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快穿就被肉到尾\乖转过去趴好腿打开h

“女主快穿就被肉到尾\乖转过去趴好腿打开h哎呦,真是神了,就这么几下不疼了,真厉害!”

    “好医生啊,手法真专业!”

    “小伙子,年纪轻轻医术就这么好啊!前途无量啊!”

    众人这一夸,机舱里其他乘客也都好奇的朝林羽身上张望了过来,不由有些纳闷,有这么夸张吗?

    “大家过奖了,我就是一个小医生而已。”林羽也不贪功,淡然一笑,见大家伙都没事了,把医药箱交还给了空姐。

    “哼,雕虫小技!”

    这时林羽位子斜前方的格子西服冷哼了一声,神情十分不屑的瞥了林羽一眼。

    林羽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心里有些不爽,莫非他也是医生?可是既然他也是医生,为什么刚才不出来一起帮忙呢?

    “请问在坐的乘客哪位是医生?”

    这时从头等舱急急忙忙走过来一个空姐,语气急促道,“头等舱有位老年乘客受到惊吓,突然急症,需要帮助。”

    众人看到这位空姐后不由齐齐眼前一亮,只见这位空姐身材高挑,画有淡妆的面容精致无比,简直跟电视上的大明星有的一拼,而且她身上的那股气质非常超群,有种勾人心魄的惊艳。

    众人心头不由暗暗感叹,不愧是头等舱的空姐,比经济舱的空姐强了不止一个档次!

    林羽一听有人犯了急症,立马再次站了起来,“我……”

    “我是!”

    林羽未等说完,格子西服突然抢着站了出来,急忙道:“我是医生!”

    说话的时候,他眼睛有些贪婪的在头等舱空姐裙底下两条包裹在黑丝里的修长美腿上扫了两眼。

    “好,那请您跟我来一趟吧。”头等舱空姐急忙点点头,示意他跟自己过去。

    “美女,别听他骗人,他根本不是医生!”

    这时一个被行李砸伤的大妈捂着刚被林羽包好的头喊了一声,回身怒气冲冲的看了格子西服一眼。

    “对,他不是医生!冒充的!”

 文学

    另外一个中年男子也跟着喊了一声,他也注意到了格子西服猥琐的目光,显然是看人家空姐长得漂亮,想趁机冒充医生博得人家好感。

    头等舱空姐有些狐疑的扫了他一眼,问道:“先生,请问您到底是不是医生?希望您不要拿别人的生命开玩笑。”

    “我是医生,不信我给你们看我证件!”

    格子西服顿时急了,一边从包里往外掏证件,一边解释道:“我是京城大学第一医院的医生!”

    他掏出证件后冲大家晃了晃。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出来帮忙救人!”

    一开始质疑他的大妈怒气冲冲的质问道。

    “就是,你为什么不出来帮忙救人!”

    “刚才人家空姐喊你你都无动于衷!”

    “见死不救,你这算什么狗屁医生啊!”

    大妈这一质问,其他乘客立马也有些恼火,纷纷指责起了格子西服。

    他们也不是非要道德绑架,但是像这种情况,但凡有点人性的都要站出来帮个忙吧,格子西服自私冷漠的行为实在不配被称为一个医生。

    格子西服被大家伙这一指责,脸上顿时通红一片,嘴硬的辩解道:“我……我刚才有点头晕……”

    “美女,别听他的,这个人就算是医生医术也不怎么样,我建议你叫刚才的那个小伙子!”大妈赶紧跟头等舱空姐推荐起了林羽,回身往林羽这边指了指,赞许道,“我们的伤都是这个小伙子帮忙医治的,医术可好了。”

    “对啊,这个小伙子医术可厉害了呢。”

    “而且人家医德好!”

    “就是,比某些冷血的东西强千倍百倍!”

    一众受伤的人也附和着夸起了林羽。

    “大家过奖了,我只是略懂一点医术而已。”林羽被大家夸得有些不好意思,急忙冲大家摆了摆手。

    “先生,请问您怎么称呼?”头等舱空姐冲林羽微笑了一下,目光中满是柔和。

    从众人刚才的话语中,她已经了解了大概的状况,显然刚才是林羽挺身而出医治的大家,所以她内心不由对林羽多了一丝好感。

    “我姓何。”林羽急忙道。

    “先生您呢?”头等舱空姐转头望向格子西服。

    “奥,我叫卞阳,这是我的名片。”

    格子西服赶紧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头等舱空姐,头等舱空姐出于礼貌收下了。

    变羊?

    林羽听到这个名字不由皱了皱眉头,忍不住感叹,还真是贴切……

    “麻烦两位跟我来吧。”头等舱空姐赶紧引着林羽和卞阳去了头等舱。

    卞阳跟在头等舱空姐后面,眼睛一直盯着人家的屁股看,林羽都能听到他吞咽口水的声音,心里不由生出一丝鄙夷。

    相比较经济舱,头等舱要豪华的多,而且乘客的个人空间要大的多,每个座位都可以平躺开来。

    林羽看的有些羡慕,暗想颜姐真抠,都不舍得给他买一个头等舱。

    “阿姨,您坚持坚持,我们马上找医生过来了。”

    这时前面一个身着机长制服的男子正俯身安抚着坐在最前头座椅上的一个老妇人。

    他是这趟航班的机长,空姐出去后他便把飞机交给副机长驾驶,亲自过来陪着这个老妇人。

    老妇人头发有些花白,看起来有六十多岁,从衣着来看应该非富即贵。

    此时她脸色和嘴唇俱都泛白,眉头紧蹙在一起,手紧紧的捂着胸口,呼吸有些喘促,看起来十分的痛苦。

    林羽扫了一眼,便判断出了这个老妇人的症状,应该是急性心肌缺血,便说道:“这个老人应该是……”

    “是急性心肌缺血!”

    未等林羽说完,卞阳便抢着跑到了老人跟前,急忙询问道:“阿姨,您是不是感觉胸闷胸痛,呼吸困难?”

    老妇人有些说不出话来了,急忙点了点头。

    “太好了,我就是这方面的专家!”

    卞阳颇有些兴奋,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药,说道:“幸亏我随身携带了一瓶地奥心血康,吃上很快就能见效。”

    林羽一听面色一变,急忙阻止道:“不行,从这个老人的气色上来看,我推测她有心动过缓的症状,你要是给她吃了地奥心血康,可能不仅起不到治疗作用,反而会加剧她的症状。”

    “推测?你是要笑死我吗,你看一眼就能确定她是不是心动过缓?!你是神仙吗?”卞阳颇有些讥讽的嗤笑了林羽一声,刚才经济舱的人捧林羽的时候他就看林羽不爽了,现在当着头等舱这个大美女的面儿,这小子还想出风头,休想!

    “不是,两位先生,你们到底谁是医生?”这时机长有些纳闷的问了一句,“有证件吗?”

    “对啊,你小子说自己是医生,你他妈的有证件吗?”

    卞阳噌的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瞪了林羽一眼,接着将自己的证件递给了机长。

    机长看到证件上的“京城大学第一医院”几个字样,面色顿时一喜,要知道,京城大学第一医院,可是京城排名前三的三甲医院啊。

    随后他转头望向林羽说道:“这位先生,请问您在哪所医院高就?”

    “我……我不在任何医院就职,我自己开了一个小医馆。”林羽如实的回答道。

    “那打扰您了,请您回座位去吧,有这位卞医生在就可以了。”机长面带微笑的一伸手,示意这里已经不需要林羽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33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