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每次都要好深*汁水瞬间溢出来

 男友每次都要好深*汁水瞬间溢出来柳月皱皱眉头,看着我,咬了咬嘴唇:“江峰,不要多想,昨晚,我们都喝多了……你回去吧……”

  “我……”我心里突然很痛,我虽然醉酒,但是我的大脑并没有全部麻醉,我知道自己昨夜做了什么,我知道昨夜的那一幕幕柔情万段和激晴火热都是真实的,我没有做梦,我突然想对柳月说:“我爱你!”

  男人的爱就是来得这么快,我不知道自己心中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我觉得自己很无耻和荒唐,可是,又无法遏制内心的想法,和晴儿一起这么久,我从没有内心里产生过如此冲动的爱意和感情,从没有这种刻骨的发自心底的痛。

  难道,这真的是爱?

  可是,我终究没有说,因为我看到柳月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容置疑和果断,那是只有在工作时才看到的神色。

  我心有不甘,却也不敢多说什么,我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带着第一次湿身后的迷惘冲动和激烈情怀,乖乖从柳月身边走过,低头从柳月家走出来。

  从柳月家出来,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柳月家里没有男人,只有她自己。

  为什么?

 文学

  那个周末,我没有去江海大学找留校工作的晴儿,推说工作忙,没时间。

  这是很久以来,我们第一次没有周末在一起,以前每个周末我都要去陪晴儿逛街散步或者打羽毛球。

  我不知道经历了这酒后唐突的一夜会改变我什么?我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我在宿舍里躺了2天,却并没有睡好。

  我突然感觉到自己不可遏制地爱上了柳月,这个比我大12岁的迷人少妇,这个带我进入生命之源的妩媚少妇,这个让我迷醉在温柔乡里的成熟少妇。

  和晴儿这许久的感情,竟然会让我在和柳月的一夜柔情后突然觉得很淡,觉得好像是喝了许久的白开水。

  我从没有经历过这种性和爱,这种突然涌出来的性,我不知道这随之而来的感觉是不是爱,但是我心里头的一种感觉特别浓烈,仿佛过去从未感觉!

  我觉得这就是爱,虽然来得是这么突然而又荒诞!

  可是,我觉得自己荒唐之极,柳月是已婚女人,我都不知道她老公是干嘛的,有没有孩子,就这么突如其来地爱上一个少妇,太荒诞。

  我躺在床上,忽喜忽忧,忽而兴奋,忽而痛苦,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自制力很强的人,我有坚强的意志和坚定的信念,可是,为什么会在这个女人面前分崩离析,灰飞烟灭。

  我知道这一切很不可能,太不现实,可是我无法去说服自己,柳月的影子在我脑海里徘徊了整整两天,挥之不去。

  如果这是爱,那么,我和晴儿之间是什么呢?

  我很矛盾,我很痛苦,我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周一上班,我不敢看柳月的眼神,仿佛自己做了伤天害理、见不得人的事情,但是心里特别渴望和她在一起。

  毕竟,我才来单位上班4天,我不了解我的领导,柳月呢,对我的了解也仅限于有限的档案资料和这4天的接触。

  柳月看着我的眼神依然是那么平静和淡然,那么娴静和舒雅,仿佛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开完部室例会,安排完一周的工作,柳月当着同事的面对我说:“江峰,今天你跟我去南江县出差,我要了车,一会办公室的驾驶员在楼下等我们。”

  我的心里一阵激动,能和柳月在一起工作,是我最大的渴望,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去哪里都好!

  20分钟后,我和柳月坐在了去南江县的车上。

  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柳月坐在后排。

  我靠着后座,从车观后镜里看到了柳月,看到了柳月那张白皙俊美的脸,心中阵阵起伏!

  我突然觉得自己在柳月面前很龌龊很渺小很微不足道。

  我坐在前排,胡思乱想着。

  “柳主任,我们要去南江采访几天?”驾驶员小王问柳月。

  “3天,”柳月简洁地回答道,又问我:“江峰,你家是南江,是不是?”

  “是的,”我连忙回答,柳月对我家在哪里都能记得这么清楚:“我家在南江的乡下,山沟里。”

  “嗯……”柳月答应了一声,然后没再说话。

  小王打开车内的音乐,王杰那沧桑忧郁的歌声弥漫在车里:”这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在南江的采访的3天,我跟着柳月学到了不少工作技巧,从选题到拟定采访提纲,从如何切入提问到引导被采访者回答问题。

  我学东西很快,第二天就能独立去采访一个企业家,柳月坐在旁边听,不插言。采访完毕,柳月对我说,你的悟性很强,接受新事物很快,天生做记者的料。

  我很高兴,因为这是柳月在夸奖我,我看着柳月的眼神都在发光,我仍然不时在回味那一夜,可是柳月却不看我的眼睛。

  我很想找机会单独和柳月呆在一起,可是很讨厌,那驾驶员小王总是形影不离地跟找我们,晚上住宿还和我一个房间。

  我觉得柳月身上有一种东西让我着魔,而这种东西是晴儿所没有的,具体是什么东西,我却说不明白。

  和柳月一起出差的3天,我的心中充满了莫名的幸福感,还有心中的不知所措和兴奋,不时又有几分忐忑。

  之所以忐忑,是因为心中不时想起晴儿,在自己有女朋友的同时,却眷恋着一个比自己大12岁的少妇,这多少让我感觉心里有些惭愧和不安,我试图想让自己将那一夜忘掉,试了几次,不但徒劳,反而越发清晰,反而愈发对柳月不能自拔。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可救药地恋上这个女人,我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否喜欢我,我利用一切机会观察柳月对我的言行举止,试图得出某种信号,但是,我什么也看不出来,从柳月哪里,我得到的信号就是我是她的下属和徒弟。

  我不死心,我失望中不肯绝望,我执着而期待。

  采访结束了,晚上,南江县委宣传部为我们践行,明天我们就要回报社了。

  送行宴很热闹,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包括我和柳月。

  我不时看着柳月,柳月装作看不见,和其他人谈笑风生,觥筹交错。

  出于礼节,我逐个给南江县委宣传部的人敬酒。

  “江记者很年轻有为,前途无量!”县委宣传部的韩副部长拍着我的肩膀热情地说。

  “江峰是我们新闻部的新生力量,才来了几天,进步很快,前途不可限量……”柳月转过脸,看着大家,又看看我。

  我很感动和开心柳月这么表扬我,韩部长说一万句比不上柳月一句。

  我喝得有些多,傻乎乎地笑着,并同时说了一句俏皮话:“年轻有……前途无……”

  大家都被逗笑了,哈哈大笑起来,柳月也是,笑得很美丽,很华贵,脸色红扑扑的,眼神瞟了我几眼。

  我有些心跳,酒精的作用开始发挥,浑身燥热起来。

  饭后,回到房间,小王在那里看电视,我醉醺醺地整理采访资料,收拾行李。正在这时,房间的电话响了,我一接,是柳月打过来的,她就住在我隔壁。

  “江峰,你到我房间里来一趟。”柳月电话里的声音有些醉意。

  我的心猛烈跳动起来,急忙答应着放了电话,给小王说我要出去见个朋友,脚步忙乱地去了隔壁柳月的房间。

  柳月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我进来,冲我笑了一下,很美。

  我的心中一热,反手关上门,,然后进来坐到她对面,心里茫然而又激动,还有些局促。

  柳月站起来给我倒了一杯水,放上茶叶,端给我:“晚上你喝了不少,喝点水,解酒。”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25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