头,听着晴儿越发放纵的低吟,自己也觉得下面难受的紧,索性腾出双手,一手一个,捏住晴儿被勒到变形的两座山峰,肆意把玩起来。

晴儿的一汪美眸此刻已然满是水雾,身体表面泛出一层粉嫩,带着哭腔哀求道:“呜……不要这样,求……求你……停下,好……好难受……”

同时被两个男子这般玩弄,分明是那么令人羞耻,她却受不了体内传来的快意。

那一连串不堪入耳的低吟,让她简直无法接受,可自己却偏偏不能控制,甚至想要叫的更大声。

原本还坚持不肯同房的初心,也逐渐开始崩塌。

“呜呜……停下,我……我错了,我听你们的!求你们了,快停下!”晴儿终是哭喊着求饶。

闻言,张举人突然停下动作,看向王大柱,道:“山神,既然她肯同房了,那我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虽说王大柱还没过足瘾,可也不能因此一直碍着人家圆房啊,只得意犹未尽的点点头,道:“自然可以,不过这女子乃是初夜,经验不足,还需要我来亲自指点一番,这双修之法的重要性,你应该知道吧。”

“当然当然,那山神您的意思是?”

“也罢,帮人帮到底,本神再好好指教指教你们一番吧……”

张举人满脸感激道:“是是,多谢山神。”

说完,张举人拔出手指,冷哼一声,道:“你且听好了,待会山神会亲自指点你,你最好老实一点。山神说什么,你就做什么,若是不然,哼!”

此时的晴儿,无论是身体还是心里防线,都早已崩溃,再说对方还是一位举人老爷啊。

不想再一次体会那种羞耻感觉的晴儿,不得不抽泣着点头,道:“是,我……我听话,只求你们,别再那样对我。”

王大柱手脚利索的将晴儿身上的绳子尽数解开,而后起身站在床边,道:“过来,把我衣服脱了。”

一听要给王大柱脱衣服,晴儿当时就慌了,脸蛋通红。

张举人也算罢了,毕竟自己被卖到张家为妾,伺候自家丈夫,倒也应当。

可王大柱一个外人,她怎么可能去伺候更衣。

“哼,我这是要亲自指点你一些双修姿势。穿着衣服,我如何示范?莫非,你是后悔了?”

随着王大柱一声冷哼,张举人同样是瞪了晴儿一眼,那架势,当即吓的晴儿眼眶一红,不得不点头答应。

一手挡在胸前后,晴儿起身跪坐在床边,用颤抖的小手,花了半天时间才给王大柱脱衣服。

眼见一切就绪,张举人迫不及待就想要开始双修,王大柱却是心想,你们两个待会儿倒是可以爽了,我在一边干看戏多难受啊。

想到这里,王大柱忽然灵机一动,开口道:“张举人,你去把你夫人叫来……”

听得王大柱要叫柳如烟过来,张举人不解,道:“山神,这是何意?”

只见王大柱神秘一笑,回道:“本神自有安排,你照办就是。”

见王大柱不肯说,张举人只好满脸纳闷的让人把柳如烟请来。

不多时,柳如烟就到了,她一进门看到了床榻上身无寸缕,摆着一个极为羞耻姿势,胸前和下面还绑着绳子的晴儿。

再看看一旁的王大柱和自家相公,也是不着衣物,柳如烟当即羞红了脸,慌忙挪开视线,羞臊道:“相公,这……这是怎么回事?”

张举人下意识看向王大柱,后者干咳道:“叫你来,是要让你跟本神一起演示双修之法,助你相公增强体质,你且先把衣服脱了,我们抓紧时间。”

一听到双修两个字,柳如烟脑海中顿时就浮现出那些羞耻的姿势,和那种痛苦却又怪异的快感,两条腿下意识就紧紧并拢在了一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3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