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纲手娇躯”无力承受他的索要

“征服纲手娇躯"无力承受他的索要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以后我就在这里跟你住了,负责帮你煮饭,煮菜,挑水……”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抬起头来看向郝建,“但是你别想着泡我,我是不会喜欢你这种类型的。”

郝建那个无语,他下意识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自己是什么类型的?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她那一身村姑的衣着,却又顶着一头杀马特黄毛的打扮,心中好笑,谁说过要泡你了,老子还没饥渴到要跟一个还没长成熟的小姑娘干那些事。

“咳咳……那个……”

其实郝建想说,自己能照顾好自己,不需要她的照顾的,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她冷清的声音给打断了。

“你不要试图用这种拙劣的方法跟我搭讪,我不想跟你说话。好了,你让开。”她挑着两个空桶从郝建的身边走过,往屋外的水井走去,突然又停下脚步,“以后我就睡那张小床,你睡大床,晚上你不能打呼噜,不准说梦话,更不能找任何借口爬上我的床,不然我会把你扔到屋外去的。我可是跟书上学过跆拳道的。”说完就走了。

郝建哭笑不得,什么鬼东西,还书上学过跆拳道呢,把老子打出屋外……就凭你这小丫头。

原本郝建还想让她拿着东西滚蛋的,毕竟让自己跟一个小姑娘住一个屋子可不是什么好事,可是一看她扁担上挂着的两个大水桶,顿时又打退堂鼓了,他可不愿意干这种粗活,尽管这点力气他还是有的。想想,有一个人照顾自己,帮自己烧饭做菜,好像也挺不错的。

“嗨,小孩……”

“我有名字,我叫纭月。好了,你可以闭嘴了,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

看着她又挑了两桶水回来从自己的身边经过,小小的身子,两个装满水的桶估计都比她的体重还重,看着她那略显吃力的样子,郝建心中暗自佩服,又有些不忍。

“你年纪还这么小,怎么不去上学啊。”

纭月闻言,身子微微一顿,一丝不易觉察的黯然从她脸上划过,“没钱。”淡淡的两个字从她嘴里飘出来。

顿时间郝建的心也跟着莫名的颤动了一下,五味杂陈,原本嬉笑的表情也渐渐的沉了下来,随即他又扬起一张真诚的笑脸,高声说道:“用不了多久,你就能上学了,想上什么样的学校都可以!”

纭月看也不看他一眼,“呵。”一声冷笑,“前年到这里的挂职的第一书记也是这么说的……可你连个当官的都不是……”

郝建顿时语塞,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是看着她丝毫不想搭理自己的样子,顿觉素然无味,于是索性什么也不说了。干脆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头往被子上一搁,闭上眼睛休息去了。

纭月看了他一眼,“呵”。又是一声冷笑,抓起菜篮就到大门外摘菜去了。

吃过了午饭。

李秀娥跟着一个大约五十岁的大叔来到了郝建的住处。

“郝经理,吃过午饭了吗?”

李秀娥很热情。

郝建连忙起身迎了过去,“您好您好,李主任。”在她手上握了握。

也不知是因为不习惯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李秀娥在触碰到郝建双手的时候,身子莫名一颤,脸蛋也微微的红了,只是轻轻的跟郝建握了握,便有些不自然的抽离了手。

郝建也是如此,毕竟他跟李秀娥昨晚上可是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尽管目前看来,李秀娥似乎什么也没记起来,但是他却不可能忘记,尤其是看到她那美丽的外表,还有她哪怕是现在一身农妇的打扮,依然无法遮掩住她完美曲线的身材,更增添了一丝纯净之美,让郝建一不小心就着迷了,看着她的眼神也多出了一丝赏心悦目的色彩。真的很想跟她再来一次,也不知道她清醒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会不会也像昨晚上那样的热情。

“郝经理,还习惯吗?”

李秀娥微微的偏过头,躲开郝建炽热的目光,又关切的问道。

郝建这也才回过神来,呵呵一笑,“还行,不过这要感谢纭月那小丫头,要是没有她,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你才小丫头呢!”

 文学

冷不丁的,纭月在那边就十分不爽的冒了一句,弄得郝建直接就尴尬了几分,心想这纭月也真是的,插什么嘴呢。

倒是李秀娥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了,纭月可是她给郝建安排的,李秀娥自然了解她的性格,所以也没在意,“嗯,习惯就好,今后你还要在这里住很长一段时间,若是生活上遇到什么难处,记得一定要跟我提出来。”

“没事没事,我可是个大男人。要是连这点苦都吃不了,我还谈做什么大事。”

李秀娥点点头,“那就好,对了,我这次来是特地给你介绍个人的。”她往身边的大叔做了个手势,“他是赵叔,是我们村公所的技术员,同时也是我们这里卫生所的中医大夫,因为常年经常进山里采药,估计没有人比他更熟悉我们这一带的地形了。我想到你们公司将要在这里投资旅游。想必进山考察风景是必不可少的,有他的帮忙,估计能给你带来不少的方便。”

郝建闻言,顿时双眼一亮,这太好了,自己还正愁该怎么着手考察的事情呢,不得不说李秀娥考虑事情的周到远远超乎常人,这也难怪李雪对她的评价这么高。连忙握住赵叔的双手,激动的道:“您好您好赵叔,这段时间,那我可就要多多麻烦你了。”

赵叔很淳朴,为人也不怎么善言辞,只是笑呵呵的连连点头,“好好好。”

郝建想了想,“我听说桃花村有个赵家沟,风景非常的秀丽,听说还有个十分清澈的湖,要是你有空的话,不然我们今天就去那里看看怎么样?”

