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们不带小雨伞*看着我是怎么进入你的

“宝贝我们不带小雨伞*看着我是怎么进入你的嗯哼….嘤咛….”杨玉娟有了反应,抿嘴嘴唇哼了两声。

“骚婆娘,还不乐意呢,这才整了几下就遭不住了,下面只怕都跟泼了水似得流吧。”

李大柱邪邪一笑,如泥鳅一样滑了下去,隔着厚厚的牛仔裤,在大腿缝里抠了起来。

虽说杨玉娟这大白菜被赵松那狗日的给拱了,可拱的时间不长,又没生养,这大屁.股,大大的,软软的,摸着跟气球似得。

那里被摸,杨玉娟大眼一瞪,两腿想要夹紧,可浑身酥酥麻麻,跟雷打过似得没力气,只能任由李大柱鼓捣,抠弄。

“啊,这是什么?”

被抠的舒爽意动,杨玉娟顺手抓向了李大柱裤裆,顿时惊醒过来。

那玩意儿又长又粗,跟大茄子似得,不,不茄子要硬得多,像擀面杖!

最大号的擀面杖!

“咋样?我这家伙还成吧。”李大柱自豪的挺了挺胸膛,摆动腰肢往前面捅了捅。

“刺啦”

杨玉娟猛地一把扯下李大柱裤头,一条巨蟒对着自己怒目而视,惊愕的捂住了小嘴儿。

李大柱再不迟疑,扯下杨玉娟裤头,露出两条丰腴肉实的大白腿,中间被黑色蕾丝内裤包裹的地方鼓鼓的,跟小山丘似的。

看得李大柱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咽了口唾沫,一把扯下杨玉娟的黑色蕾丝内裤,挺着家伙往里撞…..

“啪啪啪”房间里响起一阵肉浪之声。

昏黄灯光下,李大柱扛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双手摁在两团耸动晃荡的奶.子山。

目送大棒子像打桩机似得,一次又一次的深入猛扎,将两片粉红色木耳挤开,带出阵阵白浆,还是热的。

每一次的深入,势必让大奶颤抖不已,远远望去,宛若平静的海面上起了一层肉浪,此起彼伏。

“嗯哼….啊….嘤咛,大柱,轻,轻点儿…..”

杨玉娟娇喘不止,紧咬着嘴皮儿,发出阵阵闷哼之声,下面那小洞像插了一根烧火棍似得,磨的两片饺子皮火辣辣的疼!

忽然,“啪”的一声,大棒子滋溜一声猛地扎了进去,蛇头顶到最深处洞壁,脑袋里“翁”的一声,一片空白!捅的灵魂都在颤抖一般!

“啊!嘶!”

“啪啪啪”

 文学

李大柱加快速度,小溪慢慢流出更多的白色汁液,沾满了黑色大棒子,就跟浆糊似得。

润滑效果很不错,一棒子捅到底儿根本不费劲儿!

“嘶,这婆娘下面还挺紧嘛,饺子皮还是红的。”李大柱一抽一送,完全遵循“三浅一深”的真理,认认真真做起了石油工人。

捅进去,拔出来,捅进去,拔出来,一股一股白沫汁液缓缓流淌了出来,伴随着杨玉娟阵阵的欢畅呻吟。

“啊啊啊”

“啪啪啪”

时间眨眼而过,转眼半个小时过去了。

李大柱如同一头野狼似得,两手紧扣着小蛮腰,发起了最后的冲刺。

小腹处猛地升腾起一股火,“啪啪啪”声中送入了大棒子中间!

“啊啊啊!大柱,快,快用力,啊…..啊,我,我….啊…..舒服死了…”

“砰!”

猛地一下,大棒子顶到花.心深处,大棒子猛然间跳动起来。

间接性的喷出一股又一股热浪,火热、滚烫,迎向了小溪深处滑出来的粘稠汁液…..

杨玉娟四仰八叉的躺在缝纫机上,半睁半闭的桃花眼里一片迷醉,好不舒爽。

舔了舔干涸的嘴唇,一种全所未有的舒爽涌遍全身,这种勇猛哪能是赵松那熊样儿能做到的。

每天晚上爬炕上,捅进去就一二三四的能耐,不到三分钟立马软下来,烂泥都没这么烂。

“啪!”

