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杏鲍菇当阳具|没事不疼一会就好

用杏鲍菇当阳具|没事不疼一会就好赵达剑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重重哼了一声,径直擦肩过去。


  我又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估摸秋彤清扫完玻璃碎片了,才敲门。

  秋彤正坐在老板桌后沉思着什么,神情很严峻。

  我突然感觉此事的性质已经超出了我的范畴,已经升格演变为秋彤和赵达剑之间有关权力的斗争。

  对他俩之间的斗争,我现在看不出谁是最后的赢家,当然我心里希望秋彤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秋彤看见我,神色随即换做平静:“请进——”

  我自觉坐在门边的冷板凳上,这是秋彤为我准备的专座。

  秋彤冷眼看着我,半天不说话。

  我有些不自在,不敢和她对眼神,怕一看她就忍不住要发痴,再被她理解为邪恶。

  终于,秋彤说话了:“今天找你来,是想问你个事。”

  “请问!”

  秋彤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然后站住看着我:“你们站长对你怎么样?”

  “元站长对每一个发行员都很好!”

  “那么,你觉得元朵做人和做事咋样?”

  “没说的,做人做事第一流!”我欣赏着秋彤窈窕的身姿,美极了。

  “那就好——”秋彤似乎觉得我的目光又有些不大正常,眼里露出不快的目光,返身坐下,口气变得严肃,“那么,你最近有没有对你的站长有什么不端的言行呢?”

  我神色庄重起来,站起来挺直腰板:“报告秋总,我可以以我的人格保证,不管秋总以前怎么看我,不管我们之间以前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是,我对元站长,是打心眼里敬重和尊重的,绝对没有做过任何对元站长无礼的行为!”

  秋彤盯了我足足有10秒钟:“坐下!”

  我坐下,嘴角绷得紧紧的。

  秋彤沉思片刻,按了办公桌上的电话按键,用免提打的。

  电话通了,秋彤开始说话:“元朵,我是秋彤!”

  “秋总好!领导有何指示?”

  “元朵啊,我是想问你一下,你们站上的那个发行员亦克,在你们那里平时表现怎么样呢?”秋彤边说边又瞟了我一眼,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

  “秋总,你是说亦克大——”元朵发觉自己差点走嘴,忙改口:“亦克同志啊,这是个很好的发行员,做事认真负责,和大家相处地也很好,投递质量没的说,征订报纸也不少,大家都很喜欢他。”

  我松了口气。

  “听你这口气,你也很喜欢他吧?”秋彤笑着,边又不屑地斜眼看了我一下。

  “嘻嘻……”元朵的声音有些害羞,说:“秋总,你……我们都是好同事呢。”

  秋彤呵呵笑了:“好了,元朵,我在逗你呢,你忙吧,没事了!”

  “秋总再见!”

  挂了电话,秋彤又盯住我看,眉头微微锁起。
文学

  我这时知道秋彤已经确信我刚才的话了,她已经否决了赵达剑,我不会滚蛋了。

  我赞赏秋彤处理问题的方式,不是直接就事问事,让大家下不来台,而是采取一种委婉的方式,既显得尊重对方,还一样能达到目的。

  但是,我知道,秋彤绝不会因为此事的澄清而改变对我根深蒂固的坏印象,她或许认为我是通过什么手段迷惑了元朵。

  果然,秋彤接着说:“亦克,我今天叫你来,一是想弄清楚一个事情,这事我不说你也知道,我现在已经基本弄明白了。二是基于你以前对我的作为,想提醒你一下,在公司里工作,个人形象很重要,特别是生活作风问题,尤其重要,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更要对别人负责。以前我们的事我可以不提,但是,我绝不容许你在公司里出类似的事情,否则,绝不姑息。”

  秋彤的口气有些绵里藏针,又说:“元朵很单纯,又比你小,你应该像大哥哥一样关心她爱护她,何况,她还是你的上级,你应该学会尊重上司。”

  “是,我记住了!”

  “昨天的事情,我想是个误会,但愿是个误会。”秋彤长出了一口气:“此事希望你不要有什么对立情绪,也不要对赵总有什么意见,他也许是误解了。”

  我又点头。

  “好了,没事了,我还是那句话,祝你在发行公司工作顺利,希望你能有一个健康的心态。”秋彤话里有话地说,同时下了逐客令。

  又一场风波过去,我再次逃脱了滚蛋的命运。

  我站起来告辞,心里突然觉得很压抑。

  回到宿舍,我郁郁地沉沉睡去,沉睡中,梦见了芸儿,梦见了和芸儿昔日的幸福和快乐。

  从睡梦中醒来,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我突然觉得嘴角有咸咸的东西。

  芸儿,你到底在哪里?今生今世,我们还会再相见吗?我睁大双眼看着小小空间里无边的黑暗,苦苦追问着,任悲伤的思绪在忧郁的心里滚滚奔流……

  第二天,在公司的统一部署下,各站都行动起来,秋彤亲自策划的订报洗街洗楼洗门头活动轰轰烈烈开始了。

  下午,我和另外两个发行员在一个小区的中心路口摆了两张桌子,拉了条横幅,向过往行人发放样报和征订宣传单,同时接受大家的咨询,现场订报。

  不可否认,这种形式的征订活动比起发行员单兵作战效果强多了,咨询的居民络绎不绝,当场订报的不少。

  正忙地不亦乐乎,元朵过来了,我悄悄问她那两个方案的事,元朵悄声说:“送上去了!”

  我放心了。

  元朵又小声说:“昨天秋总找你是不是那事?”

  我明白元朵指的是什么事:“嗯,没事,过去了!”

  元朵点点头:“秋总给我打电话了,我一听就知道那人去捣鼓了,我知道秋总是明察秋毫不会冤枉好人的。”

  这时,元朵接了一个电话,接完告诉大家集团总裁到发行公司视察工作,一会儿就要到我们这里来。

  传媒集团的一把手是董事长,二把手是总裁,三把手是总编辑。董事长负责全盘,总裁是经营委员会的头,总编辑是编辑委员会的头。集团专门设有经营管理办公室,作为经营委的上传下达机构。

  听说总裁要来视察,大家干得更加卖力了。

  不一会儿,两辆轿车开了过来,前面那辆车上下来了秋彤,后面下来了一个头发斑白的60岁左右的微胖男子,后面跟着一个30岁左右的女子,身材窈窕,面容俏丽,目光中带着一股傲气,还有几分妖媚。

  三人走过来,元朵迎上去招呼,秋彤面带微笑对大家说:“严总来看望大家了,还有,这位是我们集团经营办的曹主任。”

  严总和大家一一握手,平易近人地笑着:“天气很冷,大家辛苦了。”

  曹主任站在严总后面,显得很矜持,眼神不经意扫了我一眼。

  元朵把站里开展征订的情况汇报了下,秋彤不时在旁边进行补充。

  严总边听边点头,回头对曹主任说:“曹莉,发行公司的征订情况,你具体调查一下,回去弄一个内部情况简报。”

  曹主任原来叫曹莉,听严总一说,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好,回去我安排一下,只是,严总,这事要不要先和王主任汇报下呢,毕竟我是副主任。”

  原来曹莉是副主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26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