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裙子震动:缅铃h红肿

h裙子震动:缅铃h红肿当林清清将最后一道屏障解除下来时,我的鼻血再也无法自控地流了下来……

“你的鼻子怎么流血了?”林清清看到了我流鼻血,很惊讶地问道。


我尴尬极了,急忙找个借口掩饰自己的窘迫:“我今晚吃得太补了,可能上火了,所以就流鼻血了。”


“屁,像你这种人也能吃得太补,骗鬼去吧。”林清清不屑地说道。


我就更加尴尬了,扯了两节纸巾将鼻血擦干,然后说道:“别说这些了,你快躺在床上吧。”


面对如此美丽动人的林清清,我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林清清也知道自己今晚必须要经过这一关,所以就依言躺在了我的床上,轻轻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我。


我也开始紧张地脱自己的衣服。


脱完了衣服之后,我就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爬上了床。


林清清感觉到我爬上床了,她的身体都在颤抖,将两腿夹得很紧。我看得出来,她很紧张,甚至可以说是害怕。


没想到以前对我这么凶的一个女人,现在在我面前终于也会有害怕的时候了。


“清清姐,你放松一点啊,你把腿夹得这样子,我咋整啊?”我一点经验也没有,一时间竟无从下手。


“你爱咋整就咋整,要是把我弄痛了,我要你好看!”林清清不但没有将腿放开,还狠狠地警告了我。


“……”我满头黑线,尼妹啊,第一次做这种事,哪有不痛的啊!


听到林清清这样的警告,我就更加不知怎么下手了。


“你还愣着干嘛?赶紧做完了让我走人。”林清清又羞又怒地说道。


“哦……那我来了……”我说完,就鼓起勇气,爬在了林清清的身上。


林清清的身体很香,那是一种女孩子特有的体香,闻到这么好闻的香气,我的热血瞬间就沸腾了起来。因为师出有名,我的胆子越来越大,在她身上肆意地游离。


“你磨磨蹭蹭干什么,赶紧直奔主题!”林清清可能是受不了我的蹂躏了,只想早点完事走人了。


我不敢再磨蹭了,只好服从命令,奔入主题。


 文学

不过,我们两个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一点经验也没有,而且林清清一点也不配合,一直将腿夹得那么紧,而我又由于太紧张,折腾了很久,居然连哪里开始都找不着。


林清清可能是被我折腾得有些受不了了,终于将腿移动了一些,可是我刚刚将她的双腿扛起来,准备开始的时候,我却忍不住门前谢恩了!


“嗯……”即使是门前谢恩,林清清还是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当然,我也是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无比舒服的畅快,即使没有得其门而入。


结束了之后,林清清张开了双眼,问道:“这样就完事了?”


“是的。”我窘迫到了极点。


“赶紧拿纸巾来给我擦干净!”林清清命令道。


我不敢违抗她,只好拿过纸巾给她擦拭。


擦完之后,林清清夺过我手中的纸巾看了一下,没发现有血,然后坐起来又看了一下床单,依然没有发现传说中的那一片落红,便问道:“怎么没有见红啊?”


“我刚才好像还没有成功给你破瓜。”我无比尴尬地说道。


“你怎么回事的啊,搞了这么久都没有成功。”林清清责怪道。


“我第一次做开光师,没有经验啊!等下我们再重新来一次吧!”我解释道。


“你的床一股子馊味,太难受了,我不想跟你再来了,刚才来过一次应该算破过瓜的了,我要走了。”林清清说完,就下床将她的衣服穿了起来。


我一向都怕林清清,见到她不让我重新再来一次,我也不敢强求她,只能对她说道:“你不让我要,但我有言在先,如果你丈夫出了什么事,可不要怪我啊!”


“呸呸呸!给我闭上你的乌鸦嘴,不许说这种不吉利的话!”林清清恼怒地说道。


我顿时不敢再乱说什么了。


接着,林清清又补充了一句:“你小小年纪就做开光师,要死也是你死,你就等死吧你!”