“嘤咛。”杨玉娟吃痛,屁股墩儿颤了颤,白花花的肉浪一荡一荡的,连菊花都跟着一缩。

李大柱坏坏笑了笑,大手滑向了屁股蛋子,到底是没生养过的俏媳妇儿。

大大的屁股墩儿跟白面馒头似得,还有一个小臀尖儿。

一巴掌下去,小臀尖反弹回来,白嫩的肉阵阵摇晃。

两手往外扳开,屁股缝儿黑漆漆的,菊花往里一缩,上面的小溪流了一股白色汁液下来。

“嗯,要是一棒子捅屁.眼儿里去,肯定更紧!”李大柱邪恶的想到。

书上可都那么说的,有些婆娘天生就乐意男人往屁.眼儿里捅,没润滑剂就吐口水儿,实在不行打个鸡蛋。

想着想着裤裆那玩意儿又有了反应,原本耷拉着的脑袋儿,一点一点,从草丛里慢慢站了起来,黑黢黢的棒子上裹着白色汁液。

手指滑向大腿柱子内侧,撩拨着一撮儿小草,轻轻一扯。

杨玉娟嗯哼一声,扭着身子,两颗大奶.子一甩,说不出的快感!

“嘿嘿!”李大柱乐得直贼笑,暗暗道:“村长家的儿媳妇儿又咋的了?还不是让老子给日了,妈的,太舒服了。”

伸出两根儿手指夹起一片面包,杨玉娟嫩的很,面包片儿粉红.粉红的,裹着点点热流,滑腻腻的,饱满的很。

拨开一瞅,啧啧,还流水呢,那地方一缩,顿时一股白沫滑了出来,径直流向菊花。

“滋溜!”两根儿手指并拢往里一捅。

杨玉娟大腿柱子连忙夹了起来,还没消化完呢,咋还捅啊?

“嘤咛….大柱,大柱,不行了,不能日了….啊…啊,我还得回去呢….过两天,过两天赵松一下葬就给你日成不?啊…啊..轻,轻点儿….”

大腿紧闭反而带给李大柱一些快感,日婆娘这玩意儿就跟追婆娘一个道理,越是追不到手,这心就越痒得很。

反而,这婆娘要脱得哧溜溜的岔开着腿让你日,反而没半推半就来的刺激!

这会儿的李大柱就这种感受,滑遛遛的雪白大腿无比火热,夹得异常舒服,手指一伸一缩从里面带出更多的热流。

“说好了以后给我日啊,天天给我日,成不?”李大柱说着,手里也不闲着,啪啪啪的抽送起来,热流一阵一阵的往外喷射。

“啊,嗯嗯….好,好,给你日,一定给你日….啊…别,别整了,要,要出来了…啊….”杨玉娟摇晃着脑袋儿,胸前两团甩来甩去,好不壮观!

“那,只能给我日,不准给别人日,成不?也不准改嫁!”李大柱没停手的意思,反而捅的更快、更深了。

那里面又嫩又滑,给上了机油似得!两根儿手指头都磨得热乎乎的……紧致无比啊!

“啊,啊,好好…啊嗯哼….好,只给你日,只给你日….啊…别,别捅了啊….”杨玉娟差点儿被嘴唇都咬破了。

又一阵热流喷了出来,李大柱这才停手。

坏笑着瞅着杨玉娟,说不出的爽快,他奶奶的,让赵松那王八蛋欺负了十多年,今儿总算找回来了。

不出意外,那顶绿油油的帽子一辈子就挂在赵松头上了,不,是挂在赵松坟头上了。

“呃…嘶….”杨玉娟岔开大腿,一股凉风吹在下面,这才舒服了一些。

先是大棒子一阵猛捅,捅的俩饺子皮都红肿了,接着两根儿手指又给捣腾了一番,以往一个月也没这么大的量啊,可把自己给累着了。

歇了十来分钟,杨玉娟这才提起裤头,收拾了一番,拿起寿衣才撇着大腿,撅着屁股蛋子,一摇一摇的往家里走。

“过两天河边玉米地见啊,搁里面铺好地儿,等着老子来日你…..”李大柱低声道,见杨玉娟没影儿了,这才回屋。

这一炮日的太爽了,杨玉娟水嫩漂亮是一方面,破了身又是一方面。

最最重要的是,忍了十多年,这口恶气终于出了!

估计赵松那小子在天之灵,得知自己干了他婆娘,恨不得诈尸还魂来找自己麻烦吧。

“嘿嘿,小爷这根儿巨无霸不日的你全家趴下,小爷就不叫大柱!他妈的……”嘟囔了两声,李大柱沉沉睡了去。

赵松挂了,挂得不是很光彩,死在婆娘肚皮上,私下大家都说,赵松是个求没用的玩意儿。

那电视里演的都是,大棒子把婆娘捅死的,没演过男人趴婆娘肚皮上累死的。

可赵松有个当村长的爹,这话没人敢大声说。

死的不光彩,加上农村里迷信,越是年轻,越是死的蹊跷,这人就阴魂不散,阴气重。一不小心就要闹鬼。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27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