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和老板在房间里做*不要了混蛋太深了hhh

“娇妻和老板在房间里做*不要了混蛋太深了hhh 我怀疑刘树成另安排了女人帮他代孕,总之……你帮我调查一下他,王峰,在这个城市里我没有几个信得过的人,只能求你了,行吗?”说着,方慧就抓住了我得大手,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看着方慧这样,我顿时就有点儿心软。


毕竟,自己长这么大,都没有这么漂亮的女人求过自己,此时见方慧主动抓着我的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乞求般的看着我,直接把我的心都给融化了。


我很想答应,但又怕被刘树成发现之后,直接让我巨额赔偿。


毕竟合同还在堂哥那里,里面具体是一些什么内容,我还真的没有看过。


我说:“刘树成真的找其他女人了吗?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绝对是,昨晚我本来要给刘树成发脾气,质问他下药的事情,结果就发现刘树成的衣服上挂着一跟长头发……你是知道的,刘树成的下面根本不中用,他找女人当然不是为了让自己快乐,而是……要让那女人帮他代孕。”方慧说。


我皱眉道:“万一是你的头发呢,你头发也不断啊。”


“那是酒红色的头发,发色和我的不一样。”方慧气恼道。


我还是有点儿蛋疼,就忍不住说;“如果刘树成一点儿性能力都没有的话,他……他为啥和你在一起啊,你们……还结婚了!”


说完,我就看见方慧脸色一沮丧。


我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就赶紧道歉道:“对不起啊!”


“没事。”方慧仰起头眨了眨大眼睛,尽量不让自己哭出来,她说;“其实,刘树成追我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他哪儿不行……他整整追了我半年,又是送早餐又是送花的,没间断过……后来我们在一起了,他也没有对我做出过分的事情,一直都是谦谦君子的模样。”


我听着,没吭声。


结果方慧讲着讲着,才说:“后来我才知道,刘树成追我……完全是做给他的兄弟们看的,当时刘超就跟我一个学校,他就是想证明自己的性取向正常,后来结婚了,刘树成就越来越疏远我……”


我皱眉道:“那,你后来为什么不离开刘树成呢?”


 文学

“可能是习惯了这样的物质生活吧,也可能是觉得除了性方面之外……他对我还算好。”方慧叹道。


我则不知道说什么了,沉默良久,就问:“那如果刘树成真的又找了女人代孕呢?”


“那我就和他离婚,我们是领过证的,到时候我也会分到钱……胡军,你帮帮我吧,我不会亏待你的。”方慧哀求道。


一时间,我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自己要帮方慧的话,那就要彻底跟刘树成闹翻,到时候八十万就打水漂了。


但是不去帮方慧的话,到时候刘树成领着另一个大肚子女人回来了,那我也没有任何的钱可拿。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方慧也忽然说道:“胡军,就算是为了你自己,你也应该调查一下的啊,如果刘树成领着另一个大肚子女人回来了,不但我要被赶出家门,你也一分钱也拿不到!”


“……嘶!”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说:“行,我帮你,不过,在我帮你的这段时间里,我们人要继续发生关系,万一你例假没了之后,直接怀孕了呢?”


方慧听后,犹豫了几秒,说:“行。”


我又说:“三十万,不管怎么样,都要给我……我真的很缺钱。”


“行。”方慧这次没有丝毫的犹豫道。


方慧随后说;“那从明天开始,刘树成只要一出门你就跟上,等查到什么蛛丝马迹了,就立刻告诉我,知道了吗?”


“也行。”我说着,就坏坏的朝着方慧打量了一样,很是流氓的问道;“那啥,能不能先给点儿福利啊?”


“想得美。”方慧直接轻哼一声。


我不依不饶,说:“咱俩都睡过的关系了,我这次这么帮你……你就不能给我点而好处么?”


“又不是不给你钱。”方慧说。


我就反驳说:“钱那么俗的东西……你亲亲我,我肯定干活更有劲了,监视刘树成的时候也会打起十二分精神的。”


听我这么说,方慧就很是娇嗔的看了我一眼,说;“就一口哦。”


“恩恩恩。”我赶紧点头,生怕方慧会反悔。


犹豫几秒,方慧终于走过来,然后在我的嘴上“啵儿”的亲了一口。接着,方慧就要松开往后退……


这一刻,我直接抱住了方慧那柔软的小纤腰,很是流氓的说道:“好了,你亲完我了,现在轮到我亲你了呦!”


“不行不行,谁答应让你亲我了。”方慧说。


我乐道:“我刚才说的就亲一口,是你亲我一口,我亲你一口……快点儿吧,不然我还是没干劲,而刚才你可就是白亲我了哦!”


闻言,方慧冲着骂了一声:“大坏蛋。”然后就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我心中大喜,直接紧紧的抱住她,然后来了一个漫长的湿吻,我咬着方慧的嘴唇,舌头去撬开她那洁白的小牙齿,开始一点点的进攻……


没一会儿,方慧就被我吻的情动了。


本来,方慧就是一个追求浪漫的女人,否则也不会在刘树成的攻势下,答应做他女朋友了。


可随着在一起的时间变长之后,刘树成除了物质上的满足之外,几乎已经不再给方慧任何的小惊喜,小浪漫了。


连同床都是一种煎熬,自然,亲吻之类的小暧昧也不会再有了!


