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每次都要好深:口爆把整根含进去

男友每次都要好深:口爆把整根含进去万晓川被周围人的议论声激怒了,立马抄起了板凳,要打林羽。

    “晓川!”

    万士龄立马喊住了他,两只满是精光的眼睛望向林羽,问道:“小伙子,你是什么人,凭什么说我的药量加了两倍?”

    “不瞒您说,我也是个中医医生。”林羽面无坦然的望向了万士龄。

    其实万士龄加药量的事他着实愤怒,不过并没有打算出面管,但是万晓川刚才的态度实在太嚣张了,所以他毫不客气点明了万士龄的欺诈手段。

    中医本来就式微,结果万士龄这种身怀一身高超医术的“御医”,也利用医术搜刮民脂民膏,简直就是在败坏中医的名声,难怪现在信服中医的人越来越少。

    “你也是个医生?”万士龄有些嗤笑的打量了他一眼,“还是中医?孩子毛都没退掉的人也敢自称为中医?!”

    他话音一落排队的一众病人顿时哈哈的笑了起来,他们虽然不懂医道,但是可都知道要想在中医界学有所成,起码得五六十岁,哪怕是神医万士龄,也是四十有八才出的名。

    “医术跟年龄无关。”面对众人的嗤笑,林羽面色坦然,“我如果不懂医术,怎么可能会指出你剂量加了两倍?像刚才那位大哥,明明只吃一个月就好的病,你却偏偏让他吃三个月……”

    “放肆!什么叫我让他吃三个月,我是对症下药!”万士龄冷声打断他,沉声道,“你可知道他得的是什么病,就敢在这里信口雌黄?!”

    “他得的是肺风……”

    “废话,我刚才已经说过了!”

    “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大哥的症状应该是胸闷气短,喘息头晕,项背恶风吧?”林羽转头望向中年男子问道。

    中年男子立马用力的冲林羽点了点头,惊讶道:“对对,小兄弟说的一点不差!”

    “看来你确实懂点中医,竟然能将肺风的症状背出来。”万士龄沉着脸说道,心头暗暗吃惊,没想到林羽竟然对这种疑难杂症颇有研究。

    “背出来的?不瞒你说,您第一个方子开的是什么我都知道。”林羽淡淡一笑,接着说道:“麻黄5g,生姜10g,半夏10g,生石膏15g,大枣7g,炙甘草6g,服三剂后,加石膏25g,再服三剂而愈,至于另一张药方,多半是些巴旦杏仁、白豆蔻之类的补药。”

    “神了!神了!这位小兄弟说的正是万神医给我开的方子,丝毫不差啊!”

 文学

    中年男子对照了眼手中的方子,满脸惊诧的望着林羽,甚为激动。

    千植堂内外排队的病人也顿时骚动了起来,满脸惊诧的望着林羽。

    “这有有什么可稀奇的,你既然已经知道是肺风病,自然知道对症的药方!”

    万士龄面色沉的似乎能拧出水来,冷声道。

    “哦?知道是肺风病就能知道对症的药方?您刚才不还说除了您之外,别人都治不好这个病吗?”林羽昂着头,饶有兴致的质问道。

    他话音一落,整个千植堂里的众人顿时一片哗然,议论纷纷。

    “对啊,万神医不刚才还说找别人三十年都治不好吗?”

    “就是,这话变得也太快了吧?”

    “这人到底靠不靠谱啊,我们可是大老远来的啊。”

    “万神医确实是京城有名的中医医生,可是为什么开的方子人家一个年轻人都能倒背如流呢……”

    万士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沉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实在没想到,自己今天本来想借着“义诊”的名头好好捞一笔的,结果没想到半路竟然杀出个程咬金。

    “滚出去!我看你们是诚心来捣乱的是吧?!”

    万晓川听到众人的议论声,顿时神情慌乱,再次抄起了椅子,其他医师见状也立马围了上来,作势要对林羽和沈玉轩动手。

    “怎么,堂堂的千植堂论医术论不过人家,就想动手?”林羽冷冷的扫了万晓川一眼。

    “给我住手!”

