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喉脖子凸起小说:宝贝它变大了双马

深喉脖子凸起小说:宝贝它变大了双马草原的夜,格外宁静,偶尔远处传来马蹄得得的声音,那是晚归的牧民在归巢。

  我安然入睡。

  漂泊了几个月,第一次睡得如此安逸。

  第二天清晨,正睡地香,脸上痒痒的,睁开眼,元朵的笑脸正在眼前,发梢撩拨在我的皮肤上。

  看到我醒来,元朵嘻嘻笑了:“大哥,睡得好不?”

  我揉揉眼睛坐起来:“好啊,好久没睡这么好了,睡得好深好沉。”

  “真的?”元朵歪着脑袋。

  “真的!”我认真地点点头。

  元朵大大的眼睛看着我,突然有些潮湿,急忙转过头去:“大哥,起床吃早饭吧,吃完饭,我带你到草原上去骑马。”

  我一听来了劲头,急忙下床洗涮。昨天来的路上,元朵教会了我骑马的一些基本要领,对骑马正感兴趣。

  吃早饭的时候,我没有看见巴特,元朵说弟弟牵着家里的一匹老马到附近的珠日河草原旅游区挣钱去了。遇上骑马客人多的时候,一天能赚200多元。巴特今年干了一个暑假,就把这学期的学费攒足了。

  看着元朵叙述巴特时,她和父母骄傲的表情,我很感慨,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早饭后,元朵牵出两匹马,一匹是她的白雪,另一匹枣色的给我骑。

  马儿们见了元朵,都亲热地点头撩蹄,元朵摸着枣色马的脑袋:“酸枣,今天我大哥要和你搭档,你可要给我长面子,要乖哦……”

  酸枣温顺地频频点头,我忍不住笑起来。

  然后,我和元朵骑上马,直奔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元朵的骑术很精湛,给我表演了好几种马术,看得我佩服不已。

  酸枣不酸,与我配合倒也默契,很快我就能独自骑马小跑了,在秋日的草原上纵马驰骋,那感觉确实很美,心胸开阔。

  一会儿,元朵放声高歌:“父亲曾经形容草原的清香,让他在天涯海角也从不能相忘;母亲总爱描摹那大河浩荡,奔流在蒙古高原我遥远的家乡;如今终于见到了辽阔大地,站在芬芳的草原上我泪落如雨……”

  歌声悠扬悠远,我听得入了神,呆呆地看着元朵。

 文学

  元朵唱完,看我发呆的样子,莞尔一笑,一夹马背,白雪窜了出去,在草原上撒欢跑起来,马背上元朵那火红的衣服和白色的骏马相映成辉,宛若美丽鲜艳的花儿。

  看着远去的元朵,我一拍酸枣的屁股,纵马追了过去……

  跑了半天,在一条清澈的河边,我终于追上了元朵。

  此时元朵已经下马,正在河边的草丛里采花,草原秋天的花儿分外妖娆,和春天相比,另有一种风味。

  我下马朝元朵走过去,元朵手里捧着一束黄色的野花:“大哥,好看不?”

  “好看!”

  元朵把一支花递给我:“大哥,帮我戴上好吗?”

  我接过花,插在元朵的发髻。

  元朵跑到河边,对着河水照了照,然后抬头看着我:“大哥,我好看吗?”

  “元朵,你真美!比这些花儿还要美。”我实话实说。

  元朵脸上飘起两朵红晕:“那……大哥,你喜欢大草原的元朵吗?”

  面对元朵火热的目光,我的心颤了一下,不忍让元朵失望,点了点头。

  元朵眼里闪出喜悦和幸福的光芒,低头半晌,突然冒出一句:“大哥,我也喜欢你……”

  我的大脑蒙地一下,突然想起了芸儿,心一阵剧痛,面部肌肉痉挛了一下。

  元朵小脸通红,不敢抬头看我,突然又飞奔上马,飞驰而去,远处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和元朵在草原上跑跑走走,不知不觉接近了珠日河旅游区,来来往往的旅游车多起来。

  我和元朵并排骑马,元朵拿着我的数码相机拍草原风景,这时一辆海州牌照的旅游大巴开过来,我不由多看了两眼。

  恰在此时,我看到了车窗里一张熟悉的面孔。

  张晓天!

  他果然加入旅游团来草原旅游了!这多少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在我看到张晓天的同时,张晓天正好看到了我们,不由半张开了嘴巴,露出惊愕的表情。

  瞬间,我看到张晓天的眼睛里充满了强烈的嫉恨。

  接着,旅游车就过去了。

  我的心一沉。

  我知道,从这一刻起,张晓天和我不再是朋友了。

  元朵正兴致勃勃地拍照,全然不知道张晓天此时刚从咫尺之处和我们错过。

  一会儿元朵转头对我说:“大哥,咱们去旅游区骑马的那边看看巴特弟弟吧,看他今天生意如何。”

  我担心在那里遇见张晓天:“不了,我有些累了。”

  元朵一拍脑袋:“你看我光知道玩,忘记了你身体刚复原,走,咱们回家吃烤全羊。”

  我满腹心事和元朵骑马回到家,元朵爸妈果然弄好了烤全羊。

  中午,大家一起吃烤羊,我陪元朵爸爸喝酒,元朵妈妈开始有意无意问起我的家庭和经历。

  我如实告诉了她家庭情况:我的家在遥远的江南,父母都是镇上中学的老师,我是独子。关于我的经历,我说自己高中毕业后就在镇上一家工厂打工,后来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就出来了,很简单。

  元朵托着腮专注地静静地听着,带着沉思的眼神。

  元朵父亲对我自己出来闯荡很赞赏,说年轻人只要肯吃苦,不上大学也一样有出息。

  我频频点头,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心里却在发虚

  一顿烤全羊吃得我满头大汗。

  吃过晚饭,因为明天一早我和元朵就要去通辽坐火车回海州,大家都早早歇息。

  没想到,就在半夜,出事了!

  半夜时分,我被隔壁元朵父母房间里的慌乱声音惊醒,过去一看,元朵爸爸正捂着腹部蜷曲翻滚在炕上呻吟,表情极其痛苦。一家人都吓坏了,巴特急忙就要出门牵马去请附近的郎中。

  我阻止了巴特,镇静而急促地说:“郎中不行,抓紧找一辆车,火速送旗里的医院!”

  我的话给大家带来了主心骨,巴特出去很快找到了一辆皮卡车,可是,车主当晚喝醉了,没人开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26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