对于性能力偏弱或者根本就没有性能力的人来说,暧昧就是他们最厌恶的事情,你想啊,明明没有战斗力,却去做浪漫的事情,折腾一番之后要做正事呢,结果自己怂了。


而对方则是一脸渴望或者欲求不满的神色。


在这种情况频频发生之后,刘树成自然就对方慧敬而远之了,所以,我这么一个漫长的吻,直接就让方慧以前干渴的心重新湿润了起来。


她不自觉的用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嘴里发出了淡淡的嘤咛声。

我没有松开方慧的意思,而方慧也没有推开我的意思,两个人就这么好像抱着在客厅中缠绵的亲吻,这一刻,大有一种要爱到地老天荒的感觉。


正在我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刘树成突然我回来了,我失落的放开方慧回到房间,正准备睡下,我就听见手机震动了一下,拿出来一看,居然是方慧发来的信息,她说:“我在刘树成的身上又找到了一根酒红色的头发,这已经是第二根了。”


我:“……”


看来,刘树成真的出轨了啊!


虽然他的性能力有问题,但伺候女人的方法有很多种,最起码我就见过方慧被下药后,被刘树成用电动工具折磨过。


沉默了一会儿,我回信息过去,说:“明天我跟踪他一下试试吧……有事情改天找机会说吧,不发信息了,被发现就不好了。”


“我在浴室里洗澡,刘树成已经躺下了,不会发现的。”方慧说。


方慧这么一说,我脑海里瞬间就浮现出了她那美妙的身体,还嫩的肌肤,被花洒冲击着,方慧就光着身子站在花洒旁边,水花四溅,而方慧正拿着手机给我发信息呢!


当即我就回复道;“在洗澡啊,能不能赏个照片当福利啊?”


“想什么的,我在跟你说正经事!”方慧回复道,同时还在军字后面加了一个怒火的小表情。


我说;“事情肯定办,但我现在挺想你的,毕竟刚尝过女人的味道,现在正是食髓知味的时候呢,给个福利吧!”


“不行。”方慧很快回复道。


我心里顿时就是一阵失望,正准备删除信息的时候,手机又响了一下。


只见方慧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说:“不过,任务完成之后,我可以给你一个大福利,你好好帮我办事就成!”


我问:“什么大福利?”


“保密,哼哼,快把记录删除吧,我也要出去了,别回信息了。”方慧回道。


第二天,我正做梦呢,方慧就冲进来把我喊醒了,说:“快起来,刘树成要出去了。”


我眯着眼睛,一副睡不醒的样子,说:“这么早?天色还没太亮了!”


“所以你赶紧跟上啊!”方慧说。


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还是有些困困的,结果方慧一下怒了,小手一撩我的裤子,然后伸进去抓住我的小分身,开始动起来。


那柔软的小手,直接杀了我个措手不及,真是……简直了!


另外,男人本来就有晨立的习惯,所以方慧抓住并动了几下之后,我瞬间就睡意全无了,乐呵呵的说;“方慧,兴致这么好啊?”


“好你个大头鬼?清醒了吧?清醒了就赶紧去给我追刘树成,再墨迹人就跑的没影了!”方慧冷哼一声,把手抽了回去。


尼玛!美好的感觉忽然消失,我忍不住失落的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接着赶紧穿衣服起床,因为方慧的催促,我连洗漱都没顾上,直接就下楼了。


到了楼下,刘树成从书房拿着公军包出来了,此刻他穿的西装革履,头发也经过精心打理过,,见我下楼了就眯了眯眼睛,问:“有事?”


“呃……方小姐说让我下楼给您做早餐,刘总!”我赶紧编了一个理由,说。


“不用了。”刘树成冷冷的说了一句,随后也没有理我,直接起身出去了。


我则是偷偷的跟到门口,然后在猫眼上看到刘树成驾车离去之后,才赶紧跟出去,等到路口之后就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


这时候刘树成已经行驶到路口了,正好一个红灯把他给控住了,我就直接说;“跟上前面那辆宾利车!”


“你是谁?跟踪别人……没歹意吧?”司机听我这说,就眼露戒备,开始问我的身份。


我说:“司机大哥,你警匪片看多了吧?前面的那个是我老板好嘛……你看我一身地摊货,老板怕我把他的车垫弄脏了,所以才让我在后面打车跟着他。”


“还有这样的老板?没良心啊!”司机大哥说着,终于启动了车子。


而我的心情也开始紧王起来,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跟踪人,心里特害怕会被发现了……要知道,我和刘树成可是有签订合同的,到时候他稿我违约的话,我可没钱赔他!


“早知道这样,就先买个口罩和鸭舌帽带在身上了。”我想着。


前面,刘树成丝毫没有注意我们,毕竟路上那么多出租车,车来车往的,就算发现又车子一直在自己后面,也只会单纯的以为后面的车跟自己同路罢了。


跟踪?那是电影和小说里才有的情节……


行驶了大约十五分钟左右吧,我就看见刘树成的车子行驶进了一个小区里,而我也赶紧下车!


正好旁边一个饰品店,我就跑进去买了一个黑色的鸭舌帽加口罩,戴上之后心里顿时就没那么紧王了,之后就继续尾随刘树成。


进小区之后,刘树成就行驶的很慢了,直到六号楼之后,才将车子停在了单元楼门口的一个停车位里。


看来这也是刘树成的房子,只不过跟和方慧一起住的那个别墅差得多了!


我看着刘树成走单元楼里,不过他没有上楼梯,而是到了101之后,就从兜里摸出来一个单独的钥匙,将门打开了。


我没法继续跟踪,就只好跑到窗户边,看着刘树成进去之后朝着南边的卧室走了过去。


见状,我急忙有绕到楼的后面,只见一楼后面是个露天阳台,外面还有几平米的泥土地面,上面种了一些花花草草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16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