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仙踪夏末微璃*花液湿润白浊好湿h

桃源仙踪夏末微璃*花液湿润白浊好湿h宋临初一直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等程斌把他的饭盒送回来,见他终于回来了,他忙站起来说:“那我不打扰您休息了,先走啦。”

其实按照设想,宋临初应该趁机多和檀越说几句话,用他微信上那些招数撩他,奈何微信上聊骚和现实里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现实里的檀越气场太强了,久居高位自带的压迫感让他有种被一百个教授同时盯着的感觉,如芒在背,恨不得挺直背脊刷一百套卷子,更不用说聊天卖萌勾搭对方了。

他承认,他怂了。

檀越正用湿巾擦手,闻言指尖顿了顿,随即对正在收拾残羹的程斌说:“你开车送他。”

“好的先生,那我让护工过来收拾。”

宋临初忙说:“不,不用那么麻烦,现在高峰期,开车太堵了,我坐地铁方便。”

这里接近这条战线的起点站,坐地铁的人并不多,宋临初感觉还是地铁方便点。

他提起饭盒,冲檀越挥了挥手,微微笑说:“那檀先生,下次见。”

程斌心说这次让你过来都是破例,为了应付老爷子而已,怎么可能还有下次。

正当他这么想着时,听他老板淡淡道:“下次见。”

程斌收拾桌子的手一抖,差点把残羹弄桌上。

还真有下次!

先生不是那种会轻易溜着人玩的,就算宋临初做饭再好吃,如果他对他无意,也肯定会克制住口腹之欲,轻易不会给人留有幻想的余地。

他不禁多看了宋临初一眼,心里决定以后对他要特殊一些。

宋临初心情很好地离开了医院,果然,从胃开始征服,副本难度一下从地狱级降低到了困难级。

他相信多来几次,肯定可以把檀越征服得死死的。

*

 文学

周日宋临初要参加一个生日会。

过生日的是一个大四的学长,这个学长是负责介绍兼职的,人脉非常广,给宋临初介绍过好几个不错的兼职,许悠然那条线就是他搭的。

生日地点在嘉港城的一家ktv,学长人缘很好,来了一堆的人,宋临初交际面比较窄,一个都不认识,有几个眼熟的也叫不上名字,但架不住他在学校名气大,别人认识他。

生日会才开始半个小时,宋临初已经被n个人搭讪要微信了,宋临初感觉自己像一只落入狼窝的小羊羔,赶紧寻了个上卫生间的理由,跑出来透口气。

包厢有自带卫生间,但宋临初为了躲人,选择了去外面公共的卫生间。

“看你都找了些什么货色,本少爷又不是垃圾回收厂,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要。”

正在宋临初上完洗手间要出去时,一个男人打着电话走进来,男人没注意看路,差点和宋临初撞上,还好宋临初反应快躲开了。

即使没撞上,男人还是一脸不爽地瞪过来,却在看到宋临初的脸时收住。

“哟,是你。”

男人的瞪一下变成了笑,直接挂了电话说:“这也是巧了,上个洗手间都能碰上,你跟檀明清一起来的吧,去去去,叫上他,上我们那边喝两杯去。”

宋临初被他身上的酒气熏得微微皱了下鼻子,说:“不是,我已经跟他分了。”

眼前这人,是檀明清的朋友,之前他和檀明清交往时见过。

“分了?”男人顿了一下,随即绽放出一个更大的笑容,目光在宋临初身上上下逡巡了一番,说,“那是檀明清那小子没福气,走走,哥哥给你介绍更好的。”

宋临初被他看得很不舒服,说:“不好意思,我朋友还在等我,就不去打扰你们了。”

“这怎么叫打扰呢,是不是不想给面子啊,啧——要帮忙的时候一口一个东哥,用完了就喝杯酒都不肯了是吧。”男人板起脸,故作不悦地说。

宋临初一时无言。

确实,眼前的人帮过他一个不大不小的忙,当时檀明清带他去一个酒吧玩,不小心把手机弄丢了,那手机里存着他已故妈妈的照片,没有备份,他急得不行。

还好那个酒吧是这个叫东哥的男人家亲戚开的,他当即联系了酒吧的安保部,拿到了宋临初去过每一个地方的监控,仔细排查,最后发现手机是被一个醉鬼捡走了,又让酒吧的安保帮忙四下找,才在后巷找到醉鬼,拿回手机。

虽然事后檀明清有请东哥吃饭,但确实人家帮过他,人家让他过去喝杯酒,于情于理这个面子都得给。

宋临初的酒量不好不坏,要是就喝一杯还好,就怕他们疯起来一直找借口让喝酒不放人,檀明清那些富二代朋友宋临初接触过几个,都有这毛病。

这里他人生地不熟的,宋临初不想喝醉。

他抿了下嘴唇,拿出手机说:“那我跟我朋友说一声。”

“行,你跟他说吧。”

这东哥本来应该是要上洗手间的,但不知道是不是怕他会跑,连洗手间都不上了,就杵在他旁边等着。

宋临初却并没有跟学长说,学长作为寿星,在他出来那会儿,就已经被灌得眼神迷离了。

他打开了檀越的聊天框。

小松林:哥哥,十分钟后如果我没找你,你能不能给我打个语音电话,装出有急事找我的样子。

他其实可以找李昶他们,但他今天一天都没找檀越,刚好有个借口找他。

这次檀越倒是回得挺快。

檀越:?

小松林:QAQ这边有朋友想灌我,我不会喝酒,所以想找借口跑路。

如果檀越敢回什么“不会喝酒交什么朋友”之类注孤生的言论,他就再也不找他了!

舔狗也是有尊严的!

好在檀越没那么丧心病狂,只回复了一个字:好。

居然不是“嗯”或“哦”了。

虽然“好”也只是一个字,但比那些语气词更有温度有木有。

宋临初解读完又有点啼笑皆非。

原来舔狗在收到女神冷淡的回应时,都是这样子给自己开解的。

小松林:谢谢哥哥。

小松林:(小狐狸亲亲.gif)

发完,宋临初收起手机,说:“可以了,走吧。”

东哥刚刚也在发消息,看到微信那头的人回了个“收到”,他眼底略过一丝不怀好意的笑,说:“走这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1591.html