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戾顶撞生殖腔H*刚做完是不是开的

 狠戾顶撞生殖腔H*刚做完是不是开的杨哥的鼓励让我心情放松了一些,提到柳月,我心里又觉得很高兴,毕竟杨哥是一个相当级别的领导,能如此对待我这种小卒子,要是其他人见了,不知道多羡慕呢!

  我觉得自己的虚荣心得到了一定的满足。

  我连忙谦虚地说了一通,主要意思就是自己还不成熟,还需要不断提高自己的思想修养和理论水平,还需要更好地将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做好结合文章,说自己离一个合格的党报记者还差得很远。

  我这不是说虚话,而是参加工作后的真实感受,学,然后知不足,在不断的实战学习中,我渐渐领悟到,做一个党报记者,仅仅有写作能力是不够的,必须要讲政治,要具备较高的政治素养和理论水平,要深入基层,多实践,不然,不会写出真正有思想有高度有深度的新闻作品。

  听了我的话,杨哥赞许地点了点头:“对,做党报记者,任何时候都要讲政治,党报是党和政府的喉舌,一定要做好宣传引导作用,为党和政府做好参谋……党报记者的自身修养很重要,直接决定了这张报纸的档次和水平……你能有一个学习的态度,能有一个政治的觉悟,能有一个实践的意识,能有一个上进的信念,很好,我们组织部门选拔年轻干部,就需要这样的……”

  我觉得杨哥的讲话很有水平,很有高度,对我的肯定也很有水准。但是,我觉得杨哥说到选拔年轻干部的事情,离我很遥远,毕竟,我刚参加工作,还没有转正。不过,今天杨哥对我从思想和业务两方面都进行了肯定,能得到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鼓励和赞扬,我很受鼓舞。

  到了平江县委招待所,平江县委的一名副书记和组织部长正在招待所门口恭迎。

  我注意到,和杨哥握手,他们都是伸出双手,腰稍微一弯,脸上带着谦恭而灿烂的笑容。

  杨哥对他们很客气,又转身介绍我:“江海日报社的江记者,随同我一起去省城。”

  我沾了杨哥的光,两位县领导也急忙热情地和我握手,连说:“欢迎,欢迎!”

  然后大家直接去餐厅吃饭,进了单间,才发现房间里还有更大的官在等着,县委县政府的两位老大正在恭候。

  见了杨哥,他们像见了老朋友一样亲热,县委书记伸手握着杨哥的手,哈哈笑着:“杨部长,想死我了,你今天总算来我这里吃顿饭了,不容易啊……”

  县长跟在县委书记后面连连笑着点头。

  杨哥颇有风度地和他们说笑了几句,又不忘记介绍我:“江海日报社的江记者。”

  县委书记和县长也笑容可掬地和我握手,县委书记随口说了句:“小伙子,很年轻嘛!”

  “这可是年轻的大手笔啊,后生可畏,写了不少重头稿……”杨哥拉着我边坐下,边对他们说:“今年刚毕业的大学生,学生干部,党员……”

  看得出,杨哥是有意在他们面前推我。

  县领导们摸不清杨哥和我到底是什么关系,见杨哥这么说我,自然也都是一阵符合,纷纷表扬,不过那些符合在我听来,就是明显的夸张和奉承了。

  饭菜很丰盛,主人很热情,一再感谢市领导莅临平江指导检查工作,杨哥连说客气了,只是顺路打扰,谈不上检查指导,另外,吃饭便餐即可,不要这么铺张。

  吃过饭,杨哥和我与县委书记、县长热情握手告别,县委副书记和组织部长亲自带着一辆车一直把我们送到平江县境边界,然后大家挥手告别。

  “唉……边界迎送,恶习难改……”分手后,杨哥摇摇头,自言自语说了一句。

  今天的过程让我很震撼,我第一次真正领教了杨哥的地位和权威,大大的厉害!

  然后,车子没有停,直奔省城而去。

  杨哥没有和我再交谈,靠在座椅后背,闭目养神。

  我毫无倦意,心中充满了兴奋和冲动,虽然还在路上,我的心却早就飞到了省城,飞到了柳月身边!

  柳月,亲爱的月儿姐,我来了!

 文学

  下午5点半,车子顺利抵达省城西京市——江东省省会。

  路上,我接到了柳月的传呼,让我到江东日报社门口等她。于是,我在江东日报社门口下车和杨哥告别,杨哥直接去了省委组织部。

  我在报社门口无聊地来回走着,看着报社里进进出出的人流发呆,这省级报社规模、派头真大,比我们的大多了。

  我入神的看着,心里对那些匆忙进出,貌似像是记者的青年男女不由很羡慕,心里很向往起来。

  突然,有人在背后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一回头,柳月!柳月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背后,正盈盈地笑嘻嘻地看着我。

  我霎时心里很激动,半个月多不见,柳月更加靓丽青春了,头发剪成了齐耳短发,淡淡的妆,一身白色的休闲衣,身上散发出淡淡的熟悉的香水味道。

  柳月冲我笑着,嘴里轻声说了声:“阿峰……”

  “姐……”我只说了一句就哽咽住了,久久的思念的情怀和积郁的激动晴结交织、混合在一起,让我百感交集,就只叫了这么一句,眼睛死死地盯着柳月,充满了欢欣和热烈。

  那一刻,我差点像电影里那样,将柳月拥抱在怀里,亲热、激吻。

  柳月看出了我的热情和火热,她的胸口微微起伏着,看得出也很激动,只是在强压住而已。

  “走,先去我宿舍。”柳月弯腰提起我的旅游包,背在身上,很自然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现在住在江东日报社家属院,部里出面借的房子,就在报社办公楼后面……”

  怪不得柳月让我从这里下车,原来是这样,我很高兴,又把旅游包拿过来:“我背着,姐,我不累的,你上班的地方离这里远不远?”

  “不远,”柳月一指前面:“省委就在前面1000多米的地方,我每天都是步行去上班,锻炼身体了……”

  很快到了柳月的宿舍,一个老式的宿舍楼的2楼。

  柳月打开门,房间不大,两室一厅,收拾地很洁净,很敞亮。

  我放下旅游包,柳月关上房门,我们对视着。

  柳月微笑着看我,满脸满眼都是风晴,胸口微微起伏着。

  看着万种风晴的柳月,我的心不由就砰砰跳起来。

  柳月娇媚地看着我,缓缓向我伸开双臂,我也张开双臂……

  我们俩不约而同地紧紧抱在了一起……

  结束后,我们仍亲密地抱在一起,彼此深情地注视着,互相深情地微笑着,一会就自动凑在一起接吻……

  “宝贝儿,你是我的宝贝儿弟弟,”柳月不停地亲吻着我,嘴巴贴在我的耳边:“姐姐好想你,好喜欢你,好喜欢……”

  我很开心,双手捧着柳月的脸:“姐,我爱你,我想你,我喜欢你……”

  柳月不动,脸上带着享受的表情……

  好一会,我们平静下来,柳月看看时间,突然开始起身穿衣服,我一愣:“月儿姐,你干嘛?”

  “晚饭我不能和你一起吃了,冰箱里有我专门给你买的好吃的,你先吃,晚上回来我带你出去玩,逛夜市……”柳月边穿衣服边对我说:“7点我要和杨哥一起去出席一个很重要的饭局,杨哥约了一个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2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