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的巨大”内s的满足感

 狮子的巨大"内s的满足感赵小娟的爸低着头吃饭,默不作声,她妈看了几眼她爸爸的脸色,半天说了一句:“当初王二狗家托人来说媒,咱们还把人撵走了!”

  赵小娟的爸眉头皱了起来,她妈很识时务的闭上了嘴。

  王二狗家可是翻了天了,家里鸡飞狗跳。王老汉拿着藤条追着王二狗满院子打,一边打还一边骂:“你这个臭小子,你是吃了豹子胆了,一下花了家里这么多钱,你个败家的玩意,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爸,爸,我不敢了,你别打了。”王二狗撵着鸡鸭狗满天飞,他想,我多鬼啊,东西都买回来了,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还真舍得打死我吗?

  父子两个的世纪大战持续了有半个小时,王二狗的妈一开始还能忍受,最后实在受不了了。

  她把手里正要盛饭的碗,使劲往院子里的青石板上一摔:“啪!”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巨响,这声响动足以把闹得不可开交的父子俩震慑住。

  她铁青着脸对二狗的爹说:“够了,跟了你这么些年,成年累月省吃俭用累死累活,没享过一天福,孩子体谅我们干活辛苦,买就买了,你闹起来没完了是吧?”

  王老汉疼老婆,在他心里老婆最大,二狗第二。他一看二狗他娘真发火了,东西都已经买了,钱也花了,不免泄了气,可是嘴上还依旧不依不饶,:“抽水机买就买了,那三蹦子有什么用,你说他不是败家是什么?有两个臭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说着他又要拿藤条去抽故意做鬼脸气他的儿子。

  二狗他娘冷了冷脸,哼了一声:“为什么买三蹦子?孩子看上支书家闺女了,叫人去说媒,人家把我们当盘菜了吗?比样貌,比本事咱家二狗哪里差了,还不是因为咱家穷,人家瞧不上他?”

  二狗这时已经跑到他娘身后,附和着说:“我娘说的对,这三蹦子多给咱家长脸面。我看这下赵小娟家还能说什么!”

  王老汉一看二狗又不知道天高地厚,轻的发飘,使劲往地上啐了一口:“王二狗,你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你个龟孙子。”

  龟孙子?

  听到这话,王二狗和他娘对视了一眼,二狗娘心想,这老东西是老糊涂了吗?

  王二狗噗呲一笑,说:“爹,我是龟孙子,那我爷是龟啊,那你不成龟儿子了?”说完王二狗再也忍不住,放肆的躲在他娘身后边大笑起来。

  二狗娘也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一个劲儿的骂王老汉老糊涂了。

  夕阳西下,晚霞布满了山后。最后一缕霞光慢慢隐去的时候,王二狗家的饭桌上已经是热气腾腾。

  发了一顿脾气,王老汉虽然心疼钱,可是看看院子里的抽水机和三蹦子,他也难以掩饰心底的喜悦,蹲在装着抽水机的三蹦子前美美的抽起了旱烟,这可是村里第一台抽水机,我王老汉家是头一份!

  农村的篱笆墙都很矮,还没有一人高。路过的街坊都能看到王二狗院子里的一切。

  特别是去超市买副食品路过的街坊,看到王老汉蹲在三蹦子旁边的时候,都会讨好的隔着篱笆墙和他打招呼,问东问西的。这感觉让王老汉也很受用,渐渐的他忘记了心疼钱了。

  王二狗去超市买了不少副食,有酱猪蹄还有猪耳朵,护心肉,猪肝,满满当当买了塑料袋子满满的一兜子。

  二狗娘把菜切了端上桌,王老汉一看二狗买了这么多菜,又心疼的想发火。

  这时候王二狗开了一瓶好酒,给他爹斟上满满一杯,说:“爹,我知道你心疼钱,可是你看看你的年纪越来越大,这身体再好,也架不住老这么干重活啊。”

  “是,我是没给你商量就买了三蹦子,可您也不想想,我妈去个镇上要骑自行车骑多久?买个什么都不方便。将来我要成家娶媳妇,您要抱孙子,您就不为自己想,将来您孙子去镇上打预防针,就像这么热的天,我们也得骑自行车去吗?”

  “这钱是我挖山参卖了挣的钱,又不是偷的抢的,提高一下咱家的生活质量有什么不对吗?”

  一番话说得合情合理,酒过三巡,王老汉也彻底消了气,又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白酒说:“臭小子,连个媳妇儿都没有,还让我抱孙子?”

