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着在一起一整天|一直塞在里面

“连着在一起一整天|一直塞在里面 是啊,每次都让我给他用嘴,你知道我有点小洁癖,每次用完我都想吐,可是不用他又起不来。”



“那你老公时间久吗?”



“三两分钟。”



“唉!”



“真的苏倩,我每次都是刚刚被勾起点想法,他就完事了,每次都让我感觉那里空空的,心里没抓没落的。”



“谁不是呢。”



“唉对了苏倩,你表叔真的是瞎子啊?”



“嗯。”



“真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

 文学



“你难道没有发现吗?你表叔那里很大,就是垂头丧气都比我男人雄起后大好多。”



“呃……是很大。”



“要是……”



“想什么呢?那是我表叔。”



“哈哈……”



“傻!”



两个女人肆无忌惮的谜语全被许文听在耳中,心里无比激动。

许文被她们俩的话,撩拨的浑身难受,就像有无数蚂蚁在身上爬一样。



他的脑海里满满都是两个女人跟他干少儿不宜的事的情景,身体也涨的实在是难受。



即便后来他不偷听了,躺在床上,都有种失衡的感觉。



这尼玛根本睡不着啊!



许文心里突然很烦躁。



所以,他决定,先去冲个凉。



“哗哗……”穿着短裤冲进卫生间,打开花洒,整个人都站了进去。



冰冷的洗澡水,让他躁动的心慢慢开始了平复。



然而,他忽然看见卫生间衣架上挂着的两条底裤。



这完全是两种风格,一件是卡通式的,一件是很窄很性感,类似于丁字裤式的。



卧槽!



这一幕,让他渐渐平复的邪火,一下子又蹿了起来。



卡通式的他之前见过,是苏倩的,而那类似于丁字裤模样的……想起比苏倩身材还要好的张晓月,如果她穿着这个……



卧槽卧槽卧槽!



要爆了。



冰冷的冷水也浇不灭许文这时躁动的内心。



他情不自禁的就伸手把张晓月的底裤摘了下来,并捂在脸上用鼻子使劲的闻起来。



唉!可惜不是原味的。



底裤是洗过的,所以缺失了某种许文幻想中的味道,有些缺憾!



不过聊胜于无。



许文还是一边闻着张晓月的底裤,一边脑补着某些过分的画面,一边狂撸起来。



五分钟后,随着他身体的颤栗,银河落了九天……还有底裤。



看到自己不小心把子孙扑在张晓月的底裤上,许文猛然清醒过来。



“妈的,这下惨了。”



他连忙找来纸巾,那是一顿擦。



擦拭干净之后,把张晓月的底裤重新又挂了回去。



俗话说,撸前淫如魔,撸后圣如佛。做完睡前减压后,许文终于回去美美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早上,苏倩早早的去上班了,而许文今天轮休所以起的比较晚。



张晓月起床后习惯性的洗了个澡。



可当她洗完准备换内衣的时候,却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内衣上,还残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星星点点,那东西她很熟悉,毕竟他男人的衣服都是她洗的。



可昨晚除了许文,哪里还有其他男人啊。



许文?



张晓月不禁张开了小嘴。



是许文干的?



突然,昨日许文给自己按摩的画面,再次于脑海中浮现。



她想起许文游走在她身体每一个方寸的那双粗糙大手,又想起自己当时的反应是那么强烈。



那时她浑身火热,大脑中断,她甚至已经放弃了抵抗,已经准备迎接许文了,可关键的时候,却有人喊许文到钟了。



张晓月想,如果当时那人喊的再晚一点会怎样?



她不敢想,因为许文那里真的是太大了,她从来没有经历过那么巨大的东西,而且……



越想,张晓月的俏脸越红,身体越发滚烫。



光想想就已经这样了,如果尝到会是什么滋味呢?



银牙暗咬,张晓月草草清洗了一遍自己的身体,擦拭完之后犹豫了一下,可最后还是把那件丁字裤套在了腿上。



走出卫生间的张晓月,脚步有些虚浮,她望着许文的那扇门,心如鹿撞。



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她稀里糊涂的就敲响了许文的房门。



“谁啊?”许文开门之后本能的问了一句,然后差点喷血。



张晓月身上裹着一件浴巾,可却很短,只是遮住了她傲人的胸部,而她的下身,正是穿着自己昨晚用来嗨的丁字裤。



许文的呼吸也忽然变的急促起来。



“文哥……”看的出来,张晓月也很紧张,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音:“是我。”



女人柔弱的声音其实穿透力比尖叫还足。



许文被她的声音击醒,连忙装作目不斜视的笑了笑:“哦,是晓月啊,怎么了?”



“文……文哥,我……我忽然腰酸背疼,您看您有没有时间?”张晓月满脸娇羞的说:“能帮我按一下吗?”



一听这话,许文乐了。



女人遇到一个不中用的老公,基本等同于守活寡,而像张晓月这种年轻的少妇,长期得不到满足,又怎么能甘心呢?



终于还是熬不住了吧?许文心中兴奋的想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1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