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蹭蹭不想带套h-我求求你不要she进去

 让我蹭蹭不想带套h-我求求你不要she进去虽然打起来这男的肯定不是我对手,但我不想惹事。

  “这乡巴佬走路不长眼,专往我脚上踩!”那男的和秋彤说话,却还是盯住我,脸上带着坏笑:“穷鬼,快点给我擦,不然,舔也行——”

 

  我咬紧牙根没有动。

  秋彤回过神,用厌恶加怜悯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对那男的说:“李舜,算了,他也不是故意的,得饶人处且饶人。”

  那男的不满地瞪了秋彤一眼:“胳膊肘子往外拐,帮这个穷鬼说话,你到底和谁是一家人?给我一边去!”

  秋彤脸色一红,又一白,咬了咬嘴唇,径直就往外走。

  李舜看秋彤走了,也拔脚就走,边冲着门口的保安叫着:“你们都是干鸟的?怎么把乡巴佬放进来,这是这种人进来的地方吗?操——”

  看到保安走过来,我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忙转身走出酒店,带着满腔屈辱,在酒店一侧没有灯光的树林里,撒完了这泡尿。

  回去的路上,越想越屈辱,马尔戈壁,囊中羞涩,低人一等!

  秋彤今晚没借这个机会报仇,还劝李舜罢手,倒让我多少感到意外。

  想到秋彤刚才在李舜面前一副小婆子的样子,我不由有些失望,秋彤怎么会和这种男人混在一起?不知道秋彤和这个牛逼哄哄的李舜到底是什么关系,夫妻?情人?

  脑子里闪出一个念头:秋彤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我在小卖店买了一箱康师傅扛到宿舍,然后打开笔记本电脑上网。

  周围静悄悄的,租房的学生上晚自习都还没有回来。

  我突然感到很孤独,决定申请一个扣扣号,起了个网名:异客。

  一来这是我名字的谐音,二来我现在独在异乡为异客。

  登陆扣扣之后,我看着空荡荡的“我的好友”一栏,抬眼看看窗外夜幕下灯火阑珊的繁华都市,在这个城市里,又有多少和我一样孤独寂寞的异客呢?

  想到这里,我开始搜寻,竟然真的找到一个在海州的异客。

  看了下资料,女,29,比我大一岁。

  我决定加这个女异客为好友。

  但对方需要验证问题:请说出加我的理由。

  我下意识打出一句话:独在异乡为异客。然后点确定。

  没想到竟然通过了。我无声笑起来,猿粪。

  加完等了半天没有反应。

  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我安慰了下自己,摸出一本书看起来。
文学 

 半天,下晚自习的学生们回来了,男女声音嬉笑着掺杂在一起,很快都进了各自的小窝。我有些困倦,合起书本,拉灯睡觉。

  刚迷迷糊糊要睡着,却被一阵异样的声音弄醒了,来自左边的隔壁,很快,右边隔壁也响起了这样的声音,接着,周围的几个房间都加入了小合唱。

  同学们都开始做功课了,除了我这个落魄浪子。

  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诱人声音,我浑身燥热,又感到了巨大的空虚。

  好不容易等同学们陆续搞完,我收回思绪,在麻木的孤独和悲怆的回忆以及迷惘的未知中睡去。

  第二天早上4点,起床,按照元朵给的地址,我穿着红色马甲戴着红色的太阳帽,在红彤彤的太阳还没有出来之前到了发行站。

  元朵正在站里打扫卫生,边干活边打了个招呼:“亦克,昨天秋总来的时候我叫你,你怎么闷声不响就走了呢,走的可真快!”

  我无声笑了下,没回答,然后打量着墙上挂的投递区域划分图和报刊征订零售进度表。

  元朵指了指一个地方:“这一片就是你负责的投递段,我会带你先熟悉3天。”

  “元站长,订报纸赚钱多不多?”我提出自己当下最关心的问题。

  “这就看各人的能耐咯。”

  我点点头,暗自寻思起来。

  元朵看我眼珠子不停地转,脑袋一歪:“你是不是在想怎么样赚钱啊?”

  “是的,光靠投递那点工资,温饱都不能保证。”

  元朵笑起来:“马上就到大征订季节了,到时候,有的是你赚钱的机会。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的职责就是给大家搞好服务,秋总那天开会还说了,领导就是服务。”

  听元朵提到秋彤,我心里一动,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秋总年龄不大吧?”

  “秋总刚来公司不久,她的情况我也不熟悉,不过,她可是咱们集团第一大美女才女,可惜昨天你走地太急,没有仔细看。”

  我心里又是一动,美女加才女,才貌双全。

  元朵才带了一天,我就把区域内投递路线和订户位置都记住了,提出不让她带了。

  元朵对我的脑瓜子之好用赞叹了一番。

  和元朵攀谈得知,原来她老家在内蒙古科尔沁大草原上。家里经济困难,元朵没有上完高中就出来打工了,先是做发行员,靠着自己的努力打拼,逐步提升为站长。

  看着元朵单纯的样子,我不由赞道:“你真棒!”

  元朵吃吃笑起来,脸上浮起两朵红云,小酒窝很是逗人。

  然后,元朵又打量着我,冒出一句:“亦克,我总觉得你好像不是我们这个圈子的人,具体哪里不像,又说不出来。”

  “那你看我像什么人?”

  元朵想了想:“看你的气质,倒是像个做老板的。”

  我被元朵的话触到了痛处,眼神黯淡下来。

  元朵忙说:“对不起,我不是在嘲笑你,真的没那意思。”

  我看着元朵,努力笑了一下。

  元朵看我不开心的样子又说:“亦克,别这样啊,我是说了玩的,对不起,我叫你大哥好不好,亦克大哥……”

  我看着元朵纯真善良的眼睛,伸手拍拍她的肩膀。

  元朵又安慰我:“亦克大哥,360行,行行出状元,我刚干发行员的时候,工资每个月只能勉强维持温饱,也不敢买新衣服,可是现在,我每个月工资2000多,都能往家里汇钱,也能到夜市买新衣服了。你要是好好干,一定会干的比我好。”

  我由衷地说了一句:“你是个好女孩!”

  “真的吗?”元朵眼睛里带着一丝害羞。

  “真的!”我诚恳地点点头。

  元朵开心地笑了,看着我的眼神有些闪烁。

  下午,我呆在宿舍里,从网上搜集有关报纸营销的资料,恶补这方面的知识,直到晚上9点多才吃了个大碗面。

  刚吃完,学生们嘻嘻哈哈下晚自习回来了,我知道,很快这些不知疲倦的家伙又要开始床上运动。

  我不想受那刺激,于是关了电脑出去散步,一小时后回来,很安静,孩子们忙完都睡了。

  呆在安静的房间里,又感到了深深的孤独,打开电脑,登陆扣扣,发现那个女异客通过我为好友了。

  看了下女异客的扣扣签名:人生如雾亦如梦。

  我心中一动,随即写上了自己的签名:缘生缘灭还自在。

  刚写完,对方先发过来一句话:“谁?”

  够利索的,我直接回复过去:“我!”

  “你不认识我?”

  “之前不认识,现在刚开始。”

  “那你怎么知道我的验证答案的?”

  “猜的!”

  “你还挺聪明。”

  “聪明不敢当,感觉而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25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