    万士龄立马呵斥住了万晓川等人,沉脸冲林羽说道,“小伙子,你告诉我,是谁指使你来捣乱的?”

    “万老,没人指使我来捣乱。”林羽正色道:“不瞒您说,我之所以站出来跟您说这么多,是不希望您把这一身过人的医术用在歪路上。”

    “歪路?!老夫还轮不到你来说教!”万士龄冷声道,“你知道我给多少高层政要看过病吗?老夫要是心怀叵测,他们会请我去吗?我万士龄医者仁心,从没愧对过任何人!”

    林羽听到这话顿时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这个万士龄已经利欲熏心,病入膏肓,实在是无可救药了。

    “既然你不是来捣乱的,那就请你离开,不要妨碍我看病!”万士龄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林羽出去。

    “万神医,我觉得这小伙子说的挺对的啊,您是不是真的给我多开了两个月的剂量啊?”

    这时刚才看病的中年男子有些急了,迫不及待的冲万士龄问道。

    要知道,这多出来的两个月的药,可是要多花掉他好几万呢。

    “你要不是相信我,大可以现在就把方子放下,让他给你看!”

    万士龄沉着脸扫了眼众人,冷声道:“你们也一样,要是信不过我万士龄的,大可以现在就走,也可以找这个自称中医的小伙子给你们看病,但是,我要强调的一点是,如果你们找他看出个好歹来,与我万某人毫无关系,而且我万某人也绝不会再接你们的诊,有想走的,就抓紧吧,别耽误我看病!”

    万士龄这几句话掷地有声,满是威胁之意。

    原本骚乱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众人看了林羽一眼,没再吭声,乖乖的继续排起了队。

    毕竟相比较面容青涩,不知道来头的林羽,他们更愿意相信资历深厚,名望更高的万神医。

    “走吧。”林羽轻轻地叹了口气,见劝说不动万士龄,便叫着沈玉轩要走。

    “医生,求求你先看看我父亲吧,我们刚才排着排着队,他突然就晕倒了!”

    这时门外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背着一个老人快步跑了进来,急声冲万士龄求救。

    年轻男子穿着比较简陋,一看家庭条件应该比较差,背上的老人穿着也十分简单,趴在男子的背上紧闭着眼,显然已经晕了过去。

    紧接着后面又跑进来一个面色发黄,满身土气的中年妇女,手里拎着一个简易轮椅,应该是男子的媳妇。

    “出去出去!不是说了吗,排队!一个个来!”万晓川立马招着手跟赶苍蝇似得把他们往外赶。

    “慢着!”万士龄沉声喊住了他,接着起身作揖,冲后面排队的众人说道:“诸位,对不起,这位老人情况比较严重,容我先给他看看。”

    说完他快步走到男子跟旁,示意他把老人放到轮椅上。

    众人点头表示谅解,不少人还出声称赞万士龄妙手仁心。

    “不碍事,是气血不通引起的昏厥。”

    万士龄给老人把了把脉,接着在他人中上掐了掐,老人立马便醒了过来。

    “神医啊,万医生,真谢谢您了!”男子见父亲醒了过来,立马面色大喜。

    “如果我诊治没错的话,你父亲的病症应该是四肢感觉迟钝,屈伸不利,双腿发麻,头重脚轻,无法行走是吧?”万士龄撸着胡须自得道。

    “不错不错,万神医,您说的丝毫不差啊!”男子满是惊讶道,“请问我父亲这个病您能医治吗?”

    “当然能,我开个方子,吃上两个月,便能痊愈。”

    万士龄站起身,悠然说道。

    林羽此时已经走到了门口,但是听到他这话,顿时停了下来,有些于心不忍道:“万老,这家人一看经济状况就不好,您没必要再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吧?”

    “你什么意思!”万士龄冷声道。

    “我什么意思您应该清楚,明明可以扎几针就能好的病,您为什么非要让他们吃上两个月的药呢?”林羽轻声叹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33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