  二狗娘正端了摘好的发芽葱往屋里走,听到他爷俩在说儿媳妇抱孙子的事,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急的她两步进了屋说:“坏了,我刚想起来一件事!”

 文学

  王二狗正和他爹喝得高兴,听见他娘一惊一乍的,笑了笑说:“妈,你是不是也高兴坏了,怎么说话不像平时那么沉得住气了。”

  二狗娘把盛满发芽葱的盘子往桌子上一放,看了两眼已经喝的满脸通红的父子俩,说:“上次开红色小轿车的那个闺女,今天来找你了,我说你不在家。”

  “啊,是那个买我老山参的李总?”

  王二狗一听是李云静来找他,觉得全身的酒都醒了,心想难不成她又想收购什么药材?

  这发财的机会真是来了。我老王家祖坟可是冒青烟了。

  他嘿嘿一笑,问他娘:“妈,你怎么不让她等等我?”

  二狗娘白了一眼二狗,说:“人家那么大的姑娘,能等你?”

  王二狗憨憨一笑,挠了挠后脑勺说:“妈,你别忘了咱家的三蹦子怎么来的?”他心里明白,他娘是想说,人家那么有钱的人能等你吗?

  想起李云静那张红扑扑的小脸,青春靓丽的背影,王二狗就觉得热血沸腾,他心里想如果我也能有这么一个女人就好了。

  想归想,可是他知道自己和李云静有着云泥之别,他们不可能会有交集的。

  王二狗赶紧回到房间,再次拨通了上次的号码……

  他的心里有些紧张,清楚知道这就是贫民面对富豪很自然的自卑感在作祟。

  “王二狗先生,我今天去找您,您不在家。是这样的,我现在急需一百支野生何首乌,不知道你有没有方法短期内搞到?”

  “好啊,没问题啊。别说一百支,就是一千只,我王二狗也能给你搞到,行,没问题李总。到时候我联系你。”

  两人简单聊完了电话,王二狗爬到南屋的平房上,铺了一张草席子躺下纳凉。

  晚上闷热,没有一丝风,看样子要有一场大雨要来临。

  他心里想着李云静给自己要何首乌的事情,那个东西可不是很好找。上次的野山参是在山坳里自己闻着味道才找到的。

  难不成这一次,还要去那里试试看?

  想到这里,王二狗觉得鼻尖传来了一股异样的味道,是药材的味道。他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对!这就是何首乌。

  他顾不得天气炎热,拍拍身上顺着平房的木梯子下来,闻着味道往上次发现野山参的山坳里寻去。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王二狗鼻尖的何首乌味道越来越重,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心想着味道越来越浓,想来何首乌就在这附近了。

  他在山坳里找寻了半天,没有任何发现,不免有些垂头丧气,心想:“明明就在附近,怎么会没有呢?”

  他在地上找了一根棍子,绕过山坳,往山后寻找。何首乌也叫地精,坝子村这里都叫九真藤,喜阳耐半阴。这些药材信息和生活习性像放电影一样出现在王二狗的脑海里。

  他觉得山后背阴,何首乌不应该长在阴暗潮湿的地方,这不科学。可是冥冥之中有一种理想,引导着他往山后走。

  走到一棵樱花树旁的时候,他看见了一汪清泉。泉眼不大,从石头缝里不断流出,在石头的下方形成了一滩清泉。

  王二狗不由得眼前一亮,只见清泉的旁边就有一棵何首乌。看地上的叶子部分,这根何首乌个头不小啊。

  他拿出从家里带出来的小铲子,小心翼翼的往下挖,没想到越挖越深,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王二狗竟然挖出了两根巨型人型何首乌,他俩并排缠绕在一起,就像一对过日子的夫妻。

  他不禁喜上眉梢,这么大的何首乌,能卖多少钱啊?

  可是转念一想,李云静要的可是大批的何首乌,这两个虽然说大,也就四五十斤的样子。离李云静要求的数量相差太远。

  他把何首乌用袋子装好往回走,一路上都在琢磨怎么能让这俩何首乌数量增加。想来想去,忽然想到一个主意,把这夫妻何首乌种到地里会不会生小何首乌呢?

  他心里捉摸着,就回家提了?头,到了东河边自己家的玉米地的北头,在一块很隐秘的角落里,他挖了个坑把夫妻何首乌种了下去。

  种完何首乌,王二狗抬头往天上一看,月亮已经被乌云遮住,眼看大雨就要来到。他赶紧急匆匆的回了家

  果然一进家门,大雨瓢泼而至。大雨下了,家里就凉快多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27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