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谁让你疼*莽撞生殖腔挣

记住谁让你疼*莽撞生殖腔挣 赵达剑此刻俨然要扮演英雄救美的角色。

  元朵不看我,直接看着赵达剑,说:“没什么啊,什么事也没有。”

  “额……”赵达剑喉咙里发出一个含混的音节,盯住元朵不动,似乎要从元朵的神情里看出点什么。

  元朵神色自若地看着赵达剑:“赵总,你来有事吗?”

  “嗯……”赵达剑发出一声长长的嘶鸣,“我要到你站里的区域查看投递情况,你陪我下去,车就在门口。”

  说完,赵达剑阴阴地看了我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转身就往外走。

  赵达剑打着工作的名义,元朵当然不能拒绝。

  元朵边往外走,边将一串钥匙放在办公桌上,同时向我使了个眼色。

  我明白元朵的意思,她不带钥匙出去,那是要我在站上等她。

  这也正合我意,我很担心赵达剑打着工作的名义带元朵出去,会搞什么小动作。

  我独自坐在元朵的办公室里,随手拉开办公桌抽屉,看到一个笔记本。

  我随意打开,在第一页看到一段话:“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有着怎样的经历。可是,我分明感觉到,他那混沌的眼神里透出的忧郁和敏锐,他那邋遢的外表里露出的气质和教养,还有他那经常不自觉抿起的嘴角表现出的坚毅和坚韧,都在表明,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一个有着不平凡经历和来历的人。

  他虽然现在栖身于此,但我知道他不会长久在此停留,因为他不属于这个圈子,他是一只流浪的鸿鹄,而绝非我这样的安居燕雀。见到他的第一眼,他眼里那深深的忧郁就打动了我,我冥冥之中就有了某种感觉。面对这样一个浪子,明知他要飞走,我却身不由己迷恋着他,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虽然他依然在这里,可是,我心里总是那么不安定,因为,不知道哪一个时刻,他就会远走高飞。他要是真的走了,无疑也就带走了我的心。我该怎么办?我要和他一起浪迹天涯远走高飞吗?多么希望他能够永远留在我身边,虽然知道这机会微乎其微。”

  看着元朵的内心独白,我心中一阵难言的隐痛。元朵是何等聪明,她从不在我跟前说起这个,其实她早就预感我早晚会走。明知我会走,却还是要义无反顾地喜欢我,这是何等的一份真情,一份痴恋。刚才我硬着心肠拒绝了她,她的心里会是何等地伤心。

  可是,我没有别的办法,我现在孑然一身穷困落魄,拿什么养活元朵?我此刻的心依旧在漫无边际地漂浮游荡,能带给元朵幸福吗?还有,我的脑海里又飘出了芸儿,游荡出了浮生如梦……

  纠葛纠结中,头疼!

  我摸出一支烟,合上笔记本,吐出一股浓浓的烟雾,两眼怔怔地看着袅袅升起的青烟在眼前弥漫开来,如同此刻我迷惘酸痛的思绪……

  “亦克,你怎么自己在这里?”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沉思。

  我回过神,张晓天正站在门口,有些意外地看着我。

  我站起来冲张晓天笑了下:“赵总来站里视察工作,元站长陪他下去了,其他人不在,元站长留我在这里值班。张经理,你是来约元站长出去吃晚饭的吧?”

  “是啊,不知道她多久回来?”

  “他们刚走。”

  张晓天露出失望的表情:“那他们可能是要在外面吃晚饭了。”

  我请张晓天坐下,递给他一支烟:“来,抽支烟!”

  张晓天摆摆手:“元朵对我在她面前抽烟显得很反感呢,我正在戒烟。”

  我小小感到意外,我在元朵面前抽烟的时候,元朵从来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快,甚至有几次还调皮地拿起打火机帮我点烟。

  看来我面子比张晓天大。

  我给张晓天倒了一杯水。

  张晓天喝了两口:“对了,老弟,那天你们那美女老总找你去,是不是有什么好事?”

  我淡淡地说:“哪里,只不过是找我询问下工作上的事情,上司垂询,不挨批就是万幸了,哪里敢奢望什么好事呢。对了,秋总问起我们报商合作的事情了。”

  张晓天脸上闪过一丝紧张:“你怎么说的?”

  我暗笑一下:“我是一问三不知啊,告诉她这事是你策划的,我只不过是捡了个便宜,负责跑腿联系罢了。”

  张晓天松了口:“老弟,说得好,谢谢老弟捧场抓面子。其实,这事我还是很感激老弟的,我倒不在乎秋总,主要是在乎元朵。但是,秋总那里,也要和元朵这里统一起来啊,不然,不就……哎——我也是一片苦心,总想在元朵面前多留几分好印象,老弟把这份荣光送给了我,我心里很感激。”

  我正色道:“张经理此言差矣,这个合作方案本来就是我们一起商讨确定的,我只不过是提了一下要求,说了一点见解,总体的操作和策划,都是老兄弄的,没有老兄的具体策划,哪里会有这个成功的范例呢?

  所以,老兄不必说这些谦虚见外的话。再说,我这样的人,不图什么名声,图的是订报纸的提成,老兄能给我赚钱的机会,我感激还来不及呢,哪里还敢和老兄争这份荣誉。”

  我明摆着是强词夺理拍马屁,不但拍,而且拍地理直气壮。

  张晓天自然听得很受用,嘿嘿笑了下,拍着我的肩膀:“老弟,你很好,你很好。”

  他似乎无法用更多的语言来表达此刻的心情了。

  我说:“还有,老兄上次帮我摆平了投诉之事,我心里正对老兄感激不尽,正想该如何报答老兄呢。”

  张晓天的眼皮一跳:“此事乃举手之劳,不值一提。”

  我微微一笑。

  张晓天似乎不愿意再谈此事:“对了,老弟,你有女朋友了吗?”

  我做苦笑状:“张经理,你看我一个送报纸的穷小子,谁会看上我呢?倒是想有,但是找不到啊!”

  张晓天说:“老弟,是不是你眼眶子太高了?不过,你说的倒也是,这年头,一个男人,没有经济基础,找女朋友也真是不好找。其实,你可以在你们送报纸的发行员里找啊,哎——这个事情,还是要面对现实的,认清自己的位置,摆正心态,能将就的还得将就,毕竟,你年龄也不小了。”

  “老兄说的对,我会认真考虑的。”

  张晓天转了转眼珠子:“老弟,我倒是有个主意,想帮帮你。”

  “请讲!”

  张晓天顿了顿:“老弟现在干送报纸这个行当,地位低贱,收入低下,哪个女孩会愿意找这样男人呢?我看你脑子很活络,对营销还算有一点见识,这样,我的营销策划部最近想招收一名工作人员,你愿意加盟不?在那里,收入可是很高的,而且,工作环境也场面多了。社会地位高了,经济基础有了,还愁找不到合适的女朋友吗?”

  说完,张晓天自信地等着我叩头谢恩。

  我明白张晓天此话的用意,他还是担心我和元朵,想把我从元朵身边弄走。假如到了那边,我还不成了他手里的蚂蚱任其摆布了,说不定他什么时候找个借口就把我给开了。

  我半开玩笑地说:“张经理,你挖我们元站长的墙角,小心她找你算账!”

  张晓天说:“不会的,元朵我了解,她很善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她当然是希望手下人能混地更好的,现在就看你了,只要你答应,元朵那边的工作我去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26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