我大汗。


林清清穿好衣服,甩下一个红包,就直接走了。


林清清走了之后,我打开她的红包,里面是两百块钱,出手也算大方。


我觉得这个职业其实也挺好的,不但可以睡女人,还有红包拿。虽然会折寿,但至少也活得精彩。如果一辈子都没睡过女人,活一百岁又有何用?


我躺在床上,闻着林清清残留在床上的香气,回味着刚才的情形,热血又沸腾了起来。


但现在已经人去床空,我只能独自叹息,唉,刚才太窝囊了,怎么就没搞顺利啊!当年的一插之仇,还是没能报啊!


想起自己刚才没能彻底完成任务,林清清就走了,我真的很担心她的丈夫会出事。如果真出了事,我也难逃罪责。


但是林清清不让搞,我也没办法了,只能听天由命了。


这一夜,我闻着林清清残留的香味,睡得很甜。


第二天是林清清和陈继文大婚的日子,大摆宴席,非常风光。大户人家办喜事,就是不一样。


我作为给林清清破瓜的开光师,当然也有份去喝喜酒,而且是不用封红包的那种。说白了,就是可以免费去吃一顿,而且他们还要敬我如上宾,和贵宾坐在一起吃饭。


晚上宴席开始的时候,和我一桌吃饭的还有我的表姐楚雪湘。


我的表姐楚雪湘也是三大村花之一,她跟林清清同年,而且她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林清清结婚,她当然也会到场祝贺。


虽然楚雪湘是我表姐,但是她也跟林清清一样,从小就看不起我。我父母刚去世的那段时间,姨妈曾经将我接到她家里住,可是我表姐非常讨厌我,动不动就对发脾气,甚至打我。


我受不了这种气,就离开了姨妈家,宁愿做乞丐,也不想被她欺负。


现在我跟楚雪湘同一桌吃饭,也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像仇人一般。


这时,媒婆王婶说道:“小北啊,下个月你表姐也要嫁人了,到时候你还得给你表姐开光啊!”


听到这个消息,我顿时如听到晴天霹雳,手中的筷子都掉了下来。尼玛啊,敢不敢不要这么捉弄人啊!


给表姐开光,卧槽,给我一百个胆,我都不敢啊!


我连想,都不敢想象那画面!


“王婶,你先别说这些,说不定这个人都活不到下个月呢!”楚雪湘红着脸说道。她的话跟林清清一样毒,真是天生一对好闺蜜啊!


“湘湘,这大喜的日子,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王婶急忙说道。

接下来,新郎和新娘出来逐桌地敬酒,首先敬了他们双方父母的那一桌,然后就到我们这一桌贵宾桌了。


今天的林清清红晕满脸,非常的光彩照人,新郎也是满脸红光,春风得意。用郎才女貌,天生一对来形容这对新人,一点也不过。


看到陈继文能够娶到林清清这么漂亮迷人的媳妇,我心中其实是有些羡慕妒忌恨的。但是没办法,谁叫人家有钱,自己穷,还沦为了开光师,这辈子就别想娶媳妇了。


想到这些,我心中不禁一阵怅惘。


一共摆了四十多酒席,每一桌都敬了一遍酒之后,陈继文已经醉得东倒西歪,路都走不稳了。


众亲友只能将陈继文和林清清送入洞房。


看到陈继续和林清清被送入了洞房,想到接下来他们要发生的事,我心中又是一阵懊悔。昨晚自己本来是有机会捷足先登,好好享受林清清这样的美人的,可是自己不争气,能怪谁呢?


不过,我也是有些做贼心虚的,因为没有成功给林清清破瓜,如果陈继文在洞房花烛夜见了红,会不会出事啊?


第二天一大早,从陈继文家传来一阵长长的鞭炮声,接而,我就听人说,陈继文死了。


那声鞭炮,是报丧炮。


我一下愣住了。首先想到的是,我没有给林清清成功开光,因此,给陈继文带来了血光之灾!


村里大部分人去了陈继文家,给他办丧事。


我想知道是什么情况,也跟着去了。


陈家一片哀嚎,昨天是喜事,今天就成丧事,任谁看了都会感觉唏嘘。


不少人在议论陈继文的死。


据林清清讲,昨晚陈继文喝了很多的酒,进了洞房后,一头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24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