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宝用金箍棒桶紫霞小鸡|小东西就是疼才长记性

“至尊宝用金箍棒桶紫霞小鸡|小东西就是疼才长记性哦?还有壮阳的效果。”


听到狐仙的话高仇虎不由得喜上心头,他的家伙本来就大,再有壮阳的功效那他岂不是能更让女人欲仙欲死。


想到这里高仇虎不由得笑出了声,睁开眼睛一看,天都已经亮了。


看着眼前空无一片高仇虎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原来那是他昨晚做的梦,还以为真有狐仙给他送丹药呢。


不过很快高仇虎便是惊奇不已,因为他身上一点也不疼了,而且感觉身上有用不完的力气一般。


从地上跳起高仇虎活动了一下手脚,完全跟健康人一样,而且比原来也灵活了许多。高仇虎甚至相信,要是再遇到冯大壮他们几个,他肯定会直接把他们打的满地找牙。


不过高仇虎胡上又有些迷惑了,难道真的有狐仙?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一夜之间全好了不说,并且身体比以前还强壮了不少,看来自己真的是遇到狐仙了。


“多谢狐仙相救,若是日后狐仙有事需要我高仇虎办,我高仇虎一定全力以赴。”


朝各个方向都拜了一拜,高仇虎便起身下山。既然自己的身体已经好了那他绝对不能让春杏嫁给那个冯大壮,而且冯大壮他们昨晚把他打的那么惨,他不会就这么放过他们。


想到此处高仇虎嘴角扬起一丝冷笑,急急忙忙回了村子。一进了村子他就直奔春杏家,他已经想好了,如果春杏已经去了冯大壮的家,那他就去县城,就算是抢也得把春杏给抢回来。


一进了春杏家,高仇虎就看到吴继成和胡大贵坐在院子里,两人都叼着烟卷,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而两人一见高仇虎,顿时惊的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昨天高仇虎那副惨兮兮的样子他俩是见到的,没想到只是一天工夫高仇虎就活蹦乱跳的出现在吴继成家里。


而且看高仇虎的样子不仅没事,身体好像还强壮了不少。刚刚两人还在担心高仇虎会不会死在山上,正商量着要不要上山看看,没想到高仇虎自己却跑了回来。


“那个……虎子,你没事?”


有些狐疑的看着高仇虎,吴继成实在是不敢相信,高仇虎就这么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我没事,春杏呢?”根本就不愿意理会吴继成,高仇虎直接就问春杏。


 文学

听到高仇虎问春杏,吴继成不由得叹了口气。春杏从昨天回家就一直大吵大闹,就跟疯了一样,刚刚睡下没多长时间。


现在吴继成是有些后悔,不应该逼着春杏嫁人,要是真把春杏给逼疯了,那谁给自己养老呀。


“春杏被冯大壮接走了?”


见吴继成吧说话,高仇虎瞪起了眼睛。要是春杏被冯大壮带走了,那他现在就去县城找冯大壮。


“虎子,春杏在家,冯大壮昨天不是被你踢了一脚吗,现在去医院了,成亲的日子也改了。”


昨天高仇虎在山上说杀他全家的样子胡大贵现在还记忆犹新,他可不想把高仇虎给惹怒了,要是这混小子真把自己全家给弄死那可有些得不偿失。


所以还不等吴继成说话,胡大贵就急忙对高仇虎说道。听到春杏并没有被冯大壮带走,高仇虎长出了口气,也不再搭理两人,直接就奔着春杏的房间走去。

春杏的房间门虚掩着,高仇虎轻轻的进去,看见春杏卷缩着身子睡着了,眉眼间还带着一丝愁苦,眼角更是挂着泪痕,乌黑发亮的发丝贴在脸颊上。


才不过两天不见,春杏似乎憔悴了许多,她的脸色有些苍白,高仇虎不由心生怜惜,缓缓替她擦拭着未干的眼泪,觉得一阵心酸涌上心头,春杏的嘴唇翕动着,梦呓般喃喃的说着什么,“虎子哥,你别走……”


春杏的手伸出来像是想抓住什么,高仇虎立刻握住她白皙的小手,轻声道:“春杏,俺在这里,俺来看你来了。”


春杏的睫毛微微眨动,像是感受到什么,缓缓睁开眼睛,当看见高仇虎的时候,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愣了一会儿,突然扑到高仇虎的怀里,“虎子哥,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俺可想死你了。”


高仇虎紧紧搂着春杏,发现她身子在颤抖着,抚摸着她的头安慰道:“是俺,春杏,俺回来了,再也不离开你了。”


春杏仰头看着高仇虎,似乎还不相信这个事实,她捧着他的脸左看右看的,泪水涟涟,哽咽道:“虎子哥,你不是受伤了吗?俺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高仇虎轻轻一笑,摸了摸她的脸蛋,站起来跳了两下,还甩甩胳膊腿,说道:“你看,俺一点事没有了,现在还更壮了。”


春杏像是看稀奇似的,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顿时喜极而泣,再次扑到他的怀里,激动的说道:“真是太好了,我好想你呀虎子哥,俺爹都不许俺去找你,对不起都是俺害了你。”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高仇虎十分心疼,揉揉她的头发说道:“没事都过去了,从今天开始,俺要努力赚钱,等俺有钱了,就可以娶你了。”


“虎子哥,你身上的伤咋好的这样快呢?真是太稀奇了,当时可把俺给吓死了,你这是咋整的?”春杏不可思议的摸着他的胳膊和腿,见真没事不由暗自称奇。


“俺身体壮实着呢,就那几下,根本不能把俺怎么样。”高仇虎没有告诉春杏关于狐仙的事情,就连他自己还半信半疑呢。


春杏这时候总算是平静下来了,脸蛋也恢复了光润的色泽,微微羞红,只是她很快就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虽然高仇虎没有事了,可是她和冯大壮的婚事并没有取消,只是推迟了而已,她和高仇虎还是没有在一起的可能,这也是她这两天寻死觅活的原因。


