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桃花源泛滥成灾*这几天没C你了是不是

老师的桃花源泛滥成灾*这几天没C你了是不是 哎哟,大东,可以啊,出去尿个尿都能尿出艳遇来是吧,这么漂亮的小男生哪里拐的?”

“滚滚滚,别他妈胡说八道,这是我朋友,还是个学生,别吓着他。”

其他人嘿嘿笑了起来。

袁瑞东转头对宋临初说:“别听他们胡说,来,坐这边。”

宋临初在沙发上坐下来,刚说话那男的拿了个干净的杯子,倒了杯红的,正要往宋临初面前放,被袁瑞东拦住。

“人家学生呢,不喝这个,我给他叫了别的。”

那男的看了袁瑞东一眼,意味深长地说:“这红酒度数也不高,你这也太护食了。”

“那必须啊,我带来的人,我总得对人家负责吧。”

虽然袁瑞东嘴上说着的一直是护着宋临初的话,可大概圈子不同身份不同,他给宋临初的感觉不太舒服。

他说:“不用那么麻烦了,我喝啤酒就行。”

“大冬天的喝啤酒痛风,哎,这不来了么。”

一个服务生推开包厢的门,他推着个小推车,小推车最上面一层放着一杯红到蓝渐变的液体,杯沿上还有一块柠檬,明显是一杯鸡尾酒。

服务生推到宋临初面前,弯腰把酒杯放在宋临初面前。

袁瑞东说:“这是他们家专门给一些不能喝的学生准备的鸡尾酒,度数比啤酒还低,怎么样,哥没坑你吧。”

宋临初其实也没那么娇气,两瓶啤酒他还是能喝的。

但人家也是好意,宋临初不好说什么。

除了鸡尾酒,服务员还送了很多菜,全部摆在宋临初的面前。

袁瑞东自己倒了杯红的,说:“来,我们走一个。”

宋临初端起那杯鸡尾酒:“上次的事多谢东哥。”

本来宋临初是想一口气喝完了就走人的,奈何那鸡尾酒是气泡的,量又多,他没法一下子喝完。

袁瑞东却不在意,笑着说:“你要唱歌吗,我给你点。”

 文学

“不唱了,就坐会吧。”宋临初说。

“嗯,那你吃点东西,别那么拘谨,我又不吃人。”

袁瑞东这话一出,包厢里其他人都咯咯笑了起来。

宋临初不是拘谨,他就是不太喜欢这里的氛围。

袁瑞东的朋友们一直在看着他们,他跟他们都不熟,不喜欢这样放肆打量的目光。

宋临初无意多待,端起鸡尾酒,一口气把剩下的都喝了,说:“东哥,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袁瑞东拦住他:“急什么,再坐一会,唱首歌,唱首歌就让你走,行吧。”

宋临初看了眼时间,离他和檀越约的十分钟还有三分钟,答应了。

“来来来,想要听什么歌,哥哥给你点。”

宋临初说了一个歌名,袁瑞东帮他点了,又递过来一个话筒,宋临初接过来,跟着伴奏唱起来。

本来袁瑞东并不是诚心想听他唱歌,只是想拖延时间不让他走,结果听到他歌声时,整个包厢的人都露出惊艳的神色。

没想到他不但长得好,歌也唱得好。

说是天籁也不为过。

而且特别有感情,本来就悲伤的情歌,被他唱出来充满悲情,估计半夜时分听还会落泪。

只是,唱到一半时,宋临初的手机忽然响起来,话筒的磁场受到信号干扰,发出尖锐的声音,差点把这些听到入迷的人全部送走。

“抱歉,我接个电话。”

宋临初说着放下话筒,却在站起来的瞬间感觉一阵眩晕,被袁瑞东扶了一把才没跌坐回去。

“你怎么了,喝醉了?”袁瑞东问,声音听在宋临初耳中有些飘忽。

宋临初已经感觉出有什么不对了,他身体一向很好,酒量虽一般,但也不至于一杯倒,这眩晕实在太莫名了。

难道……

宋临初感觉没那么狗血,又不是电视剧,但防人之心不可无,他没有声张,还是很天真地说:“没事,坐久了,可能有点低血糖。”

说着,他甩了下头,想让自己清醒点,边往外走边按下接听键:“哥哥。”

“嗯。”男人低沉冷淡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听在宋临初耳中似真似幻。

一直跟在他身后的袁瑞东见他脚步踉踉跄跄,知道药效要来了。

宋临初感觉眼皮越来越沉,眼前的门变成了五六个,他顾不得什么借口了,直接说:“嘉港城的音皇ktv,救……”

他这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袁瑞东直接抽走了,宋临初想抢,却发现他眼前的袁瑞东也变成了五六个。

袁瑞东直接给他关了机,笑得一脸不怀好意:“救什么,哥哥不是在么。”

完了……宋临初内心一阵绝望,他就说了一个救,声音还软绵绵的,一点不像是求救,也不知道檀越能不能反应过来。

可是他脑子一片混乱,药效来势汹汹,眼前的一切都变成了群魔乱舞,让他头晕目眩,晕过去前,他感觉袁瑞东扶住了他的身体。

袁瑞东把宋临初一只手搭在自己肩膀上,扶着他,对他那些围过来的朋友说:“你们玩,我走了。”

一个朋友担心地说:“这样真没事吗,他不是给他哥还是谁打了电话求救么。”

“他就说了个救,他又是跟朋友来的,他哥哪里有那么敏锐的反应,再说,这ktv包厢有百来个,他哥就算有天大的本事,找到我这里天都亮了,我早就……”

袁瑞东脸上露出一个淫邪的笑容,刚刚宋临初唱歌的时候,他就硬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1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