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到了小说*三女并排调教

撞到了小说*三女并排调教白鹭张大嘴,像是母狗一样哈着气,双眼朝上翻着,一副又快乐又痛苦的样子,白鹭觉得听着曾大胆撸的时候发出来的低沉的富有男人味的声音实在是太刺激了,让自己忍不住像痴女一样的站在门外偷听偷看,最后竟然也跟着做了起来,太不可思议了。


曾大胆这边则渐入佳境了,白鹭可能没办法受得了这样的折腾,手指终于忍不住的朝着伸过去。


可惜手指还是太细了,根本满足不了这个已经生了小孩儿的女人,她只好紧紧的夹着,喘着气,在最后达到了最高点。


快乐的余韵在白鹭的身体里面蔓延着,白鹭差点就腿软瘫在了地上,可能是刚才太刺激了,她穿着薄薄的运动内衣里面也应声而起,把那薄薄的布料撑得很高,还润了,白鹭惊叹了一声,没想到自己刚才太激动了,竟然都出这个了……


曾大胆自己弄了一会儿之后也交代了,他匆忙的洗了一个澡,出去的时候发现外面有一瓶沐浴露,于是有些奇怪,寻思着怎么会有沐浴露放在外面。


于是拿了起来,可刚拿起来就感觉到了这沐浴露瓶身上面滑溜溜的,曾大胆摸了一下,还以为是沐浴露掉过在地上沾了水。

他凑近了看了一眼,忽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味,这个味道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味道是什么?


到屋子里面就他们三个人,方志明已经睡的就好像是死猪一样了,能把沐浴露拿过来的不就只剩下白鹭了吗?


而且自己这扇门刚才好像是没有关上,难不成白鹭刚才站在门外看他?


这样一想,曾大胆当下兴奋了起来,他就知道这个小瘙货绝对是浴求不满了,看看那身材就知道了,肯定是个会吸干男人精气的瘙浪贱货。


曾大胆拿着沐浴露正想着呢,白鹭已经从屋子里走出来了,她手里还抱着衣服,见曾大胆手里拿着那瓶沐浴露,脸一瞬间发红,随后咳嗽了一声:


“舅舅,你洗好澡了吗?”


曾大胆点了点头:


“刚才洗澡的时候发现里面的沐浴露没多少了,刚想要和你说来着。”


大胆的眼睛就好像是X光一样,一下子就锁定了白鹭……


白鹭越过了曾大胆,伸手你拿过了那瓶沐浴露,曾大胆明显还是想要逗弄一下白鹭的,于是开口说:


“奇怪了,刚才我摸那沐浴露瓶身有些脏脏的,也不知道沾上了什么,你待会进去的时候洗一下吧。”


白鹭吃了一惊,想着是不是自己刚才弄自己的时候又碰了一下那沐浴露,当下十分的心心虚:

 文学


“可能是吧,我待会洗干净就好了。”


说完这句话,白鹭就进去了,曾大胆眯着眼睛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白鹭洗了澡出来,可能是今天很累了的缘故,所以她很快就睡过去了,睡着的时候她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一个高大的男人把她压在了床上。


她舒服的又满足,几乎都要上天了,她嘴里不断的叫着,“快一点,人家快到了,好舒服啊,好棒啊,好厉害啊……”


最后她到达了最高点了,结果也从梦里醒了过来。


她醒过来的时候还觉得这个梦特别的真实,而且那种被贯穿了的感觉十分的清楚,她娇喘连连,高耸起伏着,好半天才缓过来,转过头一看,方志明还没有醒。


白鹭想着可能是这几天自己浴求不满了,一看老公那起来了,她当下就特别的兴奋,于是一把把方志明的裤子给拖拽了下来,只看到那里赫然出来,可把她给馋坏了,她立刻将自己凑过去,紧紧贴在一起的感觉可比手指要来的更痛快的多。


她蹲着来,双眼迷离了起来,一边卖力的叫着一边摇晃着自己,填满自己的空虚,白鹭的手又伸进了薄如蝉翼的睡裙里,露出了平坦的腹部和诱或人的马甲线,随着她晃动一下自己的身躯,那马甲线也会跟着蠕动一下,看的人血脉喷张,她的手紧紧的贴着,紧紧的捏着,肥美从她的手指缝里挤出来。


她张着嘴,就快到最后关头了,差点到达了巅峰,可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方志明竟然忍受不住,一下子就完了。


白鹭就差那么一点就能到达顶点,千钧一发的时候就感觉方志明完了……


失望的神色顿时蔓延开来,一瞬间她头皮发麻,分外怨恨的看着方志明,十分生气的伸手拍了一巴掌方志明,大吼:


“喂!醒了!”


方志明昨天晚上可喝了不少的酒水,被拍打了一下也迷迷瞪瞪的压根就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甚至还翻个身又继续的睡过去。


白鹭心中气的要死,可是又不能说什么,剩下的那点兴致都败坏了个干净,最后没办法只好起来擦拭,套上衣服去厨房做早餐去了。


白鹭自己健身,所以吃的都是很健康的,方志明就不一样了,他这个人一定要吃的很重口味,因为这个事情白鹭可说过他很多次了,但是每次他都不听,一幅人要是没有一些口腹之浴怎么行。


要说方志明之前也还是个很匀称的男人,甚至还有一些小腹肌,可是这会儿变的脑满肠肥的,就连那都变短了不少……


曾大胆在白鹭起来之后他也跟着起来了,看见桌子上吃的东西,不禁感叹了一声:


“方志明娶了你还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的福分了,你看看你,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白鹭本来是一肚子气的,想着自己要去工作还不能过愉快的夫妻生活,导致自己皮肤都不好了,但是曾大胆夸奖了几声,又让白鹭觉得开心了起来,她娇嗔了一句:


“哪有啊,别的女人不也是这样的吗?再说了,志明还总说我做的这些东西不好吃,还不愿意吃呢!”