这两天春杏想过了,万一高仇虎有个三长两短的,她也不打算嫁给冯大壮了,她要结束自己的命,要用死来证明对高仇虎的爱,可是高仇虎又完好无损的回来了,高兴之余,她不免担心,这件事,始终不好办啊。


高仇虎似乎看出了春杏的心思,很坚定的握着春杏的肩膀说道:“你不要担心这个事,俺这就去跟你爹商量,让他把你和冯大壮的婚事给退了。”


“虎子哥,只怕俺爹不会答应吧?”春杏一副很担心的样子。


“不管应不应俺都要努力争取,看你样子这两天都没好好吃饭吧?看你都瘦了,你别担心这事,先去吃一点。”高仇虎说着,拉着春杏出去,春杏妈正在厨房做饭呢,看见高仇虎也很是吃惊,打量一下见他没事,放心不少,又听说春杏想吃饭了,高兴的直抹眼泪,连忙去做好吃的。


“娘,俺给你帮忙,这两天让你担心了。”春杏这会儿精神了不少,想到这两天她娘没少操心,就觉得很愧疚。


“你坐着就行,想吃东西就好,娘没事的。”春杏妈显得很是激动,心里酸酸的。


高仇虎交代一声就出去了,看见春杏爹吴继成坐在那儿吧嗒的抽着烟斗,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看见高仇虎出来了,脸色很愧疚。


胡大贵也是免不了尴尬,眼神忽闪的看了看高仇虎,不敢直视他,一是觉得那天的事的确做的过了,再是真担心高仇虎对他家里伺机报复,而且他又是村长,难免担心村里人会对他有意见,说他这事做的不对,看见高仇虎盛气凌人的样子,有点胆怯了,连忙干笑两声,站起来说道:“你们聊,我屋里还有点事,先回去了。”


“吃饭了再走,又不差你一个人。”吴继成磕了磕烟斗,说着客气话。


“不了,还早呢。”胡大贵觉得有点心虚,又看了看高仇虎,转身走了。


高仇虎也没有怎么理会他,在院子里坐下,一本正经的说道:“叔,你坐呗,俺有件事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啥事,你说。”吴继成往烟斗里装点烟叶,划着了火柴棍去点,可是手有点打哆嗦,怎么也点不着。


高仇虎接过火柴盒蹭的一下就给他点燃了,他自己也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就说道:“俺跟春杏的事,你也看见了,春杏对俺已经死心塌地了,你就是把她嫁给冯大壮也没有用,你这是害了她了。”


“哪你说咋整?你根本斗不过冯大壮,再说这彩礼钱都下了,等冯大壮出院了,就要和春杏晚婚的,我也没有办法。”吴继成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这次他深知春杏受到的打击有多大,他也有些后悔,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他觉得没退路了。


“你把钱退给冯大壮不就行了?俺不行他还能反了天了,这次他是把俺给打了个半死,可俺不是啥事也没有吗?”高仇虎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吴继成又吧嗒着吞吐一阵烟雾,咳嗽两声,说道:“可你娶了春杏,你拿啥给她好日子过,她跟着你只会吃苦,你要晓得我当爹的难处。”


“钱不是问题,你给俺一段时间,俺已经想到赚钱的办法了。”高仇虎显得自信满满。


吴继成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并不信,脸色凝重的说道:“虎子,我还是劝你一句,你干不过人家冯大壮的,你还是跟春杏说清楚,你放弃她得了,这对你们都好。”


“我不会放弃春杏的,冯大壮是什么人你那天没有看见吗,春杏跟着他能有啥幸福日子,俺实话跟你说,春杏已经是俺的人了,她跟冯大壮不可能了。”高仇虎见他还在犹豫不决,只好向他摊牌了。


吴继成顿时被烟呛得咳嗽个不停,手一抖,烟斗都差点掉了,顿时瞪大了眼睛,气恼道:“你说啥?你怎么能做这样的糊涂事。”


高仇虎知道事情到这份上了,只有说出实情了,心一横说道:“反正俺和春杏两情相悦的,事情已经做了,只要你给俺时间,俺一定想办法赚钱娶春杏。”


吴继成的嘴巴都气歪了,他现在突然恍然大悟,怪不得春杏死活都要跟着高仇虎,可是他又是半信半疑,气急败坏道:“你这个兔崽子,你胡说八道什么?你这是毁坏我闺女的名声,你给我滚远一点。”


“你怎么就不听俺解释呢,俺……”


高仇虎话没有说完,刘虎子好像被惹毛了似的,举着烟斗就要敲高仇虎,气呼呼的说道:“我懒得跟你说了,怪你自己没有本事,想娶春杏,没门。”


这时候春杏听见动静,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看见吴继成要打高仇虎了,一着急喊道:“爹,俺和虎子哥是真心的,俺真是他的人了,你就成全我们吧?”


吴继成这次彻底怔住了,脸色变的十分难看,他懊恼道:“春杏,你知道你这是在说啥?你这样做还怎么跟冯大壮晚婚。”


春杏很是焦急,却是很坚定的看着高仇虎,过来挽住他的胳膊,冲着吴继成说道:“爹,反正事情就这样了,你看着办,你要是让俺嫁给冯大壮,俺就死给你看。”


“别胡说了,你咋好坏话不听呢,你想急死我呀?”吴继成唉声叹气的,一蹦三尺高,急的浑身发抖,这个消息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五雷轰顶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2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