“我也去。”

旁边正在的纭月一听赵家沟三个字,顿时双眼一亮,冷清的脸上划过一丝难得一见的兴奋,连忙站起来喊道。

李秀娥连忙使了个眼神过去,“纭月!”

纭月一看李秀娥的眼神,顿时就乖乖的闭上嘴巴了,嘟着个嘴巴继续洗碗去了,好像很害怕李秀娥的样子。

然而听了郝建话的赵叔却是表情一僵,脸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这个……就这样就去赵家沟,恐怕不行,要不还是过两天吧,我得去准备一些东西。”

郝建一愣,看向李秀娥。

李秀娥笑了起来,“郝经理,赵家沟的风景的确很漂亮,真的是一个值得一去的地方,但是到那边的路程有点远,而且一路过去的地势非常的险峻,别说是像你这样从大城市里来的,就连我们本地人,都没有几个人敢去那里,据我所知,我们桃花村除了赵叔曾经到过那里外,还没有其他一个人能去到。而且,若想将那一片开发出来搞旅游的,投资会非常的大。我看……郝经理还是暂时先不要考虑赵家沟那一带比较好。”

郝建闻言暗暗吃惊,不过转瞬间他便是晒然一笑,心想自己这些年什么样的复杂的地形没走过,你们也太小看我郝建了。至于投资?自己家那个未婚妻,财大气粗,只要有投资价值,钱还真不是问题。

“就是因为鲜有人至才更凸显出他的价值。去,一定要去。那赵叔,就麻烦你安排个时间。准备好了,立即来找我,怎么样?”

郝建目光坚定的看着赵叔。

赵叔重重一点头,“那好,后天,后天早上我来接你。”

“一言为定!”

郝建在他肩膀上重重一拍。

“我也要去!”

这时纭月又站了起来,大声说道。

所有人都给她翻了一个白眼。

桃花村是一座被群山环绕的山村,这里风景秀丽,景色宜人,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从村庄前面环绕而过,那里有一大片绿油油的水稻。村子的后面是一座大山,上面长满了野生的桃树,只不过现在并不是桃树盛开花的季节,纵然如此,那一片迥然的绿也同样无比的壮观,令人忍不住向往。

因为已经决定好了后天去赵家沟,下午的时候,郝建无所事事,便在村里转了一圈,穿梭在一条条石板砌成的道路上,走在一间间青砖与垒土建成的房屋之间,古朴的设计,年代的久远,让这里的每一片砖瓦,甚至是地上的每一块石头,都充满了一道令人宁静的气息,让人忍不住去追溯它千百年的苍茫历史。

看着这样的景致,呼吸着农村里才有的清新空气,郝建浮躁的心也因此而沉静了不少,确实是一个那难得的旅游圣地。

村里并没有什么人,静悄悄的,偶尔在路上会碰到几个下地干活的大婶以及老汉之外,还有就是蹲在门边玩耍嬉戏小孩,郝建都一一打了招呼,而郝建一身的城市打扮,以及他那俊秀的外表,自然而然也吸引了每一个路人的目光。只小半个下午,不用李秀娥特地的在宣传,整个村里的人都知道了,有个长得非常俊朗,性格十分和善的城市大经理来到了他们桃花村。

村里不跟城市,一到晚上就变得黑灯瞎火,除了一声声悦耳的虫吟蛙叫就是夜莺的鸣啼,其他一切都是静悄悄的。只有少数的人家会点一盏电灯,但是很快就灭掉了。

吃过了晚饭,郝建在院子里跟几个好朋友打了几个电话,大约是告知自己来到了桃花村的事情,之后便素然无味的回到屋子里。然而当他推门进屋的时候,顿时呆立当场,整个人僵在了那里。

直到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吞了一下口水,扯着有些干燥的嗓子,问道:“你在干嘛?”

只见纭月全身上下,除了裹在屁股上的那一条小三角挡住了重要的位置,其余位置丝毫不挂,正在从水缸里打水。

听到了郝建的声音,纭月回过头来,十分淡漠的看着他,没有惊吓,也没有怒骂,而是非常平静,甚至是无所谓,她淡淡的回了一句:“洗澡啊。”

洗澡!!??

还没等郝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纭月轻轻一拉,那挡住她身体最重要的一块布片就这么从她身体上消失了。一张白白的小屁股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冲进了郝建的眼球。不得不说,虽然才不过十五六岁,但是她的身材真的很好,圆圆的屁股,细细的腰,以及全身上下光洁紧致的皮肤,细嫩得如同婴儿一般,无不彰显着她的年轻与稚嫩。

要不是因为她的那一头杀马特的奇怪造型令郝建一开始就忽视了她的脸蛋,其实这么细细一看,她还是挺漂亮的那种,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坚挺的小翘鼻,红润的薄唇,稍微打扮一下,那绝对是个令人着迷的小美女。

只是……你就这样当着一个男人的面前洗澡,好像不对吧,你娘没跟你说过你这样做跟玩火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的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29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