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嫩草销魂又大又粗,好涨水快流出来了快进

官场嫩草销魂又大又粗,好涨水快流出来了快进此大规模的人事调整,仿佛就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事先没有任何征兆。

  我恍然大悟,秋彤一直不动声色,原来是在酝酿着综合的整体人事变动,她此次出手,快刀斩乱麻,直接给了赵达剑一个措手不及,砍掉了赵达剑赖以发威的资本。

  赵达剑手里没有人,就像是断了翅膀的老鹰,难以再振翅抓小鸡吃了。

  我不由佩服秋彤的办事果断和沉稳,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不过,赵达剑依然是副总经理,他是集团任命的人,虽然秋彤知道他此次做了不光彩的事情,但无权撤换他。

  我不由又担心秋彤此次对曹滕的安排,会加深赵达剑对她的怨恨,同时还会触怒曹莉。

  不过我又想,既然秋彤敢于这么做,就一定会有她的全盘考虑,毕竟她是从集团人力资源部下来的,有多年人事斗争的经验。

  曹滕这次做了这么大的卑鄙之事,不开除他就算是很好,秋彤应该还是给曹莉留了面子,但曹莉领不领这个情就难说了。

  我不再想这些了,开始替元朵高兴,忙着替元朵收拾办公室的东西,准备搬到公司她的新办公室里去。

  新站长是从本站发行员中提拔起来的,是一位工作敬业人缘极好的中年女同志,曾经被评为全省优秀发行员,还是集团的年度先进工作者。

  元朵离开站里时,全站发行员在新站长的带领下集体给元朵送行,大家免不了又依依不舍唏嘘半天,元朵感动地落泪不已。

  我送元朵到新办公室,在公司楼下遇到了赵达剑。

  赵达剑阴着脸,耷拉着脑袋,正站在楼下看着院子里的几棵冬青发呆。

  元朵和我主动给赵达剑打招呼:“赵总好!”

  赵达剑浑身一个哆嗦,转身看着我们。

  然后赵达剑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元朵:“元站长——哦,不,元经理,新官来上任了,我是不是该祝贺你呢。”

  元朵微笑了下:“谢谢赵总的祝贺,今后还得赵总多关照提携。”

  赵达剑接着不看元朵,开始冷眼看着我,半天不说话。

  我冲赵达剑笑笑,接着就跟着元朵上楼。

  上了楼梯,我回过头,赵达剑背着双手正半仰脸看着我,眉头紧锁,目光深邃。

  赵达剑的目光让我的心一颤。

  帮元朵放好东西,秋彤笑呵呵进来了。

  “我来看看咱们崭新的元经理,现在可就是你一个光杆司令,兵可要你自己去招了。”秋彤和元朵说。

  我看见秋彤就紧张,忙找个借口出溜了。

  下楼,赵达剑不在了。

  发行公司办公楼位于集团经营办公区内,集团的很多家经营单位都在这里,广告公司在发行公司办公楼西面的临街办公楼,经营管理办公室就在发行公司对过的那个小楼一楼。

  我随意往对过看去,看见赵达剑正走进经营管理办公室。

  我知道他此刻一定是去找曹莉的。

  一想到今后秋彤的这两个对手,我不禁替她担忧,秋彤干工作是第一流,但搞暗斗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不过,这些我管不了了,我把元朵扶持起来就算圆满完成任务。10月份就要过完,我很快就要领完工资和提成离开海州了。

 文学

  元朵上任的第二天就找到我,直接提出让我到她的大客户开发部去工作,说她已经和新站长打了招呼,替补马上就找到,我今天就可以去她那里上班。

  秋彤授予元朵自主招人的权力,她第一个就瞄准了我。

  我直接回绝了元朵,没有说原因。

  我很快就要走了,再去元朵那里折腾毫无意义,虽然我很想去元朵那里扶上马送一程。

  元朵脸上露出极其失望的表情,但她没有问原因,似乎意识到了一些什么。

  我心里暗暗祈祷元朵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一帆风顺,祝福她收获幸福的爱情。

  随后的日子,我在新站长领导下继续自己的工作,元朵则在新的岗位上开始了新的生活。

  离开了元朵,我感到落寞和空虚,同时又有些牵挂。

  晚上,我会经常上网和浮生如梦聊天,浮生如梦最近的情绪不错,除了和我交流工作之外,更多的是和我探讨对人生和生活的看法,时不时有意无意地问起我的个人情况,都被我巧妙地回避过去。

  有一次,浮生如梦说:“客客,你说,现实到底有多真?网络到底有多虚?虚拟的网络里会有爱吗?”

  “我不知道现实和虚拟有多远,只知道心与心的距离可以跨越万水千山。网络里到底有没有爱,不必问别人。”

  “你说得对,我问你这个问题,很傻,我应该问自己的。看得出,你是一个有思想有深度的人,我喜欢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虽然是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但我依然很珍惜,客客,你会珍惜吗?”

  我叹了口气:“会的。”

  “有人说网络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我希望自己能长期活在这个梦里。”

  我心里一阵凄苦,不知道自己离开海州后,还会不会在网络里和她继续保持来往。未来不可测,明天会怎样,只有天知道。

  我心里明白,即使我还不时会想起芸儿,即使现实里的秋彤对我依旧是那样冷若冰霜,即使我知道自己永远也不会有机会靠近她,但无法否认,我已经迷恋上了现实里的秋彤和虚幻里的浮生如梦。

  既如此,我在网络里和浮生如梦如此地接近,是不是对她的一种亵渎和伤害呢?

  我的心矛盾纠结着,觉得自己已经不可救药,正在向着一个无底的深渊滑落下去。

  而不可救药的,似乎并不仅仅是我。

  离发工资的时间越来越近,离我离开海州的日子也越来越近,我就要离开这个漂泊暂留地了,就要离开秋彤和元朵了。

  我明白,这一走,恐怕就是永别,再也不会有相见之日。

  这天晚上,张晓天突然请我吃饭,饭桌上,酒过三巡,张晓天摸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推到我面前。

  我一愣:“张兄,这是干嘛?”

  张晓天带着微微的酒意看着我:“老弟,这里面是5万块,其中一万五是还元朵爸爸治病借你的钱,其他的是我张晓天个人的心意,表达我对老弟你真挚的谢意和敬意。”

  我顿时明白,张晓天一定是从元朵口中知道了我出钱给她爸爸做手术的事,张晓天现在是以元朵家人的身份来还人情了。

  “元朵让你这么做的?”

  “不,这样的事,怎么能让她知道?我作为她的男朋友,这是必须尽的义务,再说,元朵每个月那点工资,哪里来这么多钱。”

  我听了这话觉得有些欣慰,不管怎么说,张晓天是为元朵好。

  我喝了一口酒,看着张晓天意味深长地说:“张兄,这就是你今晚请我喝酒的目的?就是为了还钱和表示敬意谢意?没有别的意思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2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