曾大胆坐了下来,双腿大喇喇的张着,他今天嫌热,就穿了一件沙滩裤,里面内裤都没穿,那蛰伏在里面歪在一边,在宽大的裤腿里探头探脑。


白鹭本来是想要给曾大胆递过去调羹的,只是没想到竟然会手滑,手里的调羹掉了下来,她蹲下来捡起来,忍不住的朝着曾大胆的裤裆看了去,结果就看见了……


她咕咚的一声吞咽了一口唾沫,起来的时候有些脸红红的,曾大胆问:


“怎么了,脸那么红?”


他不知道白鹭刚看到了自己,所以脸红心跳,还十分关切的问了一句。


“没有,就是感觉这天也太热了,对了舅舅,要是去我们健身房的健身的话,还得去办张卡,得本人拿身份证去的,你今天有空吗?”


可不想曾大胆居然摇了摇头:


“昨天和志明说好了,今天要去建材市场看看好的材料,他说公司就给他放一个星期的假是不是?”


白鹭愣怔了一下,无比幽怨的说:


“气死我了,他回来就光顾着和狐朋狗友去喝酒吃饭,压根也没有和我说只放假一个星期的!”


曾大胆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可能太忙了忘记和你说了吧?”


“才没有,就知道喝酒,气死我了。”


白鹭十分生气,方志明在她坐月子的时候就和她说准备翻修一下家里,白鹭

原本就特别不喜欢这丑丑的装修,当然十分赞成了。


白鹭还以为方志明回来会在这里呆很久的,没想到就一个星期,还不和她说,她怎么可能不生气呢?

这会儿方志明也起来了的,迷迷瞪瞪的从屋子里走出来,喊道:


“老婆,今天吃点什么啊?我好饿啊。”


“饿个屁!吃屁吧!”


白鹭气呼呼的拿起包就走了,留下曾大胆和方志明两个人,方志明甚至还不知道老婆为什么生气,还是曾大胆和方志明说了一下他才反应过来的。


“哎哟,我这不是忘记了吗,又不是故意不告诉她的,女人真小气。”


方志明也知道白鹭不会生气太久的,心安理得的去刷了牙,看着桌子上的麦片还有水煮鸡胸肉西蓝花,一张胖乎乎的脸登时皱成了一团:


“又吃这些,总吃,真烦。”


曾大胆已经吃完了,他对吃的倒是不挑剔。


白鹭很生气的打了车去了健身房,她手头上现在已经有两个学生了,一个将近一百八十斤的胖妞,来这里就是为了减肥的,还有一个是一百五十斤的生了小孩儿的中年妇女,那中年妇女只能晚上八点多来上课,胖妞是白天来减肥的。


白鹭到的时候胖妞还没到,健身房这个时间段没有什么人,都是一些教练在这里,最近健身房里招过来了不少的小助理,考虑到白鹭是健身房里为数不多的私人教练,所以也给她配了一个,这个女孩子今年也就是二十二岁,身材娇小,十分聪明,叫做苏苏。


苏苏老早就来了,看见白鹭立刻贴上来:

“白姐姐,你来啦!”


白鹭点了点头,把包给了苏苏,苏苏给她放好了包之后又屁颠屁颠的跟上来:


“白姐姐的客人,今天练什么啊?”


苏苏这小女孩十分的好学,而且很勤快,左一个白姐姐右一个白姐姐,她平时做什么训练苏苏也跟着做,苏苏长的不是十分的漂亮,脸蛋上有一些小雀斑,黑色的头发扎起来,还戴着一副眼镜,有点胖乎乎的。


但是苏苏嘴巴很甜,总是用崇拜的眼神看着白鹭,白鹭心中也十分的受用,有懂的的地方都会告诉给苏苏知道,现在苏苏也掌握了一些小技巧了。


“今天练臀,你也跟着一起来练吧,回头我给你拉伸一下。”


白鹭招呼了一声苏苏,苏苏忙不迭的点头,跟着白鹭先做了热身,然后就去练臀。


这健身房是连锁的,这边的负责人是个快四十岁的男人,要说健身房里都是一些俊男靓女,这经理就一点都不像应该在健身房里出现的人。


陈经理长的也算是高,但是很瘦,要不是五官看着有那么一点顺眼,还真的会让人感觉到是个贼眉鼠眼。


可能是因为很瘦的,所以穿着西装也显得松松垮垮的,不是那么好看。这边的健身房尽头有两个办公室,一个是陈经理的办公室,另外一个就是员工的休息室了。


陈经理的办公室装的是那种单向玻璃,他能从里面看到外面的情况,但是别人没办法从外面看进来。


陈经理经常在屋子里面看外面训练的女人,其他男的他多一眼都不想看。有几分姿色的来这里训练的都会穿很性感的衣服,包裹着傲人的上围,底下则是勒紧的健美裤,陈经理眯着眼睛就能看到勾勒,光是看着都感觉血脉喷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21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