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老板阿好爽*白袜踩到勃起

  恩老板阿好爽*白袜踩到勃起我说:“奇怪,我明明记得那订户的报纸送了,怎么会没收到呢?该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我找一份今天的报纸给你,你赶紧去那订户家,要给人家赔礼道歉。这个酒场你可能赶不上了,怎么不早不晚,偏偏这会出事,唉……”元朵的神情有些懊丧。

  张晓天突然就轻松起来,拍拍我的肩膀:“老弟,投递质量可是大事,你赶紧去吧,不能耽误。”

  我说:“那你们先去吧,我这就去处理投诉。”

  元朵无奈地点点头:“如果处理地快,你就直接到酒店。”

  我点点头:“我争取最快的速度处理好,然后直接过去。”

  张晓天脸上的表情这时又有些不安,看起来很滑稽。

  我带着报纸直接去了订户那里。

  这家订户的报纸我今天根本就没送,早就看到这家订户的报箱坏了,于是就专门选择他开刀。

  我真诚地给订户道歉,然后提示订户说自己确实把报纸放到报箱里了,不过报箱坏了,会不会是有人将报纸从洞里拿走了?

  我投递从来没有出现过质量问题,主人看我的态度很诚恳,听我这么一说,也同意这个说法。

  我于是趁热打铁,说现在就给换一个新报箱,主人听了很高兴。

  我给元朵打电话,说了下情况,然后说我现在要给订户换报箱,不能去参加酒场了,元朵听了也只能怅怅作罢。

  张晓天终于放心了。

  而我,也逃过了一劫。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和张晓天可以说是双赢。

  第二天,在站里,元朵和我说起昨晚吃饭的事,说秋彤询问了张晓天很多关于报商合作方面的事情,张晓天开始还能回答自如,后来就额头有些冒汗,秋彤眉头皱了好几次。

  我明白,秋彤一定是对张晓天策划大师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张晓天只能将我的东西进行复制,却不会发挥和创新,如果秋彤问到更深的程度,露馅就难免,元朵未必能觉察得出,但是瞒不过秋彤那双聪慧的眼睛。

  我不禁暗骂张晓天不争气,暗自祈祷能顺利度过最后这几天。

  10月3日晚11点10分,我和元朵登上了海州始发到通辽的火车,高价买了黑心列车员的两个小马扎,坐在两节车厢之间的过道里。

  我本想买卧铺,结果连硬座都没有了,只买到了两张站票。我有些丧气,元朵却不以为意,说没座位就站着,她已经习惯了。
文学

  在污浊的空气中,我和元朵依偎在一起,开始了午夜里的长途奔袭,直奔遥远北方的茫茫草原。

  临走之前,我没有上网。经过这几天的思考,我终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等过完节辞职后,就把浮生如梦从扣扣里删除,让现实和虚拟世界里的美女秋彤从我的记忆里永远消失。

  做完这个决定,我感到了些许轻松,却又有些难以释怀。

  夜深了,元朵趴在我的膝盖上熟睡了。

  我毫无困意,睁大眼睛看着车外无边的夜色,听着列车有节奏的声音,点燃一支烟,想着自己那没有航标的岁月长河,想着那未知的明天,还有记忆里刻骨铭心的芸儿,还有眼前的元朵姑娘,还有那现实和虚拟世界里的秋彤和浮生如梦……

  我的心翻涌不停,眼睛有些酸涩,轻轻闭上了眼睛。

  夜正长,路漫漫。

  第二天下午2点,到达通辽火车站,我和元朵又转乘中巴,继续往北走,越往前走,道路越不平,视野越开阔,天空越蔚蓝,人烟越稀少。

  颠簸了3个多小时,我们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下了车,周围到处是风萧萧野茫茫的草原,夕阳下金黄一片,显出几分苍凉,又很壮观。

  我正茫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小伙子的叫声:“姐——姐——”

  回头一看,一个身材结实脸庞黑乎乎的小伙子,正骑在一匹枣红色的马背上,挥舞着马鞭冲我们憨厚地笑着,还牵着一匹白马。

  元朵立刻就绽开了灿烂的笑容,跑过去和跳下马的小伙子亲热地拉扯在一起:“巴特——弟弟——”

  原来这是元朵的弟弟,巴特,在呼和浩特上大学,放假回家来接我们的。

  元朵然后过来拉着我对巴特说:“弟弟,这是亦克大哥,我同事,放假来草原玩的,住在咱家。”

  接着元朵又对我说:“这是我弟弟,云巴,我们都叫他巴特,蒙语就是英雄的意思,弟弟是我们草原飞翔的雄鹰,是我心里的小英雄。”

  巴特让姐姐夸地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皮,冲我礼貌地弯腰行礼:“亦克大哥好,欢迎你到草原来。”

  我一见面就从心里喜欢这个憨厚朴实的草原大学生巴特,伸开胳膊和他拥抱了一下:“巴特,你是姐姐的骄傲,也是草原人的骄傲。”

  巴特愈发腼腆,转身忙着往自己的马背上搬行李,然后一个漂亮的动作上马:“姐姐,走吧,爸妈都在家等急了。”

  元朵点点头:“好,你先走,我和亦克大哥随后就到!”

  巴特冲我一点头,然后双腿一夹马背,马儿撒腿就跑,剩下我和元朵。

  我看着元朵,说:“我们怎么走?”

  “骑我的白雪走啊。”元朵边说边拉过白马:“这可是我的好伙伴,好久不见了,咱俩一起骑白雪回家。”

  我有些发怵和犹豫,我没骑过马,而且还要和元朵一起共骑。

  元朵似乎猜透了我的心思,笑起来:“傻哥哥,你坐我后面,抱住我的腰。”

  说着,元朵熟练地跃上马,伸手拉我上去。

  我有些尴尬,伸出胳膊放到元朵的前面,但是没有搂。

  元朵抿嘴一笑,挥起马鞭,脆声一个“啪——”响声,马儿突然就小跑起来,我身体一晃,差点闪下去,一紧张,忙搂紧了元朵的腰。

  “驾——白雪,回家喽,亦克大哥抱紧咯!”元朵得意地叫了一声,伴随着铃铛般的笑声,马儿迈开四蹄,载着我和元朵,往草原深